• 第79章:狗急跳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7本章字数:3188字

    不管自己再厉害,能躲子弹,但也不能帮别人躲子弹啊!

    看着戴正宇被拿来当人质,他顿感无奈,摇摇头问道:“那你想干嘛?”

    “杀你!”万刚喝了一声,挥挥手道:“你们几个,开枪打死他!”

    他不敢自己开枪,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枪口从戴正宇脑袋上移开,凭李拾的速度,一定能杀了自己。

    “谁敢开枪!”

    这时,只听到一声从警察局门外传来了厉喝声。

    那些小警察们眼看就要扣下扳机了,但此刻却不敢动了,看向了警察局门口的方向。

    门口站着一个国字脸的男人,身后还更着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军人。那国字脸男人身着一身匀称的西装,有着军人的刚毅气质,站在门口,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

    这个国字脸男人是静海市最大的权柄——廉怀民市长。

    然而事实上,他现在已经不是了。

    一个小时前,他已经卸去了市长的职务,成为了省里的一个领导,当然,比市长这个职务大多了。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他便批来了省里的抓捕文书。

    他相信,谁也保不住这个鱼肉乡里的恶霸了!

    “你们都给我把枪放下!”

    廉怀民沉声喝道,目光如探照灯般从这些被驱使的警察们身上扫过。

    那些警察们都愣住了,市长来了他们还可以接受,怎么市长还带了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军人来了?

    他们大都是专业的警察学校毕业的,但面对着这些受过系统训练的军人,瞬间就软了,虽然枪没有放下,但他们心已经是虚的了。

    只有万刚举着枪,他冷冷地打量着廉怀民,哼了一声笑了起来:“你在得意什么呢,带了十几个军人来我就怕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不能随便开枪的,我就实话告诉你,我抓捕我的犯人,只是一个市长而已,你无权过问我!”

    廉怀民冷冷笑了笑:“一个市长都无权过问一个区公安局局长的职务?”

    万刚哈哈大笑起来,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冷冷道:“我表哥是省里的什么官,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你以为那是你一个小小的市长能干预的了的?”

    “对不起,从今以后,不要叫我市长了,叫我部长!”廉怀民脸上写满了嘲讽,拿出一张纸来,冷冷道:“这是我今天从省里带回来的调查令!不知现在有权过问了吗?”

    说到这儿,他向李拾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要不是李拾给自己治好了定时发作的哮喘病,自己肯定会在省里的调查员面前失态,也不会得到这次升迁的机会。

    廉怀民的表情严肃无比,冷冷地看着这些持枪的警察说:“我现在给你们最后一次警告,你们要是还不迷途知返,跟着万刚走歪路,我不介意把你们也一起处分了!”

    “你们谁敢放下枪!”

    万刚的目光如烈焰般从他们身上扫过,威胁道。

    然而这些警察们,到底还是胆子小,把枪放到了地上,乖乖地推开。

    现在这个局长已经失势,他们才不傻呢,怎么还会傻傻跟着万刚犯傻!更何况,他们早就对这个局长恨之入骨,看到这个局长被撤职,其实最高兴的是他们!

    看着这些属下纷纷背离自己,万刚一双瞪得像牛眼的眼球上布满红丝。

    他知道自己的罪行,要是调查起来,这辈子都别想从牢里出来。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就鱼死网破吧!

    他抬起一双红眼,枪口抬向了廉怀民。

    嘭!一声轰然巨响!

    谁都没有想到,万刚竟然会向廉怀民开枪!

    然而,就在枪响的同时,李拾不知道何时早就冲了过去,一脚踢在万刚肚子上,顿时万刚的身子向下一弓,枪口也顺着压了下去。

    这一枪打在了地上,把地都大出一个大坑!

    李拾直接一个下勾拳,把万刚一拳打飞,身子化作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把身后的玻璃都砸碎了。

    看着地上那个被枪打出来的大坑,廉怀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真没想到万刚竟然会向自己开枪,他心现在还感觉虚着,感激地看了李拾一眼,向身后的军人们挥挥手道:“把万钢抓起来。”

    他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万虎,对那些目瞪口呆的警察们淡淡道:“把这个人也抓起来,他牵扯到多起强暴案,等他伤好了就送法庭审判!”

    这些警察们见到这对平时作威作福的恶霸父子终于伏法了,一个个心里都敞亮无比,忍不住向廉怀民投去尊敬的目光。

    李拾走进审讯室里,帮戴正宇打开了手铐,他查看了两下戴正宇的伤。

    戴正宇只是脸上伤了点骨头,也不是多大的问题,李拾给她针灸了两下,又用特殊手法推拿了几下,也没有多大碍出。

    “果然没让我失望,不愧是我的徒弟!”在拔完最后一根银针后,李拾忍不住称赞道。

    “师父,你是在夸我还是夸你啊?”

    戴正宇黑线哗哗的下道。

    戴音看着这一对活宝,掩嘴笑了,但还是忍不住埋怨地看着弟弟道:“看你以后还鲁不鲁莽了,现在吃亏了吧,要不是李拾,看你怎么从警局里出来!赶紧跟我回医院包扎一下吧!”

    “不用了,师父不是给我治疗了吗!”

    戴正宇使劲推辞,但最终还是犟不过这个姐姐,只能跟着她们回医院包扎。

    李拾看着这对姐弟忍不住摇头微笑,问题总算解决了,他也可以喘口气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廉怀民,赞赏地点点头道:“你没让我失望,我果然没救错人!”

    “今天又被你救了一命了,看来欠你的我真就没法还了!”

    廉怀民哈哈大笑着,走过去抱住李拾的肩膀,亲如兄弟般,一点都没了刚才上位者的威严,只像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

    李拾只是微微颔首,目光却向着门外的方向。

    廉怀民顺着李拾的目光,看向了戴正宇离去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他是个好警察,就是不知道怎么圆滑度世,我会和下面的人说一声,让他们提点一下这个小伙子,咱们静海市缺的就是这种好警察!”

    听到这番话,这些警察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心里其实已经翻江倒海了,心里不禁暗自羡慕戴正宇,有李拾这么好的师父,哪愁不能上位!

    虽然羡慕,但是他们还是没有什么不服气的,戴正宇每次办案都冲在最前面,比起万刚那个整天缩在后面,整天都是饭局的人好!

    “那我就代我徒弟,谢谢你了。”李拾微笑着说。

    廉怀民暗暗观察着李拾的表情,看到李拾微笑,也忍不住在心里暗地高兴。

    他做官十几年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也算是目无全牛,他有一个直觉,李拾是个值得结交的人,比省里的领导还更值得结交!

    他顿了顿嗓子,又道:“小兄弟,我有一个项目想请你参加一下。”

    “我就一个医生而已,你的项目恐怕用不着我吧?”李拾微微笑道。

    “这个项目,还就真非你不可!”廉怀民卖了个关子,观察了一眼李拾的表情,顿了顿接着说:“我办了个项目,要在静海医药大学里,开设一个中医学院,专门开中医公开课,给静海医药大学的学子们教授中医的知识,我希望通过这节课让这些接受西方教育的学子们,学习咱们华夏国传统的中医,我想了想,最适合的讲师就是你了!”

    “这还是找些专业的中医老师教吧,我已经不收徒弟了。“李拾笑着摇摇头道。

    廉怀民认真道:“我正是是不想让所谓的专家去讲课,我们真正缺的,其实就是你这样的最传统的中医!”

    说这话时,他的语气透露出一股无奈。

    虽然现在有了不少的中医大学或者学院,可是像那些在华夏国赫赫有名的中医圣手,却都不会去那些地方任教。

    例如管老九,医术虽然李拾略逊一筹,但是在整个华夏国都算是是佼佼者了。

    可是让他去什么学校教书,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很多名医都有一种非常传统的观念,教了徒弟,饿死师傅。就像一些古武功夫一样,一些家族门派,都是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就是担心别人威胁到自己的家族地位。

    还有许多人在教给徒弟本事的时候,故意留一手不教,就像降龙十八掌,如果每个师父在教给徒弟时留一掌不教,传了十代,降龙十八掌就成了降龙八掌,等传到第十八代的时候,老祖宗留下来的武功就已经没了!

    而中医之所以衰落,也有很大一部分这的原因。

    廉怀民叹了口气道:“现在那些所谓的圣手们其实都是虚名而已,让他们去教学生还不如让学生们不学也罢,我办这个项目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传统的中医一代一代消亡,请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李拾叹了口气,颇感无奈,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廉怀民说的的确在理。所看到的很多俗世里的中医都昏庸无比,很多基本的药理问题都搞不懂,却能出来给人治病。这种中医教出来的学生,流到医院里又会祸害一批人!

    二师父说过,下医医人,中医医民,上医医国。

    而自己顶多能达到”医人“的境界而已,要达到“医民”的境界,是自己一个人医不了的,必须要把医术传播出去,才能真正地医民。

    想到这儿,李拾终于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答应你去当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