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寒气淬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2本章字数:3050字

    此时此刻,穆雨蝶的闺房里,正上演着香艳的一幕,不过这一幕对于穆云来说,却是身在地狱。

    灵力是一种可控制的能够造成巨大杀伤力的力量,在这个缤纷复杂的世界里,灵力是多彩的,它可以被凝练成各种属性的力量,当然这一步对于穆云来说还是太过的遥远。眼下穆雨蝶身体里的寒气,正是一种带着冰寒属性的灵力侵入而导致的,这种冰寒属性的灵力,最大的功效便是能够封印对手的灵力,实力稍弱的,不但灵力会被封住,甚至连自身筋脉骨骼都难逃厄运,危及生命。

    穆家的后山是穆家势力范围,其整片山林早就被穆家前辈探勘过,确定安全之后才会对小辈开放,作为小辈的历练之地,至于为何会出现妖兽,这一点穆云已经没有精力去想。他知道,一个能够凝练冰属性灵力的妖兽,其实力必然是远远超过穆雨蝶,因此这种寒气,对于穆雨蝶而言,也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穆雨蝶此刻的状态已经是一片懵然,春光外露却懵然不知,全身的冰寒正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充盈的灵力流淌。可越是这样,她的心就越疼痛,到最后,已经疼痛的不能呼吸,疼痛到她似乎忘记了,以她现在体内残存的力量,也足以阻止穆云的这种行为。

    “小云……小云……不要……”

    轻微的呢喃,传到穆云的耳朵已经是模糊不堪,他身为纯阳男儿,又是修炼者,气血和体温都很旺盛,可是这些在这种寒气面前,却如同白纸一般苍白。伴随着大量寒气的入体,穆云的身体迅速的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就连那噗噗跳动的心脏,也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缓慢起来。

    在穆雨蝶体内,尚有灵力可以压制寒气,可是在穆云体内,寒气几乎是没有天敌,开始肆意的破坏起来。

    “姐姐不要怕,我没事,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一定会……”穆云紧咬着牙关,他的身体紧紧贴在穆雨蝶身上,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四面八方从里到外无数的寒针,正狠狠的扎在自己身体的每一处。

    这种状态,也仅仅持续了十几息时间,穆云那颤抖的身体就开始缓缓的安静下来,哆嗦的牙齿也开始变得平静,但那抱着穆雨蝶的手臂,却是越来越紧。

    “小云,不要啊!”看着这种情况,穆雨蝶再也把持不住,悲恸的哭出声来,她原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弟弟,这个对自己的话从来都深信不疑的弟弟,对她的话绝对遵从的弟弟,今天却是真正的长大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穆云居然是这么的刚强和执拗。

    内心深处,无比的温暖在升腾,然而在这种温暖之间,却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在增长着……

    穆云的意识,随着身体机能的瘫痪开始缓缓的模糊起来,他没有其他的感觉,只是凭着自己最原始的本能,死死的抱着穆雨蝶的身体,以及右手心之间,那种若隐若离的感觉。

    嗡……

    在穆云的意识即将彻底黑暗下去时,那久久没有动静的神秘黑珠终于起了反应,旋即他便是感觉到,那在体内疯狂肆虐的寒气,直接是被一种更为蛮横的吸力,生生的抽离自己的四肢百骸,一点不漏的被吸入到黑珠的内部。

    自己终究是赌对了……这是穆云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个想法,要是被穆雨蝶知道他竟然拿生命来赌博,恐怕会把他立刻丢出门去。

    “嗯?”

    穆云刚刚恢复些许意识,就感觉到从右手心里涌出一股寒气,直朝自己身体内部涌去!

    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以前可是完全没有发生过的呀!这黑珠吸收掉的东西,居然还有吐出来的道理?

    惊恐只是在穆云心中忐忑了一下子,就被穆云压住,因为他发现这股寒气,和刚刚那种暴掠的寒气有所不同。

    这股寒气最终依附在穆云的骨骼之上,犹如是将其骨骼冲刷了一遍,一种酸痛的感觉,弥漫在穆云的骨骼里,那种感觉,似乎是有着寒气想要往骨骼里面钻一般。

    “这是……淬骨?”反应过来的穆云,有着一抹浓浓的惊喜之色,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淬灵境,前三层淬肉,之后三层淬皮,到达淬灵六层之后,便是淬骨阶段,只有经历过淬骨,才能突破到下一层次,原本穆云以为至少还要一个月才能摸到淬骨的边缘,没想到经过这么一闹,竟是把这个时间缩短了无数倍!

    “是姐姐体内的寒气!”

    略一思索,穆云便明白了问题的所在,这神秘黑珠必然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原本攻击性十足的狂暴冰灵力变得温顺下来,这东西能要了自己的小命,自然对于淬骨这种小事情就更是手到擒来了。

    “没想到这事最终受益的居然还是我,这次谢谢你了,我知道你有着自己的灵性,以后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穆云一向是知恩图报,这黑珠帮了自己这么多忙,若是没有任何要求,穆云还真有点不习惯,即便它只是一件宝贝。

    一切正常之后,穆云这才动了动自己似乎已经连续修炼十天十夜的身体,这一动,穆云才发现自己正压在一个柔软的身体之上,目光顺势往下一看,雪白的肌肤已经恢复了白里透红,甚至,那一座圣女峰也毫无阻碍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这极具冲击力的一幕,身为一个童子之身的男儿如何受的了,穆云赶紧支身而下,一只手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鼻子,确定没有失态后,这才放松了一些。

    “小云,你干嘛这么傻!”穆雨蝶也是如梦初醒,在看到生龙活虎的穆云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脑更是在巨大的惊喜之中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全然不管自己春光外泄的身体,一下子抱住穆云,嘤嘤的哭了起来,今天带给她的心理落差,实在太大了。

    “真要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贴上一个无比美妙柔软的躯体,穆云的头顿时大了起来:“那个……姐啊,我这不是还活着吗?放心吧,我真的没事,这样的结局不是很好吗?”

    心情平复下来之后,穆雨蝶这才发现自己的状态,羞红着脸转过去穿好衣衫之后,这一场闹剧总算是皆大欢喜的结束了。

    当然了,面对穆云的平安,穆雨蝶自然是一肚子的疑问,在穆雨蝶几个温柔的微笑和略带调戏的小动作之下,穆云很快便败下阵来,他从不欺骗穆雨蝶,于是把神秘黑珠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但是那诡异的内部空间却没有说,这是说神秘黑珠拥有吞噬能量的作用。

    倒不是不信任穆雨蝶,随着这段日子的接触,穆云能够感觉到这东西的来历不凡,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件和自身实力不般配的宝物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穆云不想穆雨蝶因为这黑珠的事情,而受到一些不必要的灾难。

    之后一段时间,姐弟俩一直没有远离自己的三亩地,穆雨蝶经过调查,终于明白当日让自己身中寒气的妖兽名叫寒冰蟒,常出没于冰川等极寒之地,成年寒冰蟒的力量,可以抗衡地灵境的强者。

    当日穆雨蝶遇到的,是一只受伤的成年寒冰蟒,不然以穆雨蝶黄灵境的实力,是肯定回不来的。想来是这寒冰蟒受到追杀,才被迫离开自己的栖息地,逃到这种地方来,这样一想,穆雨蝶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

    穆家族长也不过是玄灵境的实力,可以说正面抗衡的话,穆家没有任何人是这头畜生的对手。穆雨蝶左思右想,最终决定带着穆云暂时搬家,离开穆家后山。

    穆雨蝶伤好之后的某一天,打点好行李,看着居住了十年的小屋,幽幽的叹了口气。当初,两个孩子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穆云又经常遭人欺凌,穆雨蝶这才搬到后山深处图个清静,原本以为可能这辈子就这样过了,没想到造化弄人,姐弟俩还有出山的一天。

    “姐,你不是说要我突破到淬灵七层才出山吗?”看着眼前的小屋,穆云也是百感交集,他的心里明白,出山就意味着真正踏入这个世界,一去不回头了。

    “那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你自己应该最清楚,现在姐姐不得不说,你的修武天赋,确实比姐姐强。出山,不是你所希望的吗?”穆雨蝶微笑道:“而且,现在后山里有一条寒冰蟒,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既然这样,我不会让姐姐失望。这次家族比武,我会向他们证明,穆雨蝶家里的孩子,不是废物!”穆云的眼中,闪过一抹阴沉:“穆飞,这一次我会打的你像狗一样。”

    穆雨蝶也点点头:“这一次我也会让穆罗那个家伙没脸开口提亲!”

    姐弟俩的身影缓缓的消失在这幽静的小路上,前方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比精彩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