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1章:月事不调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9本章字数:2104字

    “就你还认识我们老板黄贺,你别吹牛了!”那胖保安高高扬起眉毛,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这瘦保安多留了个心眼,心道这小子既然能拿出邀请函来,没准是老板的远方亲戚呢,他心里不禁打起鼓来,最终还是拨打了老板的电话。

    电话拨了许久才接通,瘦保安狗腿地笑了起来:“老板,有个穿的破破烂烂,长得贼眉鼠眼的小子,拿着邀请函想进去,他还说和你认识,这个人是不是老板你请来的?”

    那头的黄贺愣了许久,心道自己请的人,大多是静海市的权贵,其他的就是静海市四个大家族的几个公子哥或者是静海市的一些美女啊,哪有个什么“穿的破破烂烂,长得贼眉鼠眼”的这么一个人。

    仅仅是思索了一会儿,他对着电话喊道:“把他赶出去!”便挂掉了电话。

    听到挂断音,那瘦保安抬起眼睛来,笑嘻嘻地看着李拾,不禁暗自得意自己的观察能力,他冷喝一声道:“你给我滚蛋,我老板才没请你这么个人了!”

    李拾顿时感觉头大,转过头来,心道得用点什么特殊方法进去了,反正自己不可能看着方小君一个小姑娘在里面有危险。他微微凝眉,也不管这两个门卫,直接大步朝里面走去。

    “你不能进去!”那两个保安见李拾竟然敢硬闯,直接从腰间掏出两根警棍,去拦李拾。

    就在这时,从花龙楼里走出来一个女人,这女人穿着一身旗袍,旗袍的裙摆直接开到了大腿根,紧翘的臀部的曲线,被旗袍包裹着,显得十分诱人,她一扭一扭地走了出来,抬起头一看到李拾,立马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李拾?你们两个干嘛呢,谁让你们拦他的?他是我们花龙楼的贵客!”

    那两个门卫转过头来,看到这个女子,心跳都陡然一顿:

    “温姐,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们才拦他的。”

    温紫琪朝他们俩一人瞪了一眼,扭着紧翘的臀部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走向李拾,笑道:“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来花龙楼干嘛呢?是不是想姐姐我了?”

    那两个保安互看了一眼,顿时都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惊,这小子竟然是花龙楼的贵客,这样的话,自己刚才岂不是冒犯到了花龙楼的贵客了?

    看着他们俩走进花龙楼里面的背影,连个门卫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来,心道还好温紫琪正好来了,不然如果自己两个和他起冲突了,那能有好下场?

    他们俩只能在心底暗自祈求李拾没把这件事和温紫琪说,不然自己可就完了!

    不过李拾可没时间和他们俩人斤斤计较,跟着温紫琪走进了花龙楼。

    这花龙楼装修都是按照最高规格装修的,雕梁画栋的,木柱都是用上好的花梨木做的,比起古代的宫殿都差不了多少了。

    温紫琪带着他走了进去后,笑道:“我还要去招待其他客人呢你先去找个地方先坐下吧。”

    李拾点点头,也没多说,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便端起桌上的橙汁喝了起来。

    刚坐下没一会儿,井张就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笑道:“老大,你终于来了,这边来坐吧!”

    他带着李拾来到一个木桌前坐下,喝了一小口红酒,没有说话,向着李拾高高扬了扬眉,向他使了个眼色。

    李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身红裙,长得很是妖艳动人,但是她眉间却微微带着一丝不痛快,愁眉似锁难开,脸上的表情有点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不时有一两个吧不识相的男人走了过去搭讪,然而那红裙美女压根就不搭理他们,只是一个人孤独地喝着闷酒。

    井张冲着李拾嘿嘿笑了笑道:“老大,你觉不觉得这个女人长得好漂亮啊,枉我井张风流一世啊!老大,你身边美女环绕,相比你一定能帮我泡到她吧?”

    李拾揉了揉脑袋,心道自己都连女朋友都没有呢,怎么帮你追?不过他看着那红裙美女的脸色,似乎有一些病态,生气不足,恐怕是月事来了。女人来月事的时候是脾气是最差的,用一百种方法去搭讪,九十九种都要碰钉子。

    就这事,旁边响起了哈哈大笑声,李拾和井张抬起头一看,只见到一个镶着金牙的中年人笑呵呵地走到他们这一桌来,端起酒杯道:“井少爷,又想着追女生呢!这个女人你就别想着和他有什么瓜葛了!”

    说着,他笑呵呵地凑近了一些,小声道:“这个女人以前被男人抛弃过,现在最恨的便是男人,不管你怎么去搭讪,都是白搭!”

    井张一听到这话,感到一阵头大,转过头来看了李拾一眼,苦笑了一声。

    那镶着金牙的中年人,笑呵呵地看着他们,笑着露出了那一口金牙:“井少爷,看来是少年不得志啊,要不要我找两个姑娘给你玩一玩?”

    “用不着!”

    井张厌恶地皱皱眉头,仿佛有一只癞蛤蟆爬到他的脚面上般。

    这个镶金牙的中年人,名叫钱金牙,管理着静海市最大的皮肉生意,不知道有多少少女毁在他手里。

    因此井张向来看不起这种人,他瞥了瞥嘴角道:“你能不能让开一点,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钱金牙咧嘴一笑,眼中不由地露出了一丝轻鄙:“井少爷,你就别盯着那女人看了,你就算望穿秋水,那女人也不会正眼瞧你一眼的!”

    井张一听,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他闷哼道:“你说不会就不会?”

    “我说不会,那还真不会!”钱金牙咧嘴一笑,眼睛里露出兴奋的光芒。

    李拾盯着那红衣女人看了许久,忽然是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笑看着钱金牙道:“如果我小弟,搭讪到了那个女人,怎么办?”

    钱金牙低下头一看,这才注意到一直没吭声的李拾,他顿时乐开了花道:“小子,你说你是井少的师父?”

    “他就是我师父怎么了!”井张勃然大怒瞪了钱金牙一眼。

    “抱歉,我有眼不识泰山!”钱金牙摸着脑袋一脸迁就地低头道歉,可是他嘴角,却忍不住微微勾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