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对不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198字

    此刻,感受着这个温暖的怀抱,穆云的世界一片轰然,仿佛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有的只是这一股温暖。

    穆雨蝶的状态让刚刚反应过来的穆云一下子落入了恐惧的深渊,双手都颤抖起来。他扶起穆雨蝶的身体,看到的是穆雨蝶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还有嘴角,那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迹。

    这一瞬间,穆云宛如被天雷击中,他跪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穆雨蝶,眼神空洞到让人心悸。

    “哦?竟然还有人护着?也罢,就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吧。”前一刻才说让穆雨蝶加入秦氏家族,这一刻冷漠到毫无感情。秦伸伸出手,一股强大的灵力在掌中凝聚,显然是要彻底抹杀穆云。

    “秦伸,你够了!”苏蔷薇一声发狂般的大喝,她站到穆云身前,脸上是一片令人惊骇的愤怒,她柳眉皱起,一字一句道:“这场闹剧你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穆云和你秦伸无冤无仇,你为何执意要置他于死地?”

    秦伸冷哼一声,道:“他重伤了我的徒弟,如果不杀了他,我秦氏家族的脸面何在?若是连徒弟的安危都不能保全,那堂堂秦氏家族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收起你那拙劣的借口吧。”苏蔷薇冷笑道,她的玉手抬起,手心之上是一颗黑色的珠子:“今天我苏蔷薇赔上一切,誓保穆云!如果你要杀他,就必须先杀了我!这颗传递珠,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传到我爹那里去,从此以后,长安拍卖行和秦氏家族永为仇敌!”

    此言一出,秦伸的面色终于是有了变化:“你在威胁我?”

    “威胁谈不上,只是想提醒秦长老,做人留一线,你抢了我长安拍卖行的坚金石矿源这也就算了,可是你竟然在广乐镇上公开杀我长安拍卖行的合作朋友,我长安拍卖行虽然历代从商,可真要太过分,我们长安拍卖行奉陪到底!”苏蔷薇这话说的坚决有力,眼神中还有着一抹决然。

    “呵呵,好……”秦伸冷笑着点头,在权衡利弊之后,他淡淡道:“既然苏小姐一定要保下这个小子,那老夫便依你,一个有些天赋的毛头小子而已,老夫看看他能翻的起什么大浪!”

    “不!!!!”

    穆云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吼,扭曲着面孔,强忍着内心那被刀剜般的剧痛抱起她的身体,动作轻柔的仿佛是在捧起一触即化的雪花。在看到穆雨蝶那血肉模糊的后背时,穆云的大脑轰然一片,然后全身骤冷,如疯了一般狂吼起来:“姐姐!姐姐!睁开眼睛!快睁开眼睛啊!姐姐……”

    似是听到了穆云的呼喊,穆雨蝶那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而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原本她的眼眸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璀璨,现在却是昏暗的几乎看不到光彩。

    看到穆雨蝶醒来,穆云几乎是狂喜的道:“太好了姐姐,你坚持住,我现在便带你去找章大师!”

    “不要……”穆雨蝶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急促和惊慌,然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嘴角又是一抹血迹缓缓的流出。穆云顿时如被五雷轰顶,再也不敢乱动:“姐,那你要什么啊!”

    “小云……”穆雨蝶的声音很轻很轻,即使靠的那么近,穆云依然只能勉强的听清:“可以……马上答应姐姐……几件事吗?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穆云的脑袋一片麻乱,身体也在仓皇中颤抖的点头:“好,姐姐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穆雨蝶的情绪这才安静了下来,迷蒙的视线中,她看到了穆云颤抖的身体和满脸的恐惧。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让他这么担心,这么害怕的,也只有自己。她微微的笑着,但视线,却在水雾的弥漫下变得越来越模糊:“小云,姐姐可能不能在陪伴你了……在姐姐不在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好好活下去。姐姐要你记住今天的一切,是谁害的我们姐弟天人永别,他们不配成为四大家族,姐姐相信,终有一天,你会为姐姐报仇……”

    “姐姐!”穆云发出一声悲呼,他摇着脑袋道:“姐姐你不要说傻话,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我不想报仇,我只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啊,哪怕是最平淡的日子,姐姐你以前答应过我的,不会食言的对不对?”

    “还有父母的血仇,这是我唯一遗憾的心愿,这个心愿,也只有交给小云了。姐姐能力有限,追查了十年也未曾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我们的父母,他们都是好人,不该受到……受到这样的待遇……”提到父母,穆雨蝶的眼泪也是簌簌而下:“小云,好好听着,在我的房间,中间一排从左数第六张地板之下,有一个盒子。那个盒子有两层:第一层里是一枚胸章,这是当年杀死父母的凶手在逃走后不小心落下来的,它对你应该会有所帮助……第二层里是当年我们在捡到你时,你亲生父母留给你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只有你看了才会知道。”

    穆云:“……”

    “小云,这么多年我能感觉到,你的亲生父母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抛弃你的,如果某一天你能够见到他们,原谅他们好吗?没有父母的日子,我体会过就好了,小云你不可以再体会那种感觉……”

    “好!好!姐你说的这些我都答应!”穆云痛苦的道,声音都是变得嘶哑起来:“那你答应我的事情,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你也不会食言的对不对?”

    穆雨蝶努力咧出一个笑容,她大口呼吸着,整个身体都因为剧痛在微微颤抖:“小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姐姐知道,你只喜欢我一个人,而我也是如此。可我们这辈子开始的缘分却是姐弟缘,我想这辈子都无法改变这种关系了吧……你真的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因为心里有我,所以不敢接受其他女孩子对你的感情。现在……现在的结局就很完美了。”穆雨蝶露出一抹满足的微笑:“以后无论是婷婷还是其他女孩子,你都可以放手去追,放手去爱,她们会代替姐姐陪伴你,照顾你……男人的一生,不能没有女人陪伴……”

    穆雨蝶的话让穆云的心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他痛苦的说道:“姐姐!姐姐……别说这些傻话了,这辈子我只会和你一个人在一起,我真傻!我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我竟然在乎什么姐弟名份,在乎什么旁人的眼光!我喜欢姐姐与他们何干!姐姐,我现在便带你走,以后无论发生什么,小云都不会离开你……”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听着他的声音,穆雨蝶苍白的脸上露出了那么温暖的笑,她缓缓的伸出手,按在了穆云的脸上,轻轻的发出声音:“听小云这么说,姐姐真的很高兴,这辈子能够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是我穆雨蝶一生最大的幸运,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选择……姐姐,永远以你为傲。”穆雨蝶想让自己保持着微笑,让他可以看到自己不是那么痛苦的离开,但一道道的泪痕,依旧无法控制的在她脸上划过,她握着穆云的手,多么的想一辈子都不分开……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弟弟,她无限的留恋着,苍白的嘴唇上,发出着如梦呓一般的微弱声音:“小云……我们说好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谁都不可以抛下谁……可是……可是……”

    “小云,你能吻一下姐姐吗?”穆雨蝶的声音已经是微不可闻。

    穆云点点头,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嘴唇点在穆雨蝶那苍白的唇上,顿时一片凉意。

    穆雨蝶脸上的泪痕越来越多,缓缓的滴落到了穆云的手上,眼前的视线越来越迷蒙,逐渐的,已经看不清穆云的样子……

    “小云……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

    细微的余音在穆云耳边回荡,穆雨蝶的双目终于完全的合上,那一直握着穆云的双手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缓缓的垂下。

    心跳全无,气息全无,身体的温度在慢慢的下降着……生机全无!

    一股悲伤与绝望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但穆云的表情却是诡异的平静。静静的跪在那里抱着她已经失去生机的身体,一动不动,仿佛忽然死去了一般,没有了一丝活人的生气。

    这种悲伤和绝望的气氛几乎化为了实质,那是一种不亚于秦伸威压的气息,在这种气息之下,所有人的目光竟然都是下意识的放在穆云身上,纵然是秦伸,也说不出一句话。

    死一般的寂静中,穆雨蝶静静的躺在穆云的怀中,安静的仿佛一幅绝美的画。她的脸上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只有深深的留恋与淡淡的欣慰……是在欣慰自己的死解脱了穆云的情感,还是在欣慰最后一刻的那个吻。

    穆云木然的跪在那里,愣愣的盯着穆雨蝶那近在咫尺的脸蛋,慢慢的,两行猩红色的眼泪从他脸颊上缓缓滑落。

    “穆云,想哭就哭出来吧……”穆瑶破天荒的开口道,语气里也是少有的带上了一种愤恨:“看到了吧,这就是天灵大陆上的称霸家族,真是令本公主不齿!穆云,本公主把魂力借给你,结合你现在所有的底牌和手段,你可以轻易斩杀秦云,至于那个秦伸老狗……”

    “两成把握,让他陨落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