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与爱共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8本章字数:3168字

    杨小乔回过头来,仿佛是看猎物般,向李拾笑了一下道:“我就想看看你醉了以后会死什么样子,你就别想逃出我的魔爪吧!”

    说着她走上展柜上随意地拿了一瓶红色的洋酒,拿给李拾道:“就喝这瓶吗。”

    李拾地下肉看了一眼,笑了笑道:“你确定要喝这瓶酒?这瓶酒叫叫玛诗戴乐,这是一款冰酒,它寓意是“与爱共生”,定位正好是情侣间的示爱、表达爱慕之意的冰白葡萄酒,你确定要和我喝这瓶酒?”

    杨小乔轻轻笑了笑,拨了下青丝,笑说:“难道你觉得我们俩现在不像情侣吗?”

    李拾怔了一下,低头笑了笑道:“那好吧,就喝这瓶酒,就是觉得这酒有点不应景而已。”

    “有我在,你难道还想看风景?”

    杨小乔掩嘴而笑,直接抓住李拾的手像个小女孩似的,蹦蹦跳跳着走回了小庭院。

    两人回到庭院,李拾轻轻摇了摇头,率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玛诗戴乐酒,小尝了一口后道:“这酒度数很高,容易醉。”

    杨小乔有些不服气地拿起酒瓶,也给自己倒上一杯,晃了晃酒杯道:“你不会怕我把你灌醉了后,把你给那个了吧?”

    “我不可能醉。”李拾很是诚恳地说。

    杨小乔不相信地笑看了他一眼道:“你就别吹了,不可能有人不醉的!”

    李拾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直接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

    杨小乔一看他喝了起来,也不服输地喝了起来,仿佛是要和他拼酒般。

    李拾一遍喝着酒,一遍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住山很是无聊的,如果你无聊了,你可以找村口的李寡妇聊天,你想吃我的菜,也可以去找李寡妇,我的菜就是她教我做的,还有……”

    正说着,忽然响起酒杯翻落在地,李拾抬起头来一看,才发现杨小乔才喝了几杯就已经醉了。

    她倒在竹木地上,脸醉的通红,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俨然已是一个极具诱惑的小妖精!

    “你不会真醉了吧?”

    李拾蹲下来查看,只见杨小乔紧促的呼吸着,胸口跟着一起一伏,十分诱人。

    忽然,杨小乔猛地伸出双手,搂住了李拾的脖子,整个柔软的身体,也跟着扑到李拾怀里。

    李拾低下头,看着怀里的杨小乔,愣了半晌。

    杨小乔脸在酒精的催使下变得通红,闭着眼睛,睫毛湿漉漉的,如同长在清水岸上的嫩草。

    那一刹那,李拾被她的容颜给吸引到了,轻轻吸了一口杨小乔身上带着的香气,他的血液开始骤然升温。

    犹豫了半天,李拾解开了抱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起身站起来。

    长长地呼吸一声,转身下山。

    夕阳挂在天边,只剩下落日还散发着一点一点余晖。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山脚下,李拾拿出了手机,直接拨打了最近联系人。

    几声提示音后,电话接通了。

    “徒儿,你又打电话给为师干什么?”电话那头,又响起了二师父那为老不尊的猥琐声音。

    李拾道:“你能不能帮我杀掉一个人,暗剑的轩辕闻人,他对我现在又很大的威胁。”

    他没有把杨小乔说出来,其实他最担心的,是轩辕闻人追杀杨小乔。

    二师父万峰沉默了一会儿,苦笑一声道:“你大师父和我现在被困在非洲沙漠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身,如若要做这件事,还得你自己去做!”

    “可是,我现在才刚刚到达化劲期,那个人的道行已经到了抱丹期巅峰,三年之内,我怎么可能有足够的实力打败他?”

    李拾摇摇头,声音中充满自嘲。

    “你已经化劲期了?”万峰却微微有些诧异,开口道:“实力飞越得这么快,看来你已经得到了一部分太上天尊心法残卷,既然你已经达到化劲期,也可以积累功德来修炼了。”

    李拾愣了一下,“积累功德?”

    “唉,你这小子,还记得师父我在下山前是怎么教你的?万物皆有道,厨有厨道,医有医道,你要想实力得到飞跃,就必须要以医为道修行,否则,你穷极一生都不可能到达武神境界的,记住了,太上天尊心法的第三卷第一句话!好好琢磨!等你琢磨透了,也就是你能以医为道的时候!”

    李拾还想再问,可是电话电话那头已经只剩下嘟嘟嘟的系统提示声了。

    他回过神来,回忆起二师父所说的太上天尊心法的第三卷第一句。

    “厚德载物,是为功德,引体真气,闭目闽心坐,顾为神庭,星宿错度,风府通天……那么,第一句是‘厚德载物’?”

    李拾骤然怔了怔,厚德载物的意思基本上谁都知道:品德能向大地一样容养万物。

    这其中也没有多少可琢磨的啊!

    李拾顿时感觉一阵头大,这有什么用啊?

    等等,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意思?

    他敲着太阳穴,就这样使劲地琢磨起来,可是琢磨了了半天,都不知道,“厚德载物”这四个字到底有什么非凡的意义!

    厚德载物!用深厚的品德承载万物?

    不不不!李拾晃了晃脑袋,忽然脑袋里灵光一现,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厚”字有没有可能不是个形容词,而是个动词?

    想到这儿,似乎就能解释得通了。

    加深自己的道德,然后再承载万物!

    再联系后面的口诀一贯通,似乎就能想得通了。

    加深自己的道德,然后再承载万物,如此,便为功德!

    恍然大悟后,李拾又犯难了,这东西和自己的修为有什么关系啊?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他叹了口气,干脆摇摇头,什么也不想了,直接向着市区走回去。

    而李拾不知道,在刚刚这三个半小时里,静海市健康中西医院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了。

    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张德华,带着一个穿军长的病人来健康中西医院来求诊,那病人正是李拾在静海医药大学里诊断出是精神病的军人。

    更重要的是,医院来了一个贵客。

    这人,就坐在院长办公室里。

    他,长方脸膛粗发浓眉,一双睫毛很黑的眼睛,苍老的的脸上,带有一种军人常有那种的严肃的表情。

    更重要的是,他的肩膀上扛着那个肩章,足够压倒静海市的任何等级的官员!

    两杠三星!上校!

    此时,这个上校坐在戴音办公室的椅子上,两只手夹着一只原子笔习惯性地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但是这敲打的频率却愈发烦乱,愈发沉重!

    终于,他用力把笔摔在桌子上,浓眉倒竖起来站了起来闷声道:“张德华,你下次这么大惊小怪的时候,能不能自己先验证一下?”

    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院长张德华脸上堆满了尴尬的笑容,抹了抹头上的汗水,不禁有点心虚。

    他是见到李拾一眼望出病人的病症,又那么信誓旦旦,所以才和少校姬明杰打了包票,说自己找到能治姬明杰弟弟病症的人了。

    可现在自己带着姬明杰和他弟弟来到了健康中西医院,李拾却已经不见了!

    张德华忍不住在心底暗骂起来,心道李拾是不是自己压根就什么都不懂,见到姬明杰官职大,干脆就躲起来了?

    抬头看了一眼愈加烦躁的姬明杰,他心里愈发发慌,只得不停地擦着头上的汗水。

    此时更急的是戴音,她已经把健康中西医院翻了个底朝天,可就是找不到李拾,她急得满头大汗,像个上足了发条的玩具人一般在医院里团团转。

    “戴院长!”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张德华的声音,只见他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急匆匆地喊道:“戴院长,你们的那个李医生呢,到底哪去了?怎么一下子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戴音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凉气,解释道:“他可能是有点事去了,我们医院,不只有李拾一个教授,还有另外一个已经取得正教授的职称的老资历医生,不如让他给病人治疗?”

    张德华沉着脸,闷重地呼吸着,三息之后,他指着戴音鼻子骂了起来:“我市第二人民医院难道还缺专家教授吗?我把姬明杰上校都带来了,就是为了让李拾治,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到你们这破医院来?”

    张德华心里已经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了,拍了拍脑门,暗骂自己太急功近利。

    当时在静海医药大学,看到李拾一眼就看出这个病人的患的是罗瑟琳罗塞蒂综合症,他觉得李拾一定是个神医,可现在一想,那小子没准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张德华这时候急的团团转,恨自己怎么就相信了那小子的话,一个中医怎么可能看精神疾病呢?

    戴音深吸了一口气,这病人说怪也怪,明明好好的一双腿,非坐在轮椅上不起来,自称双腿已经废了。

    她知道,恐怕能治好这个军人的人,也就只有李拾了。忍不住又拨了一遍李拾的电话号码,急的汗珠子都从额头上滴下来。

    电话还是没人接。

    姬明杰已经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了:“你给我个确切的时间,超过时间,那个什么李拾还没来,后果自负!我看你们这医院升甲级医院水分不少吧?我觉得顶多就能算个乙级!”

    戴音气得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这甲级医院自己可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才升到的!

    可这个男人,仗着自己的等级高,一句话就要把这这甲级医院给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