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飞速诊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8本章字数:3106字

    李拾手撑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他的手腕周边的肌肉很发达,注意这个细节,若要辨别军人和普通人的区别,这是最可靠的标记。他应该刚退役不久吧,应该在战场上战友的牺牲对他造成了阴影,让他以为他自己已经失去双腿。如果我没猜错,他脑袋一定中过弹,我先给他写副药方子,给他吃三天,好生调理,过三天后,送到我医院来我给他施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痊愈!”

    话音落下,张德华眼泪心激动得几乎要跳出来,这个病人可是军区领导嘱咐放在自己医院的,只要治好了他,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平步青云的坦荡之路!

    “行了,废话什么,继续比试吧,不就是看出了一个精神病吗?谁看不出来啊!”

    沈丁不屑地说了一句,对这一手并没什么感冒,他心想自己身后可是有“神眼青天”撑腰,会怕你这点小毛头功夫不成。

    不过此时,他身后的周青天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好看。

    如果真让他来说,就算是给他一天时间都未必能看出这病人的病症是为何,然而李拾竟然几秒钟就看了出来,着实让他颇感震惊!

    “好吧,那继续吧。”周青天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转过头来道:“传病号!”

    几秒钟后,第三个病号走了出来。

    一个看起来挺清秀的一个小伙子,径直走到人群中间,因为被告知过不能说话,也懒得说话,就沉默地站着,只不过表情中间有一丝无奈,双眼之中简直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的颜色。

    周青天看了一眼这个病人,足足过了一分钟,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对着胸前的纽扣喃喃语着。

    沈丁的耳机里,很快也传来了他的声音,沈丁直接照本宣读起来:“这个病人,如果没猜错的话,肝部恶性肿瘤!目前已无药可救。”

    话音落下,众人皆是震惊无比,一个个交头接耳,心道难怪这个病人看起来这么失魂落魄,原来是肝部肿瘤!而且都无药可救了!

    周青天点了点头道:“这次又对了!开始下一个吧,传病号!”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沈丁又得意地打断了他:“这个病人的肿瘤在肝部往下三厘米的位置,直径是两厘米!”

    话音落下,众人面面相觑,皆是震惊不已。

    你能看出病症所在就罢了,你连病人的肿瘤的确切位置和大小都能看出,你难道是透视眼不成?

    “对……对……对了!”

    张德华震惊地抬起头来,瞪大双眼,满脸惊骇,一副惊吓过度的反应。

    沈丁他骄傲地向周围看热闹的人笑了一遍,飞出得意的眼色,已经乐开了花。

    顿时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替李拾你捏了一把汗,这样的准确度,恐怕只有现代医学仪器才能做到吧!而他仅仅是用肉眼就看出来了,这实力简直可以开宗立派了!

    沈丁的小弟们也都开始起哄了:“李拾,你还是投降吧,别浪费这些瞎工夫了!”

    “你也不看看你是在和谁比试,我大哥沈丁是谁,你也配和他比?”

    “李老师,你快点认输吧,我等会还要回去上课呢!”

    顿时都是一片嘲讽的声音,都是压倒性地看好沈丁!

    沈丁也是神气十足的,被捧得有些飘飘欲仙了!得意地向李拾抬了抬下巴,鼻孔里发出嘲讽的奸笑。

    可是这时他藏在内耳的耳机里却忽然传来赵青天低沉的声音:“低调点,我未必有李拾的实力!”

    此时的赵青天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结,对李拾的警惕仍然不差分毫,只有他自己知道,事实上李拾的实力并不比自己要弱!

    看到沈丁在这耀武扬威,他忍不住在心中暗骂:真是蠢钝如猪!

    “怕什么?他不过是个静海市的一个大学老师而已,难道还会比得上你这个京城名医?”沈丁得意地对着胸前的伪装成纽扣的对讲器说道。

    接着他抬起头来,他扭转身子向左向右顾盼了一会儿,他忍不住那冷笑又浮上了脸庞,目光投向了李拾,颇为桀骜地问:“怎么样,还想再比吗?”

    “继续吧。”李拾眼皮不抬地应了一声。

    “传病号!”张德华喊了一声,第四个病人走了上来了。

    第四个病人走向人群中央。

    然而他还没走三步路,李拾便喊了一声:“不用送上来了,是脚气无疑!”

    话音落下,那病人倏地愣住了,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目光望向张德华的方向。

    “李拾,说……说对了。”

    张德华都有些傻眼了,人都还没送出来,你就诊断出了人的病是什么,这还用比吗?

    两个人都是目高手对招,若真是如此一来一回比下去的话,恐怕今天都比不完!

    沈丁舔了舔嘴唇,有些不服输地喊道:“你继续传病号,我要整到他心腹为止!”

    李拾却摇摇头道:“不用再传了,这样下去浪费时间,说了赢了你我还要上课呢!这样太麻烦了!这样吧,我们两人直接对这些围观者诊断,五分钟之内给三十个人诊断,看谁找出的疾病多就行,诊错一个就算输,这样比如何?”

    听完沈丁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的倒轻巧,五分钟给三十个人诊断,谁能做到?”

    李拾摇摇头,径直向围观者走去,走到一个围观者的男生旁边开始说了起来:“你面黄无光,眼袋似灌铅,头发根部分叉发黄,经常半夜口渴干燥对吧,以后灰机不要一天一次,慢慢能恢复过来的!”

    那男生的脸刷的红了,低下头没有说话,因为李拾说的话的确对的,而且把自己做那种事的频率精确无比地说了出来!

    他抬起头时,李拾早已移开到下一个人的位置。

    李拾抬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人女生,他眼睛眯了一会儿,凑在他耳朵边小声道:“恭喜你,有喜了!”

    话音落下,那女生顿时感觉昏天黑地,一屁股直接跌坐在了地上,难怪自己怎么这么久没来月事了,原来是……

    李拾犹如一个机器人般,一路往右走,抬起头看了一眼便直接说出此人的病症:“虚胖,夜晚盗汗是吧?你以后不要喝酒了!”“你经期不调,建议少吃辣,买点红枣吃!”“脑袋是不是总是沉如灌铅?以后不要每晚通宵了!你这样活不过三十岁的!”“咬得嘴唇都破了,看来你痔疮有点猛啊!”

    李拾一路走过去,嘴巴像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遇到一个人只是抬起眼皮看一眼便直接说病症,不到五分钟,就已经诊断了三十个病人了!

    这速度,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而且那些被诊断过的人,没一个人出来质疑李拾错误的!

    五分钟后,李拾诊断了将近四十个学生,许多身上没毛病的,他都直接略过去了!当然谁身上没几个病呢?

    方小君捏着个保暖杯走了上去,笑嘻嘻地递给李拾道:“喝口水吧吧!”

    李拾点点头,拿过保暖杯,大喝了一口热水,他嗓子正好也有些哑了。他眼睛望向了沈丁的方向,笑了笑道:“接下来到你了!”

    沈丁愣了许久,咳嗽了几声,转过头来,对着微型对讲机轻声问:“怎么样,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周青天脑袋感觉都蒙了,自己虽然号称“神眼青天”,但诊病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啊!

    每诊断一个病人,他都要休息一分钟,才能再次使用“无相目法”,像李拾这样一秒钟看一个,自己怎么可能做到?

    周青天看向李拾的眼神,忽然莫名充满了恐惧,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身子。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和李拾比试,根本就是在自取其辱!

    他用力揉了揉脑袋,顿时就感觉一阵头疼,心里暗骂沈丁怎么会傻到挑战这样一个人!

    还挑战个毛,他干脆二话不说跑就算了!大不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踏进静海市便是!

    想到这儿,他鼓足了勇气,直接把藏在内耳的耳机取出来扔到地上,接着又把伪装成纽扣的微型对讲器撕下,甩进了垃圾桶里。

    做完这些,他有些可怜地望了一眼沈丁,心道可不是我不帮你,是你惹到的人实在太牛逼了!

    周青天迅速从人群中钻了出去,立马跑出了静海医药大学,从校门口拦住一辆出租车,坐到静海市北站,买了一张二十分钟后到京城的火车票!

    从此之后,京城再也没有“神眼青天”,因为周青天说,只有一个人配得上这个称号!

    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而这头,比试还在诡异地进行中。

    “快点吧,说过了,赢了你,我还要去教室上课呢!”

    李拾交叉着手臂,很悠闲地伸出一只手指,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冷冷瞧着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无相神目的局限性,李拾是知道的,虽能准确地诊断出病人的病症来,但每次修行都必须要休息片刻才行,不能连续使用。

    他的目光望向了周青天的方向,可是却正巧看见了周青天从人群中挤出去,狼狈地如丧家之犬。

    李拾忍不住轻轻笑了笑,心道他总算还是有些自知之明吧,他又把目光落到了沈丁身上笑道:“怎么样,还要不要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