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搅动世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8本章字数:3149字

    然而,沈丁似乎早就知道他的计划般,冲着他呲牙一笑,竟然向后退去!

    “这家伙!简直就是小人啊!”

    刘波咬了咬牙,在心里骂了一句。

    他都看不下去了。你叫来的人,自己却往后面躲!这算什么?

    不过看在钱的面子上,刘波还是没有和沈丁追究,而是冲上去和李拾厮杀了起来。

    李拾冲进人潮中的一刹那,三把短刀和一根铁棍就向他砸了过去。

    他的身子却如同一只泥鳅,夺过第一个人的棍子后直接一扫,把他们武器扫开,接着短棍犹如毒蛇般探出,动作极快地封住了他们的穴位。

    这几个被点穴的混混只感觉身体一麻,浑身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著,抬起的手僵在半空,身子还保持着运动着的姿势,却动弹不得了。

    李拾犹如一只苍狼猛兽般,低着头往人潮里冲,与此同时手中的钢棍也在不停地探出着。

    只是一转眼的时间里,刘波带来了三百多人中已经倒了一片,都是目光呆滞,身体僵硬,保持着运动的姿势,可是身子已经动不了了。

    沈丁见着形势似乎不对,身体向后猛退着,眼神中竟然扫过一丝惊慌。

    这可是三百多人啊,就这样被李拾从中间一路穿进去,如入无人之境!

    后面的经理和那些厨子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着,舔了舔嘴唇,刘波带来的那些混混们连一个李拾都搞不定,压根没时间管他们,升坤现在护着方小君,反而有些闲了,跃跃欲试想上去帮李拾的忙。

    只有偶尔有一两个混混,看着李拾实在太可怕了,看了看,还是觉得升坤这边比较好搞定,提着武器冲过来,当然结局就是被一群厨子围殴到怀疑人生。

    眼见着李拾一冲过去,就是一堆人像踩着高压电一样身体骤然僵住,这些厨子们不禁舔舔嘴唇道:“这小子是不是会法术啊!”

    升坤眼睛微微眯着,喃喃开口:“不对,他那应该是点穴!”

    一听这话,那厨师们都一个个摇起头来:“怎么可能?点穴这东西不是只存在在电视里面吗?”

    餐馆的外面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个人。

    这二十个人,个个都是彪形大汉,身子一抖,隔着西服胸肌都清晰可见,全都带着墨镜,排成一个有秩序的队伍,跟在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身后。

    这中年男子,便是周柴。

    “柴哥,那小子看起来还真行啊!一个人和几百个人打,单论这胆量,就是大将之材,咱们还是快点上吧,上晚点,恐怕那小子就死在这了!”

    一个大汉走到周柴身后轻声说了一句。

    周柴目光有些深沉的炙热,十分欣赏地看着餐馆里的李拾道:“不错不错,他这一身本事的确很高,恐怕不在我话下!”

    那小弟愣了愣,柴哥还从来没这样夸过一个人。

    周柴的本事,谁都知道的,黑龙帮里,除了狄洪就是周柴。要论身手,整个静海市道上的,每一个能比得上周柴的。而狄洪现今的地位,起码有一般周柴的功劳。

    “柴哥,那年轻人施的是点穴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有人拿棍子点穴的啊!而且,他点穴的手段,也……也太可怕了吧!”那大汉又忍不住瞠目结舌道。

    周柴目光也不免有些沉重,目光一直落到李拾身上,过了十几秒后终于缓缓开口道:“他施展的,应该是七星点穴手!”

    话音落下,他身后的那二十多个大汉,却是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听说过七星点穴手。

    只有那凑上前去问周柴的那大汉,身子骤然一栗:“七星点穴手,那……那不是十几年前就失传了吗?怎么又忽然又横空出世了呢!”

    “李拾是把好剑,足以搅动静海市这一方世界!”

    周柴面色极为凝重,深吸了口气道。

    此时餐馆里面的战斗愈发激烈,周柴挥了挥手道:“他看样子应该也不行了,咱们上吧!”

    足足战斗了将近十分钟,眼看着刘波带来的那些小混混们一个个倒下,李拾的内力也在迅速的消耗着。

    他究竟也不是超人,施展七星点穴手也是需要真气消耗的,随着战斗的白热化,他的动作也越来越缓慢,只是一个失神,竟然手臂被人划了一刀!

    李拾也顾不上什么点穴了,大力一挥,扫在那冲上来的小混混的脸上,身体急速向后退着,由攻势转为守势。

    沈丁躲在后面,一直在后面缩着,生怕李拾伤到自己,而此时一见李拾似乎已经不行了,他急忙在后面大声喊了起来:“他体力不行了,兄弟们一起上!哈哈哈,给我上,杀了那王八犊子!我一定有重赏!”

    “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刘波横眉怒目地瞪了他一眼吼道,眼看着自己叫来的兄弟一个个倒下,而沈丁却躲在最后面,让自己这些兄弟当棋子!直让他怒火中烧!

    沈丁舔舔嘴唇,不敢直视刘波的眼睛,只好尴尬地摸了摸脑门坐回桌上,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刘波转过头来倒吸了一口气,如果没今天这件事,他或许还想和李拾交个朋友,但是现在他只想杀了李拾!

    小子,你就等死吧!

    他看李拾的眼神忽然变得如狼般凶狠,

    “兄弟们,给我上,谁杀的他,我奖励三万!”

    刘波大吼了一声,带着一帮小弟冲杀过去。

    那一群混混也瞬间像打了鸡血般,不要命地往上冲!

    坐在后面的沈丁得意的扬起嘴角,他知道,李拾绝对撑不过一分钟。

    “别打死了啊,给我留口气,我要当着他的面把方小君给玩了!”沈丁哈哈大笑着喊道。

    就在这时,忽然从后面传来了一声震天的杀吼声。

    只见二十多个壮汉从背后奔袭而来,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唐装的男人,脚下步伐如蜻蜓点水般在地板上点了几下,便弹,迅速向刘波带来的那群小混混们冲杀过去。

    这仅仅是二十个人,却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打手,比起这些终日游荡在街头的这些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可不是强了一点半点,二十人的队伍冲进一支三百人的队伍里,瞬间犹如一支尖刀插进胸膛。

    这二十个大汉冲进去,下手又黑又狠,只是几下就吓得这群小混混们没有了一点秩序,瞬间乱成一团,都只顾着自己了。

    而这些打手们正好趁乱,几乎一个能顶十个,刹那间,竟然逼得三百名小混混们丢盔卸甲,如同一群丧家之犬。

    而周柴二话不说,直接从人群顶上踩过,一只手直接就抓住刘波的脖子,用力一扭,只听得咔嚓一声,下一秒地底下便是一滩鲜血!

    如果是李拾的话,这三百个小混混至少还觉得有希望,但面对着周柴这极其凶狠的杀手和那群凶徒,他们瞬间就秫了,只顾着怎么逃,谁也顾不上反抗了!

    只是过了一分钟,顿时近乎三百人的队伍溃不成军,一个劲地往外跑,连头都不敢回。

    后面的沈丁,脸刷的惨白,暗骂一声这是又是哪杀来的程咬金?

    看着那些人越来越打不过,沈丁吓得缩紧了身子,不停地朝后退,惨白了脸,唇不停地颤抖。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沈丁脚底一抹油,勾着身子蹑手蹑脚地往外面逃!

    可是刚走出两步,忽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脖子,犹如提猫般把他提起来,扔回了餐厅。

    他一转过头来,看到那大汉,瞬间心中一凉,跪在地上求饶起来:“爷,爷,我求你了,你放过我,你就悄悄放过我,等事情过了以后我给你一万块钱好不好?五万?五十万?五百万?我求你了,你就偷偷摸摸地放过我吧!”

    可是那大汉转却摇摇头笑了起来,转过头来望向了李拾喊道:“李先生,指使的人应该就是这小子了吧?”

    李拾向这边望过来,见到沈丁那张面无人色地脸,顿时笑了起来:“谢谢周老兄,差点就让他们跑了!”

    说着,李拾信步走了过来,满满地低下了身子,蹲在他面前:“沈公子,你可真厉害啊,动不动就叫上几百号人来砍我,还要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现在你说说,你要我怎么体会生不如死这个词语?”

    沈丁脸色惨白,身子抖个不停,犹豫了片刻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李拾的腿便哭喊了起来:“爷,爷,我错了,你放过我一马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一万,十万,一百万,一千万都行!你放过我吧!”

    “滚!”李拾直接抬起脚就是一脚把他给踢飞了,“你怎么对谁都是这一套,能不能来点新鲜的?”

    沈丁从地上爬了过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又重新环抱住李拾的鞋,哭喊着:“我刚刚不是还认你做爷爷吗,爷爷,爷爷,你放过你孙子一马吧!不……你是我祖宗!”

    一瞬间,沈丁可谓节操全无,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只要能想出来的求饶的话都说出来了,卖祖宗卖的也是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

    不过李拾的脸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冷冰冰地看着他:“我可记得十几分钟前,你告诉我,你要当着我的面,把方小君给轮女干了,我现在就要让你为这个想法付出点代价!”

    沈丁顿时就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整一副可怜脸,抓着他们一个一个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