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当祖宗一样供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8本章字数:3167字

    史延也点点头道:“既然大家都认同,那就开除吧!”

    “等等,有人不同意!”

    刘桂林忽然喊道。

    众人的目光又再次集中到了他身上。

    石三德发出一声冷哼道:“刘院长,你说不同意有什么用,他惹了沈楼,难道你想和沈楼对着干吗?”

    刘桂林脸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道:“我不是说我不同意,我是说廉怀民不同意!”

    廉怀民不同意?

    众老师们都愣了一下,有人问道:“你是说哪个廉怀民?”

    刘桂林笑了笑道:“我说的当然是市长廉怀民,当然现在不能说市长了,应该说是方南省商务厅副厅长厅长!”

    话音落下,众人都蹙起眉头了。

    有人冷冷笑了起来了:“他廉怀民和我们学校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又会不同意了了?”

    刘桂林道:“他李拾就是廉怀民介绍来的,当初给李拾评教授,也是廉怀民厅长做了不少的工夫。”

    听完之后,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了。

    那就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而已,难道还能和省里的干部扯上关系。

    史延也忍不住蹙眉道:“刘院长,他廉怀民难道还会管这点事?他李拾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老师而已吧,难道还能和廉怀民有瓜葛?”

    听到这刺耳的大笑声,刘桂林脸上的表情未有多大变化,耸耸肩道:“李拾的确就是廉怀民推荐来的,如果你们谁不相信可以现在打电话确认!”

    “我有廉怀民的电话,要不要我现在就打电话?”

    史延冷冷地看着他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轻鄙。

    刘桂林耸耸肩道:“随意,你打边便是。”

    史延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股风雷。

    他早就嫌刘桂林碍手碍脚影响自己敛财,现在还正好可以想办法把这个麻烦送走。

    上次史延见过李拾,他问李拾三个问题,结果李拾一问三否,既没推荐信,又不送钱,还不是名门之后。

    这样的人,若不是刘桂林帮他开后门进来的,他是打死不信!

    刘桂林还吹牛说还廉怀民介绍进来的,试问这小子除了在电视上还见过廉怀民没?

    史延冷冷笑着望着刘桂林道:“打就打,不过我可先说好,如果李拾不是廉怀民介绍来的,我不仅要开除他,你也别在这学校呆了,自己辞职吧!”

    顿时会议室里一个个都四下里人人屏息凝视,他们也猜了个十之八九,“李拾是市长介绍来的”这种话肯定是编出来的,现在史延竟然拿这件事逼宫。

    不得不说,史延是权术高手。

    然而刘桂林脸上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眯起眼睛,风轻云淡地道:“没问题,不过如果证实李拾是廉怀民介绍来的,就让学校和沈楼撇清关系!”

    “好,只要李拾是廉怀民介绍来的,我就让学校和沈楼撇清关系!”

    史延登时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眉毛高高扬起,像一面耀武扬威的大旗,他闷哼了一句死鸭子嘴硬,果真就拿起手机,按出一串号码,然后拨打了出去。

    打了两三次,电话才终于接通了,史延嘻嘻笑着把免提打开。

    “喂,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劈头盖脸的问。

    史延嘿嘿笑了两声问:“请问您是廉怀民厅长吗?”

    “我是厅长的秘书,厅长现在忙着呢,哪有空接你的电话,有什么事你直接和我讲就行,我会转告给厅长的!”电话那头的语气稍显不耐烦。

    “请问廉怀民厅长是不是介绍了一个人到我们学校当老师?”史延笑吟吟地问。

    廉怀民的秘书不耐烦地说:“你那破大点的学校,我们厅长哪有那个功夫管那点破事啊!你说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史延顿时就笑开了花了,拿起手机朝着刘桂林扬了扬,他得意地挺起胸膛地向周围的老师们笑了一遍,脸上现出得意的神采,兴奋得得像一位打完胜仗回朝的将军。

    他朝着电话那头笑道:“那人叫李拾,吹牛说是厅长介绍来的呢,我现在就把他给开除了,您别生气!”

    一听到“李拾”二字,电话那头的廉怀民秘书顿时愣了愣,但是仅仅过了一秒,他就反应过来了,李拾不就是那个救了厅长两次的人嘛!

    昨天厅长还和自己称道李拾医术高明了,他好像隐隐约约记得,厅长好像最近在静海市搞了个关于教育的计划!

    想到这儿,秘书霎时间就豁然开朗了,对着电话那头吼:“李拾就是我们厅长介绍去的,你有什么意见?”

    史延愣了一下,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对着电话尴尬地笑道:“对不起,您可以找市长确认一下吗?我感觉他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啊!不应该和厅长有什么关系啊!”

    秘书顿时就想一脚踢死他了,心道还确认你妹啊!廉怀民把李拾当做恩人供着,自己跟了廉怀民都五年了,要是这点东西还要确认一下的话,干脆就送精神科去抢救算了!

    他对着电话认真地道:“我告诉你,李拾是我们廉厅长的恩人,你要是敢再说一句胡话,信不信我们厅长可以三天之内把你从那个位置上拿下来?我们厅长把李拾当恩人,那你就得把李拾当祖宗,听到了没?”

    “听到了,听到了!”史延急忙点头称是,然而这时候,电话那头已经挂掉了。

    他抹掉头上的冷汗,虚弱地瘫软在椅子上,舔了舔嘴唇,瞪大双眼,满脸惊骇,一副惊吓过度的反应。

    而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哪一个不是这种反应?

    他们一个个都面面相觑,现在没一个敢多嘴了。

    开玩笑,廉怀民的恩人,他们这些小老师们,敢说半点不是?

    史延更是吓半死,他哪想得到,看起来这么其貌不扬的人,竟然和廉怀民扯到这么大的干系!而且听廉怀民秘书的语气,似乎廉怀民把李拾看的很重!

    他忍不住微微瞥向刘桂林,目光中有一丝心虚,暗骂自己怎么就傻逼呵呵地去和刘桂林去打赌了呢!

    不过就连刘桂林自己都没想到,李拾竟然和廉怀民有这么深的渊源,他眼眸幽深如古潭,一抹戏谑的笑意浮上他的嘴角:“校长,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记……记得。”

    史延答道,但他的眼神中有些不情愿,要他和沈楼撇清关系,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每年从沈楼那里得到的回扣,比国家发的固定工资可高多了。

    他尴尬地笑了一声道:“还是算了吧,刘院长,咱们毕竟是一个学校的,我等级还比你高一级了,你可得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对啊,刘院长,这赌约就算了吧!”

    有人急忙应和道,当然他之所以这么说,主要原因是沈楼每年的捐款也有到他手里的一份。

    然而刘桂林的表情此时却前所未有的认真,淡淡看着他道:“言不信者,行不果,我们既然立下赌约,那就一定要照赌约上的办!你现在就得和沈楼打电话,和他表明静海医药大学和他沈楼从此再无关系,请他不要再捐款,也不要再想从我们学校索取任何东西!”

    顿时会议室如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史延,等待着他反应。

    史延愣了许久,可终究也没什么办法,拿起手机打通了沈楼的电话。

    “已经处理好了我儿子的事了吗?把那个李拾开除了没?”沈楼开门见山问。

    史延表情略显尴尬,仿佛喉咙里含了块石头一样憋屈,过了许久后才下定决心般地对着电话认真道:“对不起,沈先生,你这件事我们解决不了!”

    “什么?解决不了?我每年给了你多少钱,你这点小事都办不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沈楼的怒吼。

    史延咬了咬牙,对着电话那头说:“以后我们学校不再需要你们的捐款了!你也不要我再给你办什么事了,我们学校和你的从此在没有什么利益关系!”

    说完,他狠狠地挂掉了电话,目光中似乎有些痛惜,看向刘桂林,眼神中有一丝仇恨。

    医院。

    沈楼望着手机屏幕上挂掉的电话,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手掌紧紧捏着手机,有些气急败坏。

    此时他在医院里,身旁的病床上躺着的是他的儿子沈丁。

    病床上的沈丁,整个人的眼里都闪着狂人一样的光,拉住沈楼的袖角道:“父亲,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

    “闭嘴!”

    喝了一声,沈楼转过面去,淡淡地点上了一根烟,目光落到烟雾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儿子被打还是其次的,现在的重点是,静海医药大学校长竟然主动和自己撇清关系,这让他直感觉头疼。

    每年,他入股的医药公司,都靠着静海医药大学的新技术,占领大量市场,相对于每年给静海医药大学的那点钱简直是一本万利。

    而现在李拾进入静海医药大学才上第一节课,就让自己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实在让他越来越感觉李拾该死!

    可是就连暗剑杀手组派出的杀手,竟然都刺杀失败了!

    他知道杀是很难杀了李拾了,但一定要想办法遏制李拾!

    想到这儿,他起头来望了一眼身后的秘书问了一句:“京城名医赵青天什么时候会到静海市?”

    秘书极为恭敬地鞠着腰道:“好像是三天后会到。”

    沈楼转过头来,深色的眸子,骤然缩紧。

    这根烟已经吸完了,他打了个响指,身后的秘书又为他点上了一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