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章:赌身上一个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40本章字数:1993字

    “他就是我老大怎么了!”井张勃然大怒瞪了钱金牙一眼。

    “抱歉,我有眼不识泰山!”钱金牙装作一副歉疚的样子,但是很显然他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抬起头来笑道:“你是井少的老大吧?你刚才是不是说,你徒弟能搭讪到那个女人?”

    李拾风轻云淡地点点头。

    钱金牙差点没笑出声来,那个女人压根就是一个对男人恨之入骨的人,怎么可能被井张这个出了名的浪子搭讪到?

    他咋了咋舌笑了起来:“不如我们赌点什么?”

    李拾耸耸肩:“没问题。”

    “如果你输了怎么样?”钱金牙顿时兴奋了起来,这不是找输嘛!

    李拾笑道:“我小弟身上的任何东西,你只要看上了什么都能拿走!”

    钱金牙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爽快,那只要我输了,我身上的任何东西,都能让你拿走!只要你徒弟能把那个女人搭讪到这桌来!”

    “成交!”李拾淡淡吐了两个字。

    “不成交!”井张忽然喊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拾喊:“老大,你这不是坑我呢,我怎么可能搭讪到那个女人?”

    “你要想当我徒弟,就给我去搭讪!”李拾斜着看了他一眼,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似乎扬起了嘴角。

    井张顿时感觉到一阵欲哭无泪,这不是坑自己是什么,虽说自己是长得帅点,可是自己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那个女人有时嫉妒憎恨男人,自己去搭讪不是去飞蛾扑火是什么?

    而且他已经看到很多比自己还帅的人,去搭讪都是被呵斥回来的,更何况自己了!

    但是李拾既然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拒绝,硬着头皮说了一句:“好,去就去,大不了输就是了!”

    这话音一落下,钱金牙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向周围看了一眼,似乎已经得胜了一般。

    他四处招呼了许多人来一起围观,“大家可给我作证了,这个井少爷,说他能搭讪到黑寡妇赵雅蕾,大家都来一起看着,免得他到时候抵赖!”

    说着,他咧开大嘴笑了起来,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狂妄地笑容。

    那些被钱金牙扯来的几人听他这么一说,眼底都露出了兴奋的光芒,他们正嫌无聊呢,这么快就有好戏看了,黑寡妇赵雅蕾的名声可不是瞎说的,这个井张竟然敢去搭讪赵雅蕾,还敢打赌,这简直就是找虐啊!

    井张心中不由地有点紧张,身体已经崩得紧紧的了,咽了咽口水,向赵雅蕾走去。

    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他差点弹起来,转过头来,见是李拾,咽了咽口水道:“老大,你又干嘛啊?”

    李拾嘿嘿笑了笑,附在他耳朵边轻轻说了一番话。

    井张神色陡然一紧,有些紧张地看着李拾道:“老大,这样行吗?”

    “放心。”李拾向他眨了眨眼睛。

    井张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赵雅蕾那个小圆桌面前,直接在他对面坐下了。

    赵雅蕾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井张,心道又是一个花花公子,她讥讽地看着他道:“你是不是要我赏你一个耳光,才知道错?”

    井张看着她那不善的表情,心底陡然越来越紧张,终于是深吸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句:“美女,你有病!”

    这话音落下,惹得这边看戏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见过搭讪的,但还没见过这么傻的搭讪的方式。

    钱金牙更是笑得肚子疼,抱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着:“你小弟,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然而李拾脸上却依然风轻云淡,手叉在胸前,淡淡地看着井张的方向。

    那赵雅蕾也是骤然愣了愣,看着井张扭扭捏捏地站在自己面前,冷笑了一声道:“那你说说,我是哪儿病了?”

    如果平时有人说自己有病,她肯定是一脚踹上那男人的命根子上了,但是井张这句话却很不巧的说中了,她身上,的确有病。

    一听她让自己说,井张的紧张的心情终于放心了不少,抬起脑袋来,十分认真地说:“美女,你有两个病!第一个病,你行经不畅,脸上生痘,想是月经失调!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赵雅蕾支着下巴用打量物品似的眼神打量着他,倒是很痛快地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很容易看出来吧,你说说第二个病是什么?”

    井张深吸了一口气,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过了好久终于才鼓足了勇气道:“美女,你有心病!”

    “你才有心病呢!”赵雅蕾愤怒地瞪着他,差点就把手上的红酒直接泼他脸上。

    “夜晚盗汗,常做噩梦,是不是经常看到人影?一个人待在一间屋里就会紧张流汗!这难道不是心病吗?”

    说完,井张额头上已经泌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水,回过头来看了李拾一眼,只希望老大教给自己的没错。

    赵雅蕾忽地愣住了,像被戳中了心底的密密般,她咬了咬牙,抬起头紧张地看着井张,怒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这句话,井张差点欢呼了起来,心脏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像踹了个兔子般,他脸上还是故作镇定,英俊的脸庞带着邪魅而又有点玩世不恭的微笑说了一句:“其实,我是一个医生!”

    赵雅蕾上下打量了井张一眼,虽然眼前这人看起来很年轻,但是他刚才说的话,实在太过准确了,简直是说道他心坎里去了,她也很快就相信了井张的话,抿了抿嘴唇道:“那你说说,我改怎么治?”

    “第一件事,先陪我喝一杯红酒!”

    井张脸上的笑容绽开了,嘿嘿笑了笑,开始把她在其他女人身上的套路用了出来。但把这话,对着自己真正爱慕的女人说出来,他还是有些紧张,腿部已经是在轻轻打颤了。

    “好,我陪你喝!”赵雅蕾深吸了一口气,把井张手中的酒杯夺过去,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