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表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3本章字数:2996字

    炼丹师!

    这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霹的人头皮发麻,一股血液涌入大脑,让他们的脑袋都微微眩晕,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东西!

    穆家出了一个炼丹师?开什么玩笑!

    “什么炼丹师?老夫听不懂。”穆易只是僵了一瞬间,便在众人震惊的面孔中缓缓否认:“话说回来,如果我穆家真的有炼丹师,你认为你还有站在这里说话的资格吗?”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疑惑的神情都望向了秦松,如果秦松不是秦家的人,恐怕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他的话,穆家出了一个炼丹师,这句话就算是穆家都不敢相信,更不用说旁人。

    “呵呵,诸位不必怀疑,老夫既然敢当着大家伙的面说出来,就必然不是信口雌黄。”秦松笑眯眯的道:“相必诸位刚才都在想,穆雨蝶使用的火焰到底是什么火焰吧?以她黄灵境的实力,只能够修炼出最基本的灵力,想要将灵力转化为火属性灵力,至少也要玄灵境的实力。”

    “不错,穆雨蝶所使用的火焰,的确是相当厉害,连灵力都是可以融化,这绝不是一般的火焰。”人群中,有人附和道。

    秦松一字一句道:“当然,因为穆雨蝶所使用的,是唯有炼丹师才可以催动的丹火!丹火一般是用来炼化各种高等药材宝物,而这些东西往往自身都带有灵力,因此哪怕是最低级的丹火,也有着融化灵力的功效!”

    秦松是秦家的管家,身为管家,必须要熟知家族以及天下事,因此管家的阅历是非常丰富的,一般人没有见过炼丹师,但是秦松和穆易这种层次的老人却是见过,并且一眼就认出了穆雨蝶的身份。

    炼丹师的身份如果是发现在大宗门大城市,那必然是鱼入大海龙腾九霄,但是如果发现在穆家广乐镇这种地方,那可能就有夭折的风险,这也是穆易极力隐藏的原因。穆家在广乐镇并不是一家独大,远的不说,秦家的关系和穆家就不怎么好,如果哪一天穆雨蝶出外历练遭遇意外身亡,谁说的清楚是谁干的。

    秦松说的有理有据,天衣无缝,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是集中在穆雨蝶的身上,有狂喜的、有震惊的、有嫉妒的,当然最多的,还是无数道暗带杀气的眼神。

    穆风澜的屁股犹如是被一把尖刀刺入,他一下子跃起,瞳孔收缩到极致,如果穆雨蝶真的是炼丹师,那穆家就是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机缘。这种机缘下,什么穆罗、穆云,都是浮云!其他不谈,只要穆雨蝶被大宗门看中,被收入其中,那穆家就是平步青云,至少在这广乐镇上,会成为一个绝对的霸主,就算是秦云也奈何不得。

    现在穆风澜才突然发现,穆雨蝶这种层次的人物,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儿子所能配得上的,那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雨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炼丹师?”穆风澜盯着穆雨蝶,语气严肃的道。

    穆雨蝶的表情很平静,她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点头道:“不错,当年为了给小云治伤,不得已之下只能选择成为炼丹师。”她没有否认,这个时候即便是否认也没有意义了。

    不得已,这三个字让在场不少人吐出一口老血,你以为是炼丹师求着让你成为的吗?什么叫不得已!

    穆风澜压抑住因狂喜而剧烈跳动的心脏,尽量保持着客气的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告诉你又如何?”穆雨蝶淡淡道:“我成为炼丹师,是为了给小云治伤,当然如果是有族人需要,我也可以出手相助。至于你心里想的那些事情,我没有想过,抱歉。”

    穆风澜一怔,继而平和的道:“没关系,以后的事情我们以后在说,现在你下去好好休息吧。”

    穆雨蝶径直走下台,穆风澜又再度恢复了族长的威严,对着穆易以及几个长老暗中使着眼色,那意思在明白不过了: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保住穆雨蝶。

    “诸位,我穆风澜也是今天才得知,我穆家竟然有着一位炼丹师!对我穆家而言,这可以说是天降神福,也感谢再场的各位朋友,能够有幸一起见证这奇迹的一刻!对于朋友,我们穆家必定是以礼相待,真心诚意;可是对于某些心怀鬼胎之人,我穆风澜倒是想说几句。”穆风澜此刻几乎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整个人器宇轩昂,神采奕奕,仿佛年轻了二十岁,之前穆罗输掉的那种颓然,早就一扫而光。

    “天才不问出处,我广乐镇虽小,纵观历史,却也出过不少天才。远的不说,就拿秦家的秦云来说,十八岁的年纪,却已是突破玄灵境,前途无量,让人羡慕。我穆家虽与秦家关系一般,秦云对于我穆家而言,虽有威胁,但念其年幼,又是天纵之才,因此从未对其有过不轨之举。今我穆家小辈穆雨蝶,有幸成为炼丹师,这是我们穆家之幸,也希望诸位朋友不要有什么小动作,我穆家虽不是什么大家族,可是若是连一个小辈都保不住,那也走不到今天这个程度。”穆风澜说着,玄灵境中期的力量便有意无意的释放着,在场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种压迫之中的坚决。

    炼丹师无论出在哪一个家族,都会受到家族的倾力保护,穆家身为广乐镇上的龙头家族自然也不例外。穆风澜的这番话,也让不少有歪心思的人收回了脑筋,最主要的因素,还是碍于穆家的实力。

    穆风澜的这番话,看似是在对大家说出,实际上直指秦家,而且已经占据了道理一方,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秦家出了秦云我穆家并没有小动作,也希望秦家守规矩。穆家在广乐镇上的口碑不错,虽然也曾有过强势的一面,但至少面对那些关系好的小家族,从未有过压迫打击。

    “穆族长,我张家虽对炼丹师也抱有向往和憧憬,但是还没有不齿到以破坏别人家的天才来满足自己的嫉妒之心。穆族长请放心,我张瑞在这里代表张家发话,我张家绝对不会暗中对穆家任何人下毒手!”穆风澜刚刚放话,和穆家一向交好的张家便立刻表明了态度。

    “我王家也是,穆家的作风在镇上大家是有目共睹,虽然谈不上高风亮节,但至少也是光明磊落。我王金在这里代表王家发话,愿意和穆家一起维护广乐镇的和平与安定,一同发展。今日这消息有些让我措手不及,改日一定略备薄利,登门拜贺!”

    有了带头人,现场和穆家关系不错的家族立刻发话表明态度,甚至一些和穆家关系平常的家族也立刻借杆子上爬,以往的穆家虽然强大,但是他们可以不予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不同了,穆家出了一个炼丹师,这就让他们有了极大的忌惮,一般和穆家没有仇怨的,是一定会和穆家拉好关系的。

    “我也代表长安拍卖行表示一下,对于穆家出了一个炼丹师,我们表示很是期待。我们从商之人最根本的就是一个信字,对于打压这种事情,我们是决然不会做的。”斗笠女子突然站了起来,洪亮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现场。

    长安拍卖行,这五个字的分量让在场掀起一阵波浪,谁都清楚,长安拍卖行虽为纯粹的从商家族,但是其雄厚的财力却是他们望尘莫及的,有财力必然也请的起大量的高手来守护财产。

    最重要的是,长安拍卖行还有着深不可测的底蕴。

    “原来是长安拍卖行的苏蔷薇小姐,真是贵客,恕老夫招待不周。”看到苏蔷薇,听到她说的话,穆风澜也是一阵狂喜:“苏小姐心胸博大,虽为女子却不失大雅风度,老夫敬佩之极。”

    “居然是她?”台下的穆云看到苏蔷薇,也是有一些惊愕,后者的身份他也有过了解,穆云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亲临这种比武现场,按照道理来说,这种层次的比武应该还吸引不了她的眼球。

    “难道是因为我?”穆云的心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但是下一刻就打消了,自己一穷二白,就算有些天赋,也不过是个淬灵境的小子,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

    长安拍卖行一表态,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有一个想法滋生而出,穆家要崛起了!到得最后,只有秦松一人还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他本以为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之后,穆家将不得安宁,没想到穆风澜几句话,就扭转了这种情势!

    “呵呵,不就是一个炼丹师吗,我秦家还不至于出这等下作手段!”秦松冷冷的道:“半年后的奇缘之旅,秦云会代表秦家出席,希望这一次穆家不会空手而归。”

    秦松说完,拂袖而去,只留下在场穆风澜一脸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