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章:佛字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42本章字数:2011字

    李拾揉着眉心思考着,如果杨小乔不介意自己在她敏感地方碰两下,倒也就算了,自己不是也碰到过戴音和叶静静的吗?但如果杨小乔介意的话,自己碰女人的山峰的话,那不是耍流氓嘛!

    不行,我不能耍流氓!

    李拾在心里使劲地想着,狠狠地瞪了杨小乔胸前两眼道:“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不如这样吧,我拿着这个盖着,你给我治疗,这样你应该能够治好吧?”杨小乔笑着道。

    “这样也行。”李拾点点头道。

    接着让他喷血的一幕出现了,杨小乔拿着白裙把自己胸前盖上了。

    最关键的是,杨小乔的裙子是蕾丝的,不盖倒也罢了,一盖上,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啊!

    李拾低着头咳嗽着,走回去翻箱倒柜找出一个小瓶子,转过头来走到杨小乔面前道:“还是别拿那东西拦着吧,你一拦着我更受不了了。”

    杨小乔悻悻地点点头,把裙子仍开了,那一片完完整整地展露在李拾面前。

    李拾深吸一口气,在手上倒出一些金疮药,抹匀了,正想涂抹在杨小乔伤口上时,忽然愣住了,想了想,闭上了一只眼睛。

    杨小乔疑惑道:“你要闭就闭两只眼睛啊,闭一只眼睛干嘛?”

    李拾咽了咽口水道:“看吧,我就是流氓,不看吧,我又忍不住,干脆我就闭一只眼睛,只看一半吧。”

    杨小乔忍不住掩嘴而笑,被他这奇怪的理论给逗乐了。

    “你不要笑,一笑就抖,你一抖我就受不了了!”

    李拾很是认真地道。

    不过,他这一说,杨小乔笑的更欢了。

    李拾嘴角抽搐一阵暴汗,心道这姑娘是吃了笑鸡婆蛋吗?他“咳咳”地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忽然忍不住问道:“您难道不介意我看你吗?”

    杨小乔嘴角挂着好看的微笑道:“我已经把我当做你的女人了,又怎么会介意你看呢?”

    李拾沉默了好一会儿道:“那你怎么又不准我碰呢?”

    “因为我现在还没想好把你当做我的男人啊!”杨小乔很认真地说。

    李拾顿时无话可讲了,他实在女人猜不透的心思,不过他也不打算猜,把手中的金疮药抹匀了后,开始在杨小乔胸前涂抹了起来。

    只不过毕竟疤痕长在中间的山谷里,涂抹的时候,还是无法避免地触碰到了杨小乔的柔软好几次,他抬起头来,见杨小乔脸上并没有愠色,他才开始放心的涂抹起来了。

    “你记不记得我刚才和你说些什么了?”杨小乔忽然问道。

    “不记得了。”李拾一边欢快地涂抹着,随口回了一句。

    杨小乔顿了顿很是认真地道:“你刚才问我介不介意你冒犯我,我说介意,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冒犯了我多少次?”

    李拾的手僵住了,抬起头来,他回想起来,刚才好像的确无意间触碰到了杨小乔胸前好几次,脸上微微有些尴尬:“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我介意的是你这么忌惮我!我都说了,我是你女人了,你干嘛还这么小心翼翼地?”杨小乔嗔怒道。

    “咳咳,那好吧。”

    李拾点了点头。

    他心中已经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了,心道你不是还说我不是你的男人吗?

    虽然心中这么想,他可不敢说出来,他怕自己说出来被杨小乔一个刀片把第三条腿割了就悲剧了。

    但是既然杨小乔都这么说了,他也放开了,对于有意无意地碰到也不在意,不到两分钟金疮药就已经涂抹完毕了。

    “好了,开始行针了!”

    李拾捻起自己拿出来的毫针,扎在杨小乔的胸前,手指轻轻地搓着,开始运针。

    不一会儿工夫,涂在杨小乔胸前的金疮药已经被吸收完毕,李拾深深喘了一口气道:“已经好了。”

    杨小乔低头一看,之间原先自己胸前的那道伤疤已经完全消去了,只剩下了淡淡的印记。

    “那个啥,印记三天之内就会消的,你把衣服穿上吧,我实在憋不住了!”

    李拾很是认真地说道,他的脸已经和像喝醉了酒一样通红,全身都感觉到一股燥热。

    杨小乔扑哧一笑,看着李拾那害羞的样子直觉得好笑至极,但还是很利索的穿上了裙子。

    穿好裙子后,她拿出一个几厘米宽的方方正正的东西出来,放在手心,不大,但是沿着这小东西却有一股绿光在缓缓流动着。

    李拾拿过那小方物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忽然地发现这小方物其实是一个印,往地下看,只见这印下面刻着一个小小的“佛”字,而那绿光正是从这佛字上发出来的。

    他拿着这印看了好一会儿,他忽然睁大了眼睛,舌头打着卷道:“这……这是佛字印?”

    相传是三论之祖鸠摩罗什写下佛书后都会用这佛字印来做落款,而三论之祖鸠摩罗什之后的历代高僧都喜欢用这佛字印作为落款,历经几千年,这佛字印中蕴含着无穷的佛法,只不过这佛字印已经失传了许多年了。

    这佛字印可是无价之宝啊!

    历经多少年,竟然让李拾见证佛字印的出世,李拾着实给吓到了。

    佛字印握在手里,李拾感觉到的血液竟然都往手上汇集,仿佛佛子应是一块能吸引血液的磁铁般。

    想了想,李拾摇了摇头道:“这东西是的价值太高了,我在村里治一次病都是五块钱的,这佛字印你还是拿走吧。”

    杨小乔脸上含着笑侧着腮道:“这东西我拿着也没用,顶多就拿来换钱,也许你身体中的血液还能催动这佛字印,就拿着吧。”

    李拾悻悻地笑了笑,把佛字印紧紧握在手中。

    “我走了。”

    杨小乔勾唇露出了一个诱人的微笑,一个闪身从窗上一跃而下。

    看着寒风从开着的窗户里吹进来,李拾苦笑一声,把小兄弟按了下去,缓缓道:“真是个妖精啊。”

    他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心中不由地一阵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