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软骨头的表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7本章字数:3136字

    他想李拾一定是知道自己爸是沈楼,所以不敢跑的。

    李拾无不狗腿地笑着,不过这笑容里却包含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戏谑道:“沈公子,按脚可以,不过咱们可不可以换个地方按?”

    沈丁愣了一愣,心道在这校门口按脚的确不太好,挥了挥手道:“那边有间没有用的老房子,你就在那给我按脚呗。”

    李拾嘿嘿笑了笑道:“沈公子果然善解人意,知道我在女人面前给人跪着按脚不好意思,就在老房子里面按吧!”

    沈丁看向李拾的目光愈发轻鄙,笑着拍了拍他的脸道:“没想到你这厮还知道要面子,那好,我就给你点面子!不让你在女人面前出糗!”

    而在一旁一直听着的柳书书这才听出了他们所说的按脚是什么意思。

    原来不是一起去按摩店按脚,而是让李拾给沈丁按脚啊!

    她不禁愠怒,走到前面,拦住了沈丁道:“我告诉你,我已经打电话给保卫部了,你要是敢欺负李拾,我可以让你被开除了!”

    “谁欺负老师了,明明是老师自愿给我按脚的!你说对吧,李老师!”

    沈丁抬起头,得意洋洋地看着柳书书道,顺便还向李拾投去了一个威胁的目光。

    李拾一副害怕的样子:“是是是,是我自愿给沈公子按脚的,你快打电话给保卫部让他们不用来了,我要和沈公子要化解化解矛盾!”

    “你……你……怎么这么软骨头!”柳书书被李拾那副贱贱的样子给气到了,怒目道。

    整个学校的老师里,也就李拾一个人敢挂沈丁的科,她本来还以为李拾是个有骨气的人。

    可是现在看起来,他简直连小女生都不如!

    李拾却没有答他的话,只是狗腿地在沈丁身边笑着,走了几步,忽然转过头来,向柳书书眨了眨眼。

    那一个眨眼,蕴含了无限的意味!

    柳书书骤然怔了怔,心道李拾干嘛冲自己眨眼?

    难道李拾是在向自己求救?

    想到这儿,她骤然慌了,急忙又打了个电话给保卫部催他们快点来,再不来就出事了!

    走了几百米,终于到了田径场边的一间老房子处,这是建新校区留下来的残留物,马上要拆了,只是暂时还没动而已。

    这间老房子显得十分破败,里面除了几个桌子凳子什么都没有。

    然而沈丁此时却是兴奋异常,笑嘻嘻地走进去找了间桌子坐下,向李拾招招手道:“快来给本公子按脚!”

    “哎,就来了!”

    李拾笑嘻嘻地鞠了个躬,然后小跑了进去,活像个古代皇宫里的小太监,让人看了不禁莞尔。

    沈丁脱下鞋子,露出一只脚来,笑眯眯地道:“给我按,我可以考虑考虑放过你!”

    李拾站在原地却有些不情愿地样子,指了指外面的柳书书道:“大哥,给我点面子啊,把门关上啊,让女人看见了多不好面子啊!”

    “把门关了,”沈丁心道这傻逼竟然还知道面子,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道:“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外面的柳书书看见门关了,霎时急了,想硬冲进去,却被两个黄毛小混混伸手拦住了。

    那小混混得意地扬了扬眉道:“那玩意不过就是个怂包罢了,你就别在外面等着吧。”

    说着,门已经被关上了,那小混混已经把门从里面反锁起来了。

    柳书书急忙推门,可是她细胳膊细腿的,哪推得开,门只能在外面等着。

    她把耳朵附在门上,只听见房子里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心跳骤然一停,心想里面肯定是打起来了,李拾一个人那哪可能打得赢这么多人啊!

    她有些急了,急忙去敲门,可是才过了一分钟,里面的砸东西的声音已经停止了。

    里面断断续续地惨叫声。

    “我的腿,啊啊啊……疼疼疼!”

    “哎呦,我的肩膀,大哥轻点行不行!”

    “哦哦哦,别敲我背!”

    从房子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地惨叫声,柳书书很快就听出来那声音是李拾发出来的,而且李拾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虚弱,应该是被打的不行了!

    就在这时,保卫部的人来了。

    保卫部的队长看到柳书书,笑眯眯地道:“柳老师,你说的打架在哪啊?我怎么没见到啊?”

    柳书书指了指房子里道:“一个学生带着一帮小混混正在打老师了,你快救他!”

    保卫部部长骤然一愣:“你说学生打老师?”

    他急忙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果然听到一个男人在虚弱地惨叫着,也吓了一跳,向身后的保卫部成员道:“你们快点把门砸开!”

    这门的锁上已经满是锈迹,保卫部都是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三两下就把门砸开了,一砸开门,刹那间十几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到门里面,李拾坐在一个凳子上。

    李拾的身边围着一群小混混。

    一个小混混敲着腿,一个小混混揉肩膀,还有一个在捶背。

    还有一个人跪在地上,正泪流满面地地给李拾按腿。

    保安部队长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眶,再看了一眼,总算看清楚了,那个跪在地上揉脚的竟然是沈丁!

    李拾闭着眼,正一脸享受地哼哼唧唧着:“对对对,就这么大的力气,继续按!哦哦哦,不错不错!”

    沈丁擦了擦鼻涕,他脸上此时已经鼻青脸肿了,他露出一张缺了一颗门牙的笑容道:“老师,舒服吗,舒服就放过我吧!”

    李拾摇了摇头道:“不行,你没带感情在按,不够舒服,来唱首征服给老师听听,让老师感觉你的感情!”

    沈丁擦了擦眼泪,一遍跪着按摩一边正唱了起来:“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

    此歌一唱,地下跪着的十几个小混混都嚎啕大哭起来,只见他们一个个都鼻青脸肿的,鼻子边挂着泪痕,跟着沈丁唱了起来:“就这样被你征服……”

    保安部队长愣了许久,转过头来望向柳书书,撇了撇嘴道:“不是说老师被打了吗?我怎么感觉你完全说反了?”

    柳书书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嘴角抽动了一下,喃喃半天却就是说不出话来。

    她还在嫌弃李拾软弱呢,谁想得到,李拾一个关门,两分钟的工夫就把这二十号小混混打得个人仰马翻了。

    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此时最郁闷的,是沈丁。

    那个小弟刚把门关上时,沈丁还晃着个脚,使劲地叫唤:“李拾,快来给我按脚,记得按脚时要带感情哦!”

    李拾笑了笑,慢慢地走了过去,抓住他的脚往下一拉直接把他摔在了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

    接着就是一顿猛踢,他带来的的那二十个小弟一起帮他,结果得二十多个人被李拾踢得一个个人仰马翻,刹那间他们就有种人生苦长的感觉了。

    李拾一直踢到他们跪地求饶为止,才放过他们。

    所以此时的他们,按摩按得非常认真,李拾拳脚的滋味,他们是深有体会的,每一脚都踢到他们的痛处,疼得他们死去活来,但是却又不致命。

    沈丁又用力在李拾脚上按了一下,抬起一张鼻青脸肿的脸道:“老师,你不要逼我,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我已经帮你按这么久了,别逼我动手,我怕我力气太大了!对!你看现在力气会不会太大?舒服吧,嘿嘿嘿……”

    李拾很满意地在他的脸上拍了拍道:“嗯,还不错,总算把老师的按摩绝技学到了一成,小朋友,这节课你学到了什么?”

    沈丁有点欲哭无泪了,他也很想反抗,但是只要李拾一瞪眼,他就立马吓软了。只能一脸地恐惧地抬起头道:“老师,这节课,我学到了不要和老师作对!”

    “不错,不错,总算有所进步,滚吧。”

    李拾说着,一脚他踢开了。

    沈丁此时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从地上连滚带爬地站起来就往外跑,那叫一个鼻涕眼泪横飞!

    那些染着黄毛的小混混们见到领头已经跑了,也腆着脸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过去道:“老师,我们可以走了吗?”

    “回去把你们那黄毛染回去,咱们华夏国的黑头发,一点都不比外国人的黄毛红毛差!滚!”

    李拾淡淡说了一句。

    “是是是,我们回去就染回去!”

    那二十几个小混混顿时如蒙大赦,一个个屁滚尿流地往外跑。

    而站在门口的柳书书和保安部的成员们,此时才刚刚反应过来。

    “既然没发生什么事,那我们先走了!”

    保安部队长说着,就带着保安部的成员们走了。

    他也不傻,如果是外校的人打自己学校的老师他还可能管一管,如果是老师打外校的人,他正乐呵不过呢。

    柳书书仔细地看着李拾,像在审核一件奇珍异宝般,一种很怪异的眼神打量了李拾半天,忍不住问:“刚才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拾恬不知耻地笑了笑:“刚才一进去,我就给他们上了一堂思想品德课,他们听完之后眼泪是哗哗的流啊,非说什么要感恩老师,硬要给我按脚捶背揉肩的,哎,真是一群好孩子啊。”

    “别胡说了,”柳书书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不过她看李拾的目光却像在看一个谜,李拾在她眼中越来越神秘了。

    与此同时地学校会议室里。

    几十个老师正吵得不可开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