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头颅飞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40本章字数:2157字

    李一铁骤然了愣了愣,李拾竟然要给自己解毒?

    虽然不相信,但是此时此刻李拾已经完全是他的救命稻草了,就算李拾摆明了骗他,他必须当真!

    他可不想像李二铁和李三铁那样横尸于此!

    李一铁脸上的表情抽搐着,一把抱住了李拾打大腿,咬着牙喊道:“你给我解毒吧,我真的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给我闭嘴!我说过要给你解毒,就一定不会骗你!”

    李拾骂了一句,拿出两根银针来,在他身上扎了两下。

    只是一瞬间,李一铁顿时感觉全身如同丢掉了一块大石头般,紧绷着的身体骤然放松了下来,

    刚从那种强烈到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挣脱出来,李一铁只感觉浑身瘫软,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直觉的脑袋上有许多星星在转。

    一摆脱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他爬着跪下了,脸色惨白,身子抖如筛糠,不停地给李拾磕头道:“我以后再也不来了,您放我走吧!”

    “现在给我滚蛋,带着你两个同伙的尸体!给我滚!”李拾眉峰微微皱起,冷冷喝了一句。

    李一铁如蒙大赦,二话不说,扛起两个同伙的尸体,转头就跑,他的速度很快,转眼就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李拾呆呆的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怅然叹了口气。他之所以放李一铁走,当然不是因为起了怜悯之心!

    他放虎归山,只是为了引来更大的老虎!

    李拾现在倒是希望能把杨小乔的师父引来,他想看看,那个被温紫晴和杨小乔说的那么恐怖的人,到底有多恐怖!

    越来越多的学生跑了下来,一看到地上一滩滩的淋漓鲜血都不由地一惊,许多女生都捂着眼睛不敢看了,男生们都一个个傻眼看着,沉默不语。

    方小君跑了过来,拉住李拾的手,心急如焚地问道:“现在怎么办?”

    李拾低头看了看已经死的一口气都不剩的沈丁,摇了摇头道:“他心脏已经停止了,我也救不了他了,你们打电话叫救护车吧,送他去最后抢救一下吧!”

    对于李拾来说,所有病人都是平等的,虽然沈丁多次找自己的麻烦,他还是会出手相救的,但是面对着完全没有一点救活希望的人,他也绝对不会去做那些无用功。

    他手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沈楼的儿子在静海医药大学被杀,这件事肯定会闹大,看来这两天静海市一定不会太平稳。

    “这里的事,你们处理一下吧!我回医院准备点事。”

    李拾转过头来对着围观的学生喊了一声,转身便回医院了,他知道沈丁死了,自己肯定会有很大的麻烦,他还得回医院去准备准备。

    “老师,你放心吧,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事情我们会帮你办好的!”

    围观的学生们都喊了起来,他们可是亲眼看到沈丁带来三个拿着砍刀的人来找李拾的麻烦,结果李拾却用一种药粉把那三个拿刀的男人治得服服帖帖的!

    如果说刚才他们还为校花被李拾给泡走了而感到气愤,现在已经对李拾心服口服。每个男生心中都藏着一股热血,他们脑海中的热血瞬间感觉激活了。

    谁说医者孱弱?医生当以药杀人!

    他们一个个都恨不得给李拾当马仔都来不及,直一个个振臂高呼!

    见着这些学生们都站在自己这边,他微微一笑,转身向医院走去。

    方小君急忙追了上去,“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今天可能会有些事情,你跟着你也会危险,我一个人就够了!”李拾淡笑了声道。

    静海市最大的酒店,东博酒店顶层。

    寒冷的北风,缓缓地向这边吹动着,站在楼顶上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头发已经白的如雪,手背在身后,俯瞰着楼下的大众万生,脸庞却阴沉得可怕,就像有一场阴雨要当头泼下来。

    忽然,东博酒店的顶层的门一阵响动,李一铁从那门里跑了出来,他头发被被汗水浸湿了,湿湿的黏在脑门上,背上扛着两个麻袋,跑到那中年人身前,一个噗通便直接跪了下来。

    “师,师父,我回来了!”

    李一铁伏在地上,声音跟着身体一起颤颤巍巍着,他的脑袋深深地低着,压根不敢看那个中年人的背影。

    中年人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转头,目光紧紧地盯着楼下静海市的城市景象,冷冷地问了一句:“你就一个人回来了?”

    “李二铁和李三铁已经死了,我把他们尸体扛回来了。”

    李一铁身体骤然一抖,眼睛心虚地瞟了一眼旁边的麻袋。脸色惨白,身子也抖哆起来。

    那中年人终于转过头来了,风轻抚着他额前的白发,冷冷问了一句:“他们俩死了,那你怎么回来了?”

    他的目光,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一股恐怖的气息,在空气中回荡着。

    李一铁低着头,身子霎那间凉了一大截,他感觉到了一股凌然吓人的杀气,正在慢慢向自己逼近,他抬起头来已经泪流满面:“师父,真的不怪我啊,那李拾实力实在是太强了!我们仨都打不过他一个人!”

    “什么实力太强了,明明就是你们说三个太蠢了,中了他的毒了吧!”中年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李一铁喉咙一动,终于抬起头来,“师父,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个机会,让我去把李拾杀了,把杨小乔抓回来!师父你给我个机会!”

    “废物!”

    中年人黑眸燃烧着愤怒的火焰,瞪了他一眼,说道:“佛字印在杨小乔手里,而李拾身体中有红龙之血,如果杨小乔知道佛字印催动的秘密,我多年来的努力就白毁了!”

    “师父,我一定会把佛字印抢回来了,你给我个机会!”李一铁抬起头来哭喊道,他感到那股杀意越来越浓,他知道,师父已经动了杀心了。

    中年人冷冷哼了一声,缓缓地走近这李一铁,冷冷说了一句:“把你脸抬起来!”

    李一铁抬起头来,颤颤巍巍地哭喊了起来:“师父,别杀我,给我个机会!我……”

    话音停住了,一层血雾在空气中很快被飘散,一颗头颅在空中打了个圈,从东博酒店顶层掉了下去。

    那颗血红的头颅,从东博酒店上掉了下去。

    一辆警车从东博酒店楼下驶过,头颅摔在了警车窗上,一时那警车前车窗全是血雾,从楼下响起了彻耳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