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章:看你真诚就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41本章字数:2118字

    叶静静走进拘留所里,二话不说,在房间里绕了一圈,然后走到李拾身后把他的拳头扳开了,拿起了他手中的那颗色子。

    接着她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塞子扔出了窗外。

    顿时房间里一阵狼嚎,尤其是刀疤,更是捶胸蹈足恨不得干脆就吊死在这算了,这可是他花了多少天心血才磨出的一块色子啊,就这样被叶静静直接扔了!

    李拾嘿嘿笑着,“警官,你又来找我干嘛?是不是想我了?”

    “跟我出来!”

    叶静静没给他好脸色,微微的凝眉,沉声说了一句便直接走了出去。

    李拾转过头来,对着房间里的臭男人们摊了摊手道:“没办法,现在的女人都太粘人了!”

    拘留所里又是一阵狼嚎。

    坐在审讯桌前,叶静静已经全然没有刚才的锐气,坐在李拾对面,上下打量了好几圈,终于开口道:“你说的没错,我派去东博酒店的那几个警察,都已经死了。”

    “他们是不是被吸成了干尸?”李拾也不再开玩笑了,十分认真地问。

    叶静静有些诧异地看着李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道:“没错,他们没有再活着回来,都变成了一具干尸。”

    李拾揉了揉眉心,感到一阵头大,忍不住直叹气,心道这轩辕闻人竟然连普通人都不放过。

    叶静静看见他那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希望,“你是不是知道凶手的信息?”

    李拾点了点头。

    叶静静激动地站了起来,把脸凑了过来问道:“那凶手是谁?”

    “算了吧,就算我告诉你你也没法为你的那些警察兄弟报仇的,拿普通人去和他对抗,这和把人往火坑里推没什么差别。”

    李拾摇了摇头苦笑道。

    那轩辕闻人已经到达了抱丹期巅峰了,他们这些普通的警察想抓他简直和送死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大师父和二师父去,或许还能打得过他,自己现在找他麻烦,都和送死没什么差别!

    叶静静不耐烦地拍桌子:“我让你说,你就说!”

    “暗剑的轩辕闻人。”李拾淡淡说道。

    “暗剑!”叶静静秀眉轻皱。

    “你知道暗剑?”李拾微微诧异地道。

    叶静静点了点头道,“知道!”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轩辕闻人,但她以前在家族里,曾今听说过暗剑这个组织,这可是全世界都能排前五的杀手组织,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暗剑会平白出现在了静海市这块小地方。

    如果是暗剑的话,那情势可就真的复杂了,她想了想问道:“轩辕闻人是什么水平?”

    “比我还要强上至少一倍。”李拾苦笑着,很是中肯的说道。

    叶静静站了起来,顿时有种回天乏力的感觉,让她带着这群普通的警员去抓一个修真高手,简直比登天还难!她嘴角不禁泛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李拾向她露出一抹微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亲手杀了轩辕闻人的!”

    叶静静讶然看着李拾,苦笑了一声,忽然问道:“到底是不是你杀的沈丁。”

    “不是我杀的,”李拾淡淡道,忽然又补了一句:“你信吗?”

    叶静静点了点头道:“我信!”

    “你刚才不是还不信吗?怎么现在又信了呢?”李拾奇怪地看着她。

    叶静静踢了踢凳子,走到门口忽然道:“我看你的样子很真诚,我忍不住就信了。”

    说完,走出了审讯室。

    一个警察走了进来,把李拾带回了审讯室。

    一回到审讯室,李拾直接爬到了床上,开始了修炼。

    这些天他在医院治了许多病人,又上了节课,已经积累了许多功德点,如果炼化成真气,势必又能提升一阶。

    李拾盘膝坐在床上,开始催动着身体中真气在经脉中运行。

    与此同时,李拾的丹田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数的真气互相交织着冲进了李拾的丹田,源源不断,那无底洞的丹田,却忽然有了被填满的感觉。

    李拾咬着牙承受着真气冲入丹田的那种膨胀的感觉,心里只觉得堵得慌。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拾猛然睁开眼,眼中充满了无法言喻的喜悦,他知道,自己又破阶了。

    他感觉到浑身轻松无比,仿佛撂下了一个重担般,躺在床上只感觉兴奋不比,心道难怪大师父和二师父坚持要让自己到山下历练,在山下才多久啊,就已经连破了三阶!这才过多长时间啊,可以说,他在山下的这些时间的修行效果,几乎是比得上山上足足一年!

    就在这时,李拾忽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谈话声。

    这谈话声音很小,几乎只能两个人听到的那种声音,但是李拾的感官十分敏锐,却是能把那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寒哥,刚才他们给我们发消息了,货已经交了,但是出了点问题。”

    这很明显是刀疤的声音。

    两人在这漆黑的房间中,缓缓地说着。

    他们或许不知道,黑暗中,还有一个人在竖起耳朵听着。

    高飞寒愣了愣道:“出什么问题了?”

    “今天我们有一伙兄弟被警察给端了,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有将近十五个人啊!”刀疤忧虑地道。

    高飞寒蹙起了眉头问:“被抓的是我们舵的吗?”

    刀疤摇了摇头道:“好像不是,被抓的那个香主前几天刚刚被人给砍死了,这才没几天呢,他手下的兄弟就被警察给抓了!”

    “是谁砍的?”高飞寒问道。

    “不知道。”

    高飞寒沉默了,仰着头沉思了良久,他们做事向来极为隐蔽,但是却平白无故的一个香主被人砍了,而且没过多久就有人把它小弟抓起来了,这让他十分费解。

    而床下的李拾,嘴已经张成了O字型,他哪想的到,这个看起来这么和和气气的一个人,竟然会是钱金牙的同伙之一!

    “小心点,有人在偷听!”

    就在这时,高飞寒忽然面色严峻了起来,对刀疤使了个眼色道。

    “没人吧,这大半夜的,咱们又这么小声,谁能听得见啊!”刀疤被自己老大这忽然的疑神疑鬼搞得有些不明白了。

    李拾赶紧躺下,他知道高飞寒肯定是察觉到了自己。

    可是高飞寒是个谨慎的人,却也不再多说了,在刀疤肩膀上拍了拍,便在床上躺下了。

    李拾见两人都不再谈了,也只好作罢,也悻悻地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