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秦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3本章字数:3153字

    秦家。

    “什么?穆雨蝶是炼丹师?”秦家族长秦霸一下子站起,目光瞪的老大,显然这个消息给他的冲击不小。

    “此事千真万确。”秦松恭敬的道:“穆雨蝶的实力在黄灵境中期,催动丹火的话,能够对抗黄灵境后期的武者,以老夫愚见,穆雨蝶的实力恐怕……已在少族长之上。”

    秦天有些尴尬的咳了咳,他的实力和穆罗相当,不敌穆雨蝶也是在情理之中,被秦松当众说出不敌别人,秦天也没有对秦松发怒,可见秦松在秦家的地位,相当之高。

    “炼丹师就炼丹师嘛,一个炼丹师就让你们如此震惊,别忘了,精神力那种东西,我也是有的。”一个带着玩昧般的声音突然传出,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少年缓步走来,他一身白袍,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神之中更是有一种凌人的傲意。这种傲意并非是他刻意做出,而是长年的性格和心性使他自然而然的散发出这种凌然的傲意。

    “云哥,你来了。”看到秦云,秦天眼睛一亮,他今年已是二十岁,却还心甘情愿的称呼一个十八岁少年为哥。不但如此,秦天更是主动站起,将自己的座位让给秦云坐下,后者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下,秦天则是像个小弟一样恭敬的站在秦云身边,仿佛能够和他并排在一起,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耀。

    秦霸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放低姿态,不但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是一脸笑容。他笑眯眯的看着秦天,关切的道:“小云,你出关了?”

    “是的,现在我先介绍一个美女给你们认识。”秦云高深莫测的一笑,拍了拍手掌:“琵儿,出来。”

    众人目光望去,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子出现在大家眼前,她同样是一身白袍,皮肤白皙,相貌姣好,略施粉黛之下,竟有着一种别样的媚态,虽说这等女子远远不如穆雨蝶那个级别,但是也勉强算是国色天香。

    更让人震惊的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灵力波动,竟是玄灵境!

    琵儿没有说话,仿佛就像一个机器一样慢慢的走到秦云身后,而后身体伏下,露出半个雪球饱满圆润,她双手覆在秦云肩上,竟是给他做起了按摩。

    细看之下,众人才发现这个名叫琵儿的女子眼神空洞,目光呆滞,脸上更是没有任何表情。

    秦霸浑身一震,激动的道:“难道……难道这就是控偶师最亲密的伙伴——战偶?小云,你练成了?”

    “还是叔叔有眼力。”秦云微微一笑,竟是当着众人的面伸手在琵儿胸部上狠狠一抓,有些邪魅的道:“我已经凝练出了偶符,成功的成为了控偶师,这具战偶是我花大价钱在长安拍卖行定制的,要定制一个这么漂亮、实力又与我相当的战偶真是不容易,竟然花了三个月时间才找到这样一具完美的身体。”

    看着秦云被这样一个美女全心全意的伺候着,秦天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冒出更龌蹉的场景,而后他晃了晃脑袋,有些火热的问道:“云哥,精神力到底是什么?我有没有可能成为控偶师呢?”

    “精神力与自身境界无关,能否开启,全靠天赋。如果你对控偶师感兴趣,我可以给你一些开启精神力的灵感经验,至于能否开启,只能靠你自己了。”秦云又怎么会不知道秦天在想什么,一番话搪塞过去之后,目光也渐渐凝重起来:“穆雨蝶是炼丹师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你们根本不需要针对她什么,因为她是我看上的女人,所以迟早也是秦家的女人,她变得越强,你们应该感到高兴。”

    “半年后的奇缘之旅,虽说有些无聊,但是我依然会让那些自以为有点天赋的家伙明白,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天才。”秦云话锋一转,脑袋里闪过一幕,问秦松道:“穆雨蝶有个弟弟,似乎是叫穆云?”

    当初他看到穆雨蝶的第一面,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穆雨蝶,并发誓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但是也就是那一面,让他对穆云的印象很不好,因为那时的穆云被穆雨蝶抱在怀里。

    “对了,云少爷您不说我还忘记了,这个穆云也是十分诡异。”秦松说着,就把穆云在比赛场上的表现说了出来。

    “幻影功看几遍就学会了?淬灵境可以和穆罗抗衡?”秦天如听天方夜谭一般听着这些奇幻的故事:“松老,您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老夫怎么敢拿这事开玩笑?”秦松摇摇头,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难以相信。要不是看在穆云只有淬灵境的实力上,恐怕他早就给穆云贴上极度危险的标签了。

    不过,如果让他知道穆云在半年前只有淬灵二层的力量,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不用怀疑了,她的弟弟,就算不是亲生,那也不会太差,否则岂不是很无趣?”秦云眼神一眯,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眼神之中,却是有着惊人的杀意沸腾而起。

    “这些年来,能让我觉得不爽却依然还能往上蹦跶的蚂蚱你是唯一一个,以后遇见,我秦云会让你明白,云这个名,你不配拥有!”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三天来,穆家的门槛几乎都要被踩烂掉,各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纷纷上门道贺,礼物都堆满了一整间屋子,酒席是一桌接着一桌,穆家的高层几乎全部都在迎接宾客,而主角却在家里安安静静的修养了三天。

    直到这一天,穆风澜终于是腾出时间,立刻就召唤……不,应该是亲自前往穆云家里,族长前来,穆雨蝶立刻给他沏了一壶茶,优雅而不失晚辈礼数。

    穆风澜也知道由于穆罗的追求,穆雨蝶不喜欢他,因此没有带任何人跟随,独自一人来到穆云家。换做以前,他大可不必这样放低姿态,现在情况不同了,穆家的未来,可以说都在这两姐弟身上。

    三人就坐在那里喝茶、沉思,谁也没有打破宁静,最终穆雨蝶开口道:“族长,您有什么事,请直说吧。”

    “你们俩今后有什么打算吗?”穆风澜反问道。

    穆雨蝶瞥了穆云一眼,如实说道:“小云有着极高的天赋和悟性,相信族长您已经看到了,他有远大的志向,因此不可能一辈子留在广乐镇,总有一天,当他到达足够的层次时,他会走出去;至于我,毕竟不是男儿之身,我想如果小云以后强大了,我会调查一下当年害死父母的罪魁祸首,为他们报仇。”

    父母之死是穆雨蝶心中唯一的仇恨,也是至死都不会忘记的心结。以前穆云身体有疾,她无心、也没有能力去复仇,可是现在既然有了能力,身为儿女,必须要给死去的父母一个交代。

    “好男儿志在四方,女儿就算没有志向,也可在家保卫家庭,相夫教子,你们的打算很好。”穆风澜认可的点头:“我相信穆云的天赋,他走出去一定不会丢我们穆家的脸,虽然不是穆家亲生,可是我们穆家毕竟养了你十几年,对于小辈以前对你的无知举动,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穆风澜显然是调查过穆云以前的生活,穆云倒是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族长客气了,以前的那些事,我都快不记得了。”

    “果然是胸有大志,如此心胸,真是让我无地自容。”穆风澜话锋一转:“我穆家虽然在广乐镇上有些势力,但是出了广乐镇,说句不客气的话,毫无地位。因此穆云你如果打算闯向更远的天地,恕我们穆家能力有限,不能给予你什么帮助。倒是雨蝶你这孩子,你既已成为炼丹师,已经治好了穆云身上的瘀伤,就没有想过在这方面有更长远的发展?”

    穆雨蝶淡淡道:“我了解过炼丹师,如您心中所愿,他们一旦被大宗门选上,大宗门就会立刻赐予其家族大量的武技丹药、资源庇护,那时,穆家的确可以因为我的关系一飞冲天,每一个族人也可以因此过的更好。可是我这一生却是都要在那宗门里渡过,虽为穆家带去了福利,却也不再算是穆家人,也许哪一天我死了,那宗门就会立刻断了和穆家的联系,这样的宗门,对于你炼丹师的身份只有利益连接,一旦利益没有了,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整个家族。对于那些大宗门而言,没有谁会白白的去养一个小家族。”

    穆风澜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很高兴你们能在这个年纪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在刚刚得知你炼丹师的身份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因为广乐镇上的形式虽然表面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尤其是来自秦家的威胁,已经不得不令我重视。如果你炼丹师的身份不发挥出它的作用,那我穆家便是真的危在旦夕。”

    “放心吧族长,虽然我现在并未考虑过加入某个宗门,但是我怎么可能浪费自己的天分。而且我向你保证,我体内毕竟流着穆家血,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家族这边,哪怕灭亡。”穆雨蝶说的掷地有声:“他秦家对我穆家不轨,我穆雨蝶也不是好欺负的,如果他执意相逼,我不介意玉石俱焚!”

    他执意相逼……他这个字眼让穆云眉头大皱,一张脸也缓缓的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