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打电话放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41本章字数:2012字

    看守所里静悄悄的,他们一般都要日上三竿,第一顿饭送来的时候才会陆陆续续地醒来。

    李拾起了个大早,反正闲着没事干,干脆就打坐修炼起来。

    而当这里静悄悄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对于马建国来说,这是他最昏暗的一天。

    警察局刚刚开门,便看到一堆学生围在警察局门口,这学生起码有三十个,男男女女都有,一个个红着脸愤怒地拿着喊着。

    “还我老师!”

    马建国急忙跑了出来,看到这么多大学生在警察局面前,着实吓了一跳。

    但他究竟是干了这么多年,很快便反应过来,向这些学生们招了招手道:“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李拾杀了沈丁这件事证据确凿,证人证物都在,你们这不是抢人么!”

    一听这话,下面骂成了一片,“你有什么证据证人证明我们老师杀了沈丁?”

    马建国整理了一下衣物,煞有其事地笑了起来:“昨天晚上,有几个目击证人已经来我们警局报到了,而且他们还带来了证物,一把长刀,这刀上还留有李拾的指纹,李拾杀了沈丁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我马建国向来公正不阿,绝不会错判一个好人!”

    “放你娘的狗屁!”

    底下的都是大学生,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一听他这所谓的“证据”都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亲眼看到不是李拾杀的沈丁,难道我们这么多人看见都不够吗?”

    底下一片闹喊。

    当时他们都是亲眼看到的,是沈丁带来的三个打手把沈丁杀了的,只不过那三个打手后来都跑了而已,现在马建国这么快就倒扣一盆,把凶手的帽子戴在了李拾头上。

    听到这话,马建国的头像拨浪鼓般直摇道:“你们都是学生,不懂法律程序,你们说不是李拾杀的沈丁,又有人说是李拾杀的沈丁,法官我该相信谁?而且那物证可是在的,那刀上,明明白白地有李拾的指纹,这总推不脱吧,你们还是早点回学校上课吧,不然我就打电话让你们老师来了!”

    “你个龟孙,什么狗屁物证!”一个男生直接骂了起来,一脸忿忿不平。

    马建国一听这学生竟敢骂自己,更是气得半死,挺起胸膛喊道:“小伙子,嘴巴放干净点!”

    “干净你个龟孙!”那男生毫不避讳地继续骂了一句,喊道:“你去网上看吧,我们已经把我们拍的视频发到网上了,谁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不是我们老师杀的沈丁!”

    马建国顿时也是一愣,他哪想得到,他们竟然拍了视频,如果闹大了,他头上乌沙都不保啊!

    但是要他放了李拾,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心道自己可是答应了沈楼要把李拾整进监狱里去啊,怎么能救这么随随便便地把他放了呢!

    想了想,他冲着下面的学生们挥挥手道:“同学们,我现在能理解你们的心情,肯定是不好受的,我们会去看你们说的视频的,如果的确证据不足,我们一定会释放李拾的,现在大家还是先回去吧!”

    “不行,不把我们老师放了,我们就不走!”一个男生喊道,说着都一个个坐在了前面的阶梯上。

    马建国看着他们如此悲愤,也不敢和他们抬杠了,急忙转身跑回了警察局。

    一回到警察局,马建国立马找来了年轻懂电脑的叶静静,让他找打那些学生们所说的视频,看了半天,发现视频上显示的,的确沈丁不是李拾所杀,而是被三个大汉杀的。

    这让他感觉一阵头疼,这可怎么办啊,证据就摆在网上,谁都能看得到,他再怎么睁眼说瞎话也没用啊,有谁会信?

    只不过,叶静静看到了这个视屏却勾唇一笑,小声呢喃道:“李拾,我果然没想信错你!”

    “你在笑什么?”马建国转过头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叶静静。

    叶静静摇了摇头道:“没笑什么,我是说既然这样,干脆就把李拾放了吧?”

    马建国直摇头道:“不行,不能放了他!他的嫌疑还没洗清!”

    听到这话,叶静静冷冷哼了一声道:“怎么,现在都还不算洗清?”

    马建国一见他这样逼问,也只感觉有点心虚,咳嗽了一声道:“我说没洗清,就没洗清,你怎么最近老是和我抬杠!”

    “那你自己去和那些学生们解释吧!”

    叶静静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马建国沉着脸,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怒骂一声喊道:“你是真反了!”

    然而叶静静根本没回头,马建国不由地更气,以前叶静静明明拿自己当偶像供着,自己的命令她向来是言听计从,怎么突然之间,怎么老是和自己对着干了。

    外面的学生还在喊着,马建国揉着眉心,顿时感觉一阵头疼,对着身旁的一个协警道:“你去和他们说正在走程序,反正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部长,李拾好像被抓起来了!”

    一个打着西装领带的人,走进了一间办公室里,急忙喊了起来。

    廉怀民坐在办公桌前审理文书,听到这话,抬起头来,他眉锋微微皱起,“你再说一遍!”

    秘书走了进来,急急忙忙又说了一遍:“部长,我刚才听说李拾又被警察局抓起来了!”

    “他犯了什么罪?”廉怀民问。

    秘书沉吟了一会儿道:“好像是杀人罪!”

    廉怀民深吸了一口气道:“现在能确定是李拾杀的吗?”

    秘书笑了笑道:“部长,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啊,这李拾是冤的,杀人现场的视屏,网上已经可以看到了,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着来告诉你了!”

    廉怀民点点头,食指在桌上轻轻地敲击着,思忖了半天问:“这个案子是谁负责的?”

    “好像是马建国。”秘书道。

    廉怀民点了点头,马建国是他的老部下,还是他一手提拔上去的,这人办事倒是很认真,只不过有点急功近利罢了,想了想后他道:“打电话让他放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