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红颜祸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2本章字数:3242字

    时间转眼便到了第三天,穆云吐了口气,欣喜的笑了笑,经过三天的调养,他的皮外伤终于痊愈,虽然依旧修炼迟钝,但是总算是又活蹦乱跳了。

    来到姐姐的门前,迎面便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热气,这是丹火溢出来的热气,只要是炼丹,都逃不过玩火这一节,炼丹师最忌讳的便是在炼丹时期受到打扰,一旦被打扰,轻则丹药全毁,严重的甚至反噬自身。

    炼丹师,这是天灵大陆最受欢迎、也是最不能得罪的职业之一,因为他们是无数丹药的唯一来源,没有炼丹师,就算是你有天灵大陆最高等的药材,也变不出一颗丹药。所以,往往一个炼丹师,即便是自身的实力平平,也会受到无数大势力的盛情邀请,炼丹师的人脉、人情更是多不胜数,只要脑子没坏的,都不敢轻易的得罪炼丹师。

    当然,炼丹师虽然吃香,可也不是谁都能成为炼丹师,甚至,炼丹师的数量,比起庞大的人类而言,是少之又少的。在天灵大陆,人类世世代代以修武为基本,以武为尊,除了像穆云这种特例之外,任何人都可以修武,虽然有着天赋和努力的差异,但是只要你想,便可以修武。而炼丹师便不同了,因为它和修武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它需要的是人类的精神力。

    精神力,是一种真正需要天赋才可以开启的一种不同于灵力的力量,无数人终其一生,都摸不着一点精神力。精神力飘渺无形,伤害力不大,但是却能成就很多种职业,炼丹师便是其一。

    穆云曾经听穆雨蝶说起过,如果有精神力天赋的人,不但可以成为炼丹师,还有什么控偶师、制器师、灵阵师,都是专修灵力所不能达到的。而这些职业,完全可以让人如虎添翼,甚至一飞冲天。

    正因为如此,穆云才觉得特别对不起穆雨蝶,穆雨蝶是一名炼丹师,炼丹师的前途是不言而喻的,可是穆雨蝶却放弃了这些。而她之所以执拗的成为炼丹师,也和穆云身体里的瘀伤分不开关系。

    “姐姐,你放心,你这么多年的苦心,我一定不会让它白费的,一定!”穆云在心中低吼,而恰在此时,在小路前方,出现了三个和穆云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

    “穆飞?”看到为首一人,穆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心中下意识的涌出一股退意,但是一想到身后的姐姐,他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现在,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再退了!

    穆飞是穆家大长老的儿子,修武的天赋也还不错,十六岁的年纪便达到了淬灵境六层的实力,在整个穆家小辈中,除了穆雨蝶这个炼丹师和他大哥穆罗外,还真无人能与之抗衡。

    不出意料的,穆飞三人径直朝穆云这里走来,看着直视着他们的穆云,轻蔑的道:“你姐呢?让她出来。”

    穆云眉头一皱,还是强硬的道:“凭你们,也配让我姐出来?说吧,找我姐什么事,如果还是想谈婚事的事情,那就请吧。就算穆罗是族长的儿子,我姐也不会嫁给他。”

    “呵呵,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穆飞三人先是一愣,不约而同的冷笑起来:“穆家的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狂了。哦不对,你是穆家的野种!若不是有穆雨蝶罩着你,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看在穆雨蝶的份上,我不打你,你是自己叫她出来,还是要我来叫?”

    穆云的目光一下变得阴沉无比,自己不是穆雨蝶的亲弟弟,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道伤疤,如今有人在这伤疤上肆无忌惮的撒盐,这让他的愤怒几欲炸开。好在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懂事的他,知道大局,知道隐忍,几欲炸开的,是他内心想要变强的疯狂执念!

    只有变得强大,才会有尊严,才能保护姐姐!

    “我姐她不在,你们有什么事,明天来吧。”穆云不咸不淡的道:“如果她在这里,恐怕该哭的就是你们了。”

    听得此话,穆飞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身体靠近穆云,在他耳边低声道:“可你才说,她不在,所以,哭的还是你。”

    砰!

    穆云身体一个痉挛,被一股巨力打的倒飞出去,那一刹那,他只感觉自己的腹部被一块精铁砸中,落在地上时,嘴角也溢出一丝血迹。

    淬灵境分十层,一至三层淬肉,四至六层淬皮,七至九层淬骨。穆飞身为淬灵境六层,淬皮已达巅峰,此刻他的皮肤如同精铁一般,根本不是穆云能够抗衡的,如果不是他已经淬过一层肉,恐怕这一拳足以重伤他。

    “野种东西!竟敢和我这么说话!穆雨蝶那妞能被穆罗大哥看上,那是她的福气,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穆罗大哥的婚姻大事上指手画脚?野种终归是野种,我们穆家的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穆飞目光一眯,手指一点:“给我打,今天不把他给我打哭,我就把你们打哭!”

    “飞哥,这……不好吧,毕竟他是穆雨蝶的弟弟,穆雨蝶,家族可是很重视她的。”一个少年看着倒在地上的穆云,眼光闪烁不停,显然穆雨蝶给他的震慑很大,毕竟他没有穆飞那样的背景和大哥。

    “废物,你怕什么!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穆雨蝶毕竟已经成年,我们少年之间的小打小闹她不会过分干涉,否则就会受到长辈的警告你不懂吗?”穆飞瘪瘪嘴:“出了事,我担着!我就不信,有我爹和穆罗大哥在,穆雨蝶能奈我何?”

    此话犹如一记定心丸,顿时,一阵拳打脚踢降临在穆云的身上,穆云只觉得浑身传来剧痛,他也无暇顾及全身,只能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脑袋和要害,少年的眸子里,一片阴沉。

    咚……

    穆云的身体剧烈晃动,晃动间,他身上的神秘黑珠突然掉了出来,滚落在一边。

    “嗯?”穆飞手疾眼快的将其捡了起来,下一霎,穆云如同一只受伤的狮子一般站了起来,朝穆飞张牙舞爪的抓来:“还给我!”

    “不自量力!”穆飞一声冷笑,一拳打出,两者相撞,穆云再一次的倒飞而出,这一次,还不待他爬起,穆飞的一只大脚便死死的踩在穆云身上,令其动弹不得,在那杀人般的目光中,穆飞端详起这黑珠来。

    没有灵力的波动,也没有任何力量的感应,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黑色玻璃球。

    “看不出来,你不但废物,还幼稚!什么年纪了,居然还玩玻璃球。”穆飞戏谑的一笑,继而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既然你这么喜欢它,我便还给你吧。”

    话音刚落,穆飞的一只手突然卡住穆云的脖子,另一只手将玻璃球生生的塞入穆云口中,而后重重的一捋!

    咕……

    穆云的喉结无法控制的一滚动,竟是生生的把这珠子给吞了下去!

    “咳咳……”

    穆云剧烈的干呕起来,又是吐又是呕,却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哈哈哈哈……”看到穆云的狼狈相,穆飞惬意的大笑起来。

    唰!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大门忽的打开,一团火苗冲将出来,直接冲击在猝不及防的穆飞身上,后者顿时喷出一口鲜血,那堪比精铁般的皮肤在此刻如白纸般脆弱。更可怕的是,这团火苗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灼烧起来。

    “火……火!”穆飞吓的肝胆俱裂,再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一个劲的翻滚起来,那两个青年也是吓坏了,七手八脚的上去,这才将火苗彻底熄灭。

    “不要以为你是大长老的儿子,我就不敢杀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有任何欺负小云的行为……”此刻穆雨蝶的俏脸上,一片阴寒,一种杀意,弥漫在空气中,现在,穆雨蝶是真的愤怒了。

    “你……你敢伤我!我爹和穆罗大哥不会放过你的!”穆飞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却不敢再说狠话,色厉内荏的道。

    穆雨蝶一声冷笑:“是吗?那你可以去告状,看他们如何回复你。现在,十息时间,马上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穆飞紧握着拳头,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他爹是大长老,身为大长老,如果要处置一个小辈,必须要有名正言顺的罪名,而这件事情显然是他有错在先;至于他的大哥穆罗,不要说打了他,就是杀了他,恐怕穆罗在穆雨蝶面前都会是一脸笑容。

    “好,这事我记住了,等着瞧吧。”权衡利弊之后,穆飞只得放下一句狠话,带着两个小弟狼狈撤退。

    穆飞走后,穆雨蝶眼中的杀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悲痛和心疼。

    “小云,你没事吧……对不起,都是姐姐不好,如果姐姐早点出来,你就不会被他们打成这样。”看着满嘴是血的穆云,穆雨蝶竟是显的手足无措,一双大眼睛更是通红起来。

    “姐,不要哭,我很好。”穆云强撑起身体,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其实我很高兴,这一次,是我成功的守护了姐姐,如果我不阻拦的话,那群无礼的家伙一定会破门而入的。”

    听得此话,穆雨蝶的目光也是有些柔和,心疼的擦拭着穆云嘴边的血迹,轻声道:“既然你这么想保护姐姐,那就快点好起来,至少要强过我。否则就是逞能,我不喜欢逞能的孩子。”

    “好,姐姐说的话,我一定做到。”穆云嘿嘿一笑:“姐姐知道他们为什么过来吗?”

    “哦?为什么?”

    “红颜祸水呗。”穆云白眼一翻,嬉皮笑脸的道,穆雨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一脸的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