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老师VS学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7本章字数:3170字

    话音落下,整个阶梯教室的学生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个小丫头是不是脑子坏了,沈丁可是静海医药大学最大的恶霸,你惹谁也别惹他啊!

    柳书书也十足愣了一下,有些为方小君担忧,心道你一个小女孩哪斗得过一个官二代啊!她在心里为方小君担忧,忍不住又问道:“方小君你想清楚了,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

    方小君笃定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的确看到了!”

    话音落下,众男生们都忍不住暗自羞愧,心道连一个女生都敢出头,可自己却不敢说什么,男生们抬起头看向讲台上的李拾时都忍不住心中觉得羞愧。

    而沈丁听了,顿时感觉肚子里冒火,他可是向那群狐朋狗友们吹过牛的,他说过迟早要推倒方小君,可是现在却被方小君当众打脸!

    受到这样的羞辱,沈丁霎时满脸通红,好像一头暴怒的狮,像要把牙咬碎似地道:“好,我接受处分,不就是挂科而已嘛,柳书书老师,我挂科了我总有权利坐在这听课吧?”

    柳书书转过头,目光在李拾身上扫了一眼,见李拾并没有什么反对,便点了点头道:“这是你自己选的选修课,听不听课,当然是你的权利!”

    沈丁点了点头,脸色冷冰冰的,两只眼睛像锥子一般直盯着李拾一眼,最终才坐下。

    见沈丁终于息事宁人了,李拾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开始了上课。

    他微微笑了笑,迎上了阶梯教室上同学们的目光,正要开口,忽然角落里一个男生站了起来举手。这男生,正是沈丁。

    “你要干什么?”柳书书寒声问,心中略带着愠怒,他知道沈丁八成是来捣乱的。

    沈丁挑衅地扬了扬眉,用一种近乎轻蔑的眼神打量了李拾一眼,缓缓道:“柳老师,我不想这个人当我老师,他不够资格!”

    此话一出,整个教室都哗然一片,学生们都用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看着他们,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李拾摇头轻轻笑了笑,他知道沈丁不是个省油的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李拾也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趣,笑说:“那你觉得,我哪里不够资格了?”

    “我就问你今年多少几岁?”沈丁笑眯眯地说。

    “十七。”李拾淡淡应道。

    霎时间整个教室都沸腾了,这是医学院,大多数学生都是读的五年制,这里上课的人大多是大二以上的学生,最小的都有是十九岁以上的吧?而这个老师竟然是个未成年!

    沈丁闻言,十分满意地颔首道:“那么,我想问问在座各位同学见过十七岁的中医吗?学校宣称要找来在野的中医圣手来,却给我们找了个未成年来!这合理吗?”

    一番话说完,在座之人都忍不住点头称是,他们花时间来上课,是想见识一下,真正的中医圣手是怎么样的,而不是看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人在在讲台上跳梁做丑!

    柳书书看了有些着急,要是全部同学都拒绝李拾上课,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她挤出一丝微笑,向台下的学生们解释道:“各位同学们,这位是我们新聘请的教授,虽然年纪小的,但是他的医术一定不会让同学们失望的!”

    沈丁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他父亲教给他的只有“赶尽杀绝”,他冷冷笑了笑道:“我拒绝让他给我上课,我让他上课了,万一几年后我们考证考不上怎么办,我们总要对我们自己未来负责,同学们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几个男生跟着起哄,不过这几个男生都是沈丁的小弟。

    沈丁得意地一笑,眉毛一扬道:“既然这么多同学不同意你给我们当老师,这位未成年小朋友,你还是滚回去帮你老爹多帮帮忙,等成年了再来行不行?”

    就在这时,门口处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沈丁忍不住蹙起眉头,看向了那个打断自己讲话的闯入者,然而一看到那个敲门的人,他忍不住疑惑了。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保持着学者的风度,挺直的脊背,和蔼的面容,金丝眼镜后面一双含笑的眼睛,头发梳理得很整齐,脸上还带着谦卑的笑容。

    这不是临床医学院院长刘桂林吗,没事来这里干嘛?还这么礼貌地敲门?

    刘桂林可不在意这些目光,而是笑嘻嘻地看向讲台上的李拾,微微一鞠躬问:“我可以进来吗?”

    李拾点点头,他也同样疑惑,心道刘桂林来这干嘛?惺惺地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进来。”

    “第一次来上课就迟到,真是不好意思啊。”刘桂林笑眯眯地向李拾点点头道。

    上课?

    李拾骤然一怔,忍不住又问:“你刚才说什么?”

    “上课啊,我觉得我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当然就来上课充充电了呗。”说着,他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

    他是坐下了,可这些学生们可是惊呆了。

    刘桂林院长竟然来阶梯教室里学习上选修课,而且还是上一个别人口中的未成年的课,让他们顿时瞠目结舌,一个个下巴几乎都要掉下来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刘桂林可是以反中医出名的!动不动就发表反中医言论,对中医几乎可以说恨之入骨,可今天却来上中医课的了!

    这是刘桂林院长脑袋出问题了,还是我脑袋出问题了?

    许多同学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坐下后,刘桂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站了起来指了指那边的沈丁道:“那位同学,你是不是觉得台上的老师不配教你?”

    “没……没有。”沈丁急忙否认,连院长都坐在作为下面听课了,自己如果还说老师配不上自己,那不是傻吗?

    刘桂林皱了皱眉道:“如果你觉得配的上你,就请你坐下!”

    沈丁这才发现,整个教室一百多人,就自己一个是站着的,他脸腾地红到了耳根,急忙坐了下去。

    顿时教室里一片轰然大笑。

    李拾也忍不住摇头笑了一声,向刘桂林微微点点头,开始讲课了。

    “同学们,我给大家教的是中医,我知道这是一所主修西医的大学,中医班只有两个班,可能大家骨子里就认为西医才是治病救人的东西,中医只是作为一个传统文化才存在的,其实不然,中医在许多方面比西医还要实用,对人体的伤害也往往比西医小许多……”

    “等等,老师,我反对你的观点!中医怎么可能比得过西医!”

    忽然一声虐待挑衅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打断了李拾的叙述,只见沈丁站了起来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顿时整个教室都安静了,连同李拾和刘桂林,都看向了角落里的沈丁。

    “这是要对着干的节奏啊!”

    “等着看大战吧,一讲到中医是不是有用,一定会骂的不可开交的。”

    “这小子敢在刘桂林院长面前说中医比西医有用,这不是找死嘛,谁都知道刘桂林院长反对!”

    许多人都小声嘀咕了起来了。

    沈丁脸上也颇为得意,似乎有些享受沈围的目光。

    他有自己的打算,李拾讲中医比西医强,在别的地方还好使,但是在刘桂林院长面前可就寸步难行了!

    刘桂林可是反中医的领袖之一!只要谁在他面前宣扬中医多么多么有用,他肯定会把那人辩得狗血淋头!

    李拾竟然敢在刘桂林面前宣传中医,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他沈丁心里的算盘可是打的叮当响的,现在正好能借刘桂林的嘴,打李拾的脸,还能给自己挽回几分颜面,又何乐而不为呢?

    李拾点点头,伸手道:“你就请你说说,为什么中医比不上西医了?”

    沈丁笑了笑,洋洋洒洒地讲了起来:“你们中医到底会什么?肝炎:肝脏阴阳不和;肾衰竭:肾脏阴阳不和;不孕:子宫阴阳不和;艾滋病:全身阴阳不和。不管什么病最后的诊断都是阴阳不和,中医其实都是伪科学而已!顶多骗骗那些老大爷老大娘而已,我们都是医学院的学生,会相信你这些鬼话?”

    沈丁说着,语气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嘲讽味,说完,还不忘向刘桂林看了一眼,其实这番理论就是刘桂林院长以前发表的言论,只不过自己借鉴了一下而已。

    他这番话,其实还有一丝丝讨好刘桂林的意味在里面。

    不过刘桂林听了这番话,好似并不感冒似的,反而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很是认真地反驳起沈丁来:“中医的核心理论就是阴阳学说,万物的本质就是由阴阳而生的,人当然也是,既然这样,你身体出问题了,为什么不用阴阳的方法去解决呢?”

    话音落下,整个教室都也有些傻眼了,这是从刘桂林嘴里说出来的话吗?

    刘桂林不是反中医的吗,怎么突然又支持中医了呢?还如此振振有词地挺中医,顿时同学们都有些傻眼:院长这是脑袋抽风了吗?

    看见同学们这么奇怪的眼神,刘桂林摇摇头笑了笑解释道:“最近这段时间,我好好反思了一下自己,认真地请教了许多中医圣手,发现中医中许多理论,对西医来说还是个非常新颖的科学,而不是那个同学口中说的伪科学!”

    沈丁只感到脸庞火辣辣地疼,自己明明说出来是讨好刘桂林的,结果去还被刘桂林反驳了,这让自己颜面何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