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魔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3本章字数:3290字

    刚刚得知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圣之地,却被一个少女一通难听到极点的臭骂,这番臭骂要是放在外面,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但是对穆云而言,轩辕府不过是一个刚刚听说的名字,即便是身边之人把它说的再厉害、再神奇,对于穆云而言也不过是个飘渺的传说,更没有任何“感情”这种东西的掺杂,因此不要说有人骂了他,就是毁灭了他,穆云恐怕都没有太大的感受。

    但是,这少女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令穆云再也无法淡定。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什么轩辕咒符?”穆云目光凝重的问道。

    “当初你解除咒符的时候,也亲眼看到了,何必多问。如果本公主现在告诉你,让你残废多年的瘀伤,就是你们心中的神明亲手所种下,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情呢?”少女话锋一转:“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咒符,你才能见到本公主,不然就凭你所接触到的力量层面,再过一百年也无法让本公主的这缕残魂醒来。”

    穆云:“!!!”

    仔细想想,这少女的话不无道理,当初解除瘀伤时自己见到的金色巨龙、金色符文,显然和瘀伤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而且也的确是这样,当时那些紫色光芒帮助自己吞噬了金色符文,这才让自己捡回一条命。

    “虽然你说的这些,我无法反驳,但是我很难完全相信。轩辕府所在的层次之高,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那就像一个皇帝一般君临天下。我在他眼中也许连蝼蚁都不算,只能算是一粒小小的尘埃,试问天下间有哪个皇帝,会对一个小小的尘埃感兴趣?”

    “这也正是本公主好奇的地方,为什么轩辕府会花这么大的心思,如果他们想要你死,那不过是动动意念的事情。”少女淡淡的道:“根据本公主这几个月对你的观察,你除了天赋异禀,没有其他任何惊世之处,而这种天赋对于那个层次而言,真的是没有任何威胁。”

    “也许吧。”得知了残害自己的罪魁祸首,穆云并没有任何的愤怒,甚至连生气都没有:“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都太弱,既然大难不死,我也懒得再去多想。倒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你一直存在于这个空间,那我们可谓是朝夕相处了,至少,我应该知道你的名字。”

    “本公主名为魔渫,至于本公主是什么人,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本公主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杀光天灵大陆上所有的人类!”魔渫说着,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以及一股骇人的杀气。她是真正的杀过无数的生灵,因为这种杀气,只有在这种鲜血和杀戮的沉淀下,慢慢凝练而出。

    “你说谎。”穆云面色平静,面对这个杀人魔王,他反而是恢复了自己的冷静和判断:“我能感觉的到,你对于我们人类是有着极其强烈的怨恨,但是这股怨恨只针对于那个轩辕府,而并非是所有的人类,相反,我敢肯定你虽然杀人无数,但是绝对没有杀过一个真正的无辜之人!能够对神的定义有那种见解的女子,即便自己是神,也不可能做出丧尽天良之事,更何况,你不过是一个女孩子。”

    “你的年纪顶多和我一样大,这个年纪,本应该生活在自己的家族里,和父母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你却背井离乡,甚至在战斗中失去肉身,神魂躲在这个黑珠里,带着无尽的怨恨企图东山再起。你的经历我无法想象,但是肯定比我想象的要残酷千万倍,有这样的经历,就算是一个在善良的人,也会化为一个一心只知道复仇和杀戮的魔鬼,而你没有,你依然有着自己准确的判断,知道谁才是你真正的仇人。再有,我听长辈们说过,肉身毁坏而神魂不死的强者,至少也是在天灵境之上,虽然匪夷所思,但是结合你的年纪和修为,我大致能够想到你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那一定是背负着血海深仇,在强大意念和恨意下衍生出的修炼动力,那一定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魔渫的眼神出现了瞬间的动荡,这个人……就凭和我接触的这一点时间,就能准确的从我身上看出这么多东西?

    “你说你要杀光天灵大陆上所有的人类,但是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连我都不会杀。”穆云的语气十分肯定,身上所有的戒备也全部放下,虽然,他放不放下戒备都没有什么不同。

    嘶!

    一阵冰冷的狂风迎面而至,穆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脖子便已经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抓起,魔渫那张布满杀机的雪颜已经变得近在咫尺,右手,死死的抓着穆云的喉咙。

    “你信不信,本公主现在就杀了你!”

    近距离的看到魔渫的脸庞,穆云的心里再次泛起一抹惊艳,和他想的一样,这个叫魔渫的女孩子实在太漂亮,漂亮到勾魂夺魄,构成她雪颜的每一个部位无一不是精致到完美无瑕,即便是紫色的面庞,依然是呈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完美。

    这是穆云第一次承认,有一个女孩子的容貌可以和穆雨蝶一较高下,甚至还尤为过之!

    “不信,你杀了我吧。”穆云白眼一翻,直接装死起来。

    “你……”魔渫的呼吸明显紊乱了一下,她是魔族的公主,从小就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和心性,也正是因为她的存在,对轩辕府是一个极其致命的威胁,轩辕府才会不惜一切的杀她,最终才让她落得这样的下场。但是此刻,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在淬灵境这种实力的情况下去激怒自己!

    他只是一个淬灵境的蝼蚁,到底为什么这么自信?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本公主不会杀你?”魔渫放开穆云,眼神中闪过一抹好奇与凝重,她是真的想知道。

    “告诉你原因也可以,但是作为交换,你得回答我的问题。”穆云不但不感恩魔渫的手下留情,反而借杆子上爬,开始以回答做起了筹码!

    “可以。”

    “原因很简单,如果你要杀我,早就杀了,哪里会等到现在。”穆云缓缓道:“如你自己所说,你的残魂连醒来的力量都没有,躲在这黑珠里,而黑珠又因为种种原因出现在力量层次极其低下的广乐镇,可以说你一辈子也别想有醒来的机会。可是天不绝你,你遇到了我,因为我体内的轩辕咒符,你醒来了,也救了我一命,从那时起你就明白,我和你是一路人,因为轩辕府残害了你,也残害了我!”

    “轩辕府是何等的存在,他残害的人又岂会普通,只会是你这样的对他有威胁的绝世奇才,而他既然也残害了我,就说明我身上也有某种可以威胁到轩辕府的存在。而你对轩辕府恨之入骨,既然有这种可以威胁的存在,你又怎么可能抹杀这种存在。”

    “最重要的原因,现在神秘黑珠在我手中,所以我们可以说是伙伴,通过几个月对我的观察,你发现我虽然能力低下,但至少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否则你今天不会暴露自己。这黑珠有多大的价值,相信你比我更清楚,一旦它的价值走漏,会有无尽的贪婪之人疯狂的追求它,一旦黑珠落到心怀不轨之人手里,你不要说是东山再起,就连这缕残魂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所以,你心里非常清楚,这黑珠在我手上,你才是最安全的。而你想的的确也没有错……”说道这儿,穆云的声音变得柔和了一些:“我,愿意帮你,即便你要和整个天灵大陆为敌。”

    魔渫的神情变成了彻底的震惊,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她多年来残酷暴虐的心境渗入了一点点的杂质……这个人,这个如蝼蚁一般的凡人,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可怕的判断力和魄力!

    仅仅才见面,而且是在我随手可以消灭他的情况下,凭着寥寥几语,他几乎是看透了我全部的心理活动!这样的人,还有什么阴谋诡计可以算计他,在死亡面前怡然不惧,甚至说出与整个大陆为敌这种话,却又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让人忍不住的去相信……

    这种人,看似胆大妄为般的不要命,实际上才是真正的惜命之人,也是有着雏鹰之姿的人才。

    这一刻,魔渫发现她完完全全的小看了这个人,甚至隐隐的开始明白,轩辕府为什么会像对自己一样的对待他……

    “我已经如实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穆云的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绪。魔渫板起脸,冷冷道:“问吧。”

    “你今年多大,魔渫这个名字,是你们一族独有的名字吗?”穆云开口问道。

    “本公主今年十四岁,魔渫是本公主在我族之中的大名,在天灵大陆,无人敢以‘魔’为姓。”魔渫傲然道。

    “魔渫,不行不行,我现在太弱小了,即便帮你重塑肉身,也要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必须跟着我在天灵大陆上渡过,因此用魔姓显然是不行的,而且这个名字太难听了,你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娃,又这么漂亮,怎能用这个名字。”穆云兀自摇摇头:“我得帮你重新起一个名字。”

    魔渫:“……”

    “你虽为公主,但毕竟是女孩子,俗话说入乡随俗,你就跟随我姓‘穆’好了,至于名,单名一个‘瑶’,它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漂亮的意思,可这一点你当之无愧;第二层含义,瑶也指美好,希望你最终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而不是这样活在仇恨里。”

    魔渫:“……”

    “穆瑶,以后这就是你在天灵大陆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