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落红何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43本章字数:2746字

    车厢里都是蒙汗药,李拾急忙把戴音抱了出来。

    怀里的戴音发出一声婴儿般的嘤咛,睡得正死呢,她的睫毛长长地低垂下来,在脸上留下浅浅的阴影,一张绝美得如同雕塑的脸庞,十分美丽。

    李拾叹了口气,心道戴音要是不和自己生气还是挺好看了。

    他取出一根毫针来,扎在戴音后颈上的风池穴上,捻着毫针缓缓转动,只见怀里的戴音打了个哆嗦,慢慢睁开眼。

    戴音一睁眼看到李拾那张贱贱的脸,莞尔一笑道:“李拾……等等,你个王八蛋抱着我干嘛?”

    李拾嘻嘻笑了笑,“你全身我都摸过了,抱一下又怎么了?”

    “你再不给我放开,我就生气了!”戴音咬了咬粉唇直眉瞪眼地看着李拾。

    李拾撇了撇嘴,把她放了下来。

    戴音高跟鞋一踩在地上便感到腿上一软,但还是踉跄着站直了身子,转身想回到出租车,却发现出租车司机已经不见了踪影,她转过头来怒瞪着李拾道:“司机哪去了?”

    “他刚才想吃你,我就把他打跑了。”李拾郑重地点了点头道。

    “他想吃我?!”戴音被他这个奇怪的理由给气乐了,瞪了他一眼道:“我看想吃我的,是你吧!”

    说着,她直接转身就走,也不管自己脚下站都站不稳。

    李拾看着她的背影,只感觉一阵头疼,心道我刚刚可是救了你一命啊!英雄救美之后,你难道不是应该吻我一下吗?怎么还骂我渣男?

    他顿时感到欲哭无泪。

    俗世的女人,果然和二师父说的一样难以捉摸啊!

    李拾看着戴音独自禹禹而行,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还是选择追了上去,很是认真地看着戴音的眼睛说道:“刚刚纯粹是个误会,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李拾摇了摇头,十分认真地道:“我虽然谈不上什么君子,但也说不上什么地痞流氓,那晚我既然对你做了那种事,就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不用你负责,你那晚根本就什么都没做,我想告诉你,结果你直接走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你说清楚的。“

    戴音苦笑了一声道。

    李拾骤然愣了愣摇了摇头道:“你可别骗我,那天我可是看到床单上的落红的。”

    戴音刚刚脸上的愠怒转变成了微笑:“其实那是我脖子上的血。”

    “脖子上的血?”

    李拾愣了愣,忽然才发现,戴音脖子上竟然有一个伤口,而且很显然是牙齿咬的。

    戴音点点头道:“没错,昨晚你忽然发了疯了般扑到我身上,然后咬住我的脖子吸血,结果血之后竟然就平静了下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李拾总算是明白了,难怪自己那晚之后什么感觉都没有,他瞬间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至少自己少欠了一个情债。

    戴音看着李拾那庆幸的表情,不由地苦笑了一声,心里暗暗道李拾果然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

    “我走了。”

    说了一句,她直接转身走了。

    看着戴音的背影,李拾还是有些不稳心,他怕那些暗剑的杀手再来找戴音的麻烦。

    想了半天,他打了个电话给戴正宇。

    “师父,我正在办案呢,有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了戴正宇喇叭叫般的大喊。

    李拾苦笑一声道;“你派两个警察保护你姐吧,让他们一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就打电话给我,静海市最近可能会出些乱子。”

    戴正宇邪邪地笑了起来:“你那天晚上和我姐是不是做了什么,我看我姐最近一段时间总是魂不守舍的。”

    李拾尴尬地笑了一声道:“没干什么,咳咳咳,你总之派人保护你姐,出事了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就这样了,我挂了!”

    说着,他急忙把电话挂了。

    把电话挂掉的一刹那,忽然手机滴的一声,李拾知道这是整点报时的声音,也没想什么就把手机放进裤袋里了。

    等下——

    整点报时?!

    李拾又把手机拿出来一看,看到手机上的数字,差点没把下巴掉地上,已经九点过一分了!

    高都可是可是让自己九点钟之前到花龙楼参加宴会的!一不小心就又迟到了。

    他急忙走到跑到花龙楼,一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二十了。

    高都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姗姗来迟的李拾,苦笑道:“总裁,你可算来了,你不是说好了,要是迟到就是小狗吗?”

    李拾:“愿赌服输,汪汪汪!”

    高都斜着眼看着李拾,顿感无语,“快进去吧,不然等下真的要迟到了。”

    “好吧,”李拾点了点头,抬起头看了一眼“花龙楼”这个大招牌,心道他们怎么老是喜欢到花龙楼来举办酒席。想起温紫晴那个妖精,李拾就感觉不寒而栗,自己两次都差点被她给勾引了,还好被人打断了,不然可就真晚节不保了。

    两人走进去,宴会似乎已经开始了,两个人就这样在几十人的注目下,走了进去。

    高都对着众人鞠了个躬道:“各位好,这就是我们康恩药业的新任总裁李拾,我们迟到了二十分钟,罚酒一杯哈!”

    说着,他举起一杯酒灌下肚皮,才带着李拾上座了。

    可是这时,只听到一声冷冰冰的声音,“才刚刚坐上这个位置,没学会怎么做生意,倒是先学会怎么耍架子了。”

    李拾转过头来一看,却见到沈大成手指间夹着一瓶威士忌,正在慢悠悠地喝着。

    晚宴上的众人神色各异,都心道这次晚宴没白来,这可是重头戏啊!

    新任领导被公司元老怼,这种戏码可是经常出现的,然而,今天却不一样,因为这个新任的领导,看起来似乎——还没二十岁吧?!

    这么年轻就当上总裁,不被公司元老怼才怪呢!

    而且一看那个元老端着酒杯风轻云淡的,而这个领导二十出头火力正盛。这简直就不是一个力量级的啊!啧啧啧,有好戏看了!

    李拾当然不知道其他人在想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是被嘲讽了,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下属嘲讽了。

    李拾轻轻咳嗽了一声,走了过去,笑嘻嘻地看着,伸出手来转过头看着众人都:“这位是我们康恩药业的元老人物沈大成,在康恩药业呆了十年了,我作为晚辈,一直对他怀有崇高的敬意,所以在下决定,敬您一杯!”

    说着,他直接把沈大成手中的威士忌抢过来一口闷了。

    沈大成看着李拾竟然向自己低头了,只感觉一阵惊讶,很快便惊喜地想到,他肯定是因为自己在公司的时间比他长所以才选择妥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很好,很好!”

    李拾斜着眼睛看着他:“好什么好,你是傻子吗?我给你敬酒,你难道不是应该回敬我一杯吗?服务员,再拿一个杯子来!”

    杯子子很快拿来了,服务员把杯子拿给沈大成,为他斟上了一杯威士忌。

    沈大成奇怪的看了李拾一眼,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李拾哈哈大笑着,又倒了两杯酒道:“我还得敬你一杯,这杯是为了我把你小舅子给挤下来才坐上这个位置的,这杯,我必须再敬你一杯!”

    沈大成越来越感觉看不懂了,但还是拿起酒杯回敬了李拾一杯。

    “这杯是为了我们公司以后蒸蒸日上的!”

    “这杯是预祝我们和睦相处!”

    “这杯是预祝你身体健康!”

    李拾一杯接着一杯的敬,扯着有的没的理由。

    总之,整个宴会上的人都愣愣地看着他们在这敬酒,心道李拾怎么这么怂,被公司元老怼了,就一直敬酒赔罪?他们直觉得扫兴,觉得这戏没看到头。

    一直敬到十几杯时,只见沈大成气血一浮,一口血喷了出来。

    李拾这才是满意地点点头笑了,转过头来看着高都道:“沈大成胃穿孔了,送他进医院抢救吧,下次我出席的宴会这种不会喝酒的不要参加了。”

    “我靠!这小子真贼啊!”宴会上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高都是扶着重的像头猪似的姐夫,也是感到一阵头大,心道这个姐夫惹谁不好,非要和李拾对着干。自己可不要站错队了,还是乖乖跟着李拾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