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九章尊天的逼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9本章字数:3190字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穆云大惊,他的身形几乎是反射间的倒射而出,一手抓住流光无殇枪,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然而,随着这光芒的强盛,整个武台都是缓缓消失,当那种失重之感浮现而出时,短短瞬息时间,穆云的身体便是回到了地面之上,身后,萧雪等人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老夫倒是没有看出来,等候了几百年来到这里的小辈,居然是优秀到这种程度。厉害啊,即便是老夫年轻的时候,在所有认识的朋友当中,无一人的天赋能够和你这小子相比,当然也包括老夫。”尊天豪爽的笑声也是回荡在这片天地:“若干年后,你必然是超越老夫的巅峰强者啊。”

    此刻,尊天那道本来没有任何色彩的灵体再度爆发出了光亮,那一双眼眸也是炯炯有神,看到了穆云的表现,这尊天已然是用了最后的魂力来支撑这道魂体。

    “原来是尊天前辈。”穆云恍然大悟,恭敬的抱拳道:“前辈谬赞了,这第九层的守护者金身根本无懈可击,晚辈也是用了一些取巧的手段,从精神力上突破获得了侥幸的胜利。因此论实力,我当然不是您老设计的守护者的对手。”

    “呵呵,你小子就不要谦虚了,你的实力和潜力有多少,老夫心里清楚的很。”尊天一双眼睛放在穆云身上,显然是越看越满意:“这金字塔宝藏是老夫一生留下来的最重要的宝物,但一些惊世武学,老夫并没有传给任何人。”

    尊天话里的意思,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顿时所有人看向穆云的目光都是变得炙热羡慕起来,难道说,尊天要把自己的惊世武学也要传给穆云不成?如果真是这样,那穆云这一趟尊天宝葬的收获可是吓死人啊!

    穆云眉头也是微微一扬,尊天之所以没有把话挑明,就是在看自己的意思,换句话说,想要得到他的传承,那是有条件的。如果没有条件,他大可以直接就给穆云传承,也不会有人会拒绝这种天上掉下来的超级机缘。

    “前辈,您的意思是?”穆云试探着抱拳道。

    “你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前八层的守护者都是士兵,而第九层却反常的是一个灵战偶吧?那是因为,这灵战偶名叫天心,是老夫生前的战偶伙伴,老夫将她的力量封印到地灵境后期的层次,让她镇守在第九层。”尊天看着自己脚下的天心,眼神中居然露出一抹缅怀之色:“老夫如今已是一缕残魂,不久之后便会彻底散于天地之间,可是我这天心却仍有继续存在于世间的资格,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灵战偶,老夫不能让一个庸才辱没了她,辱没了我尊天。”

    尊天说到这里,穆云也就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时间,穆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他抱拳道:“前辈,您的意思我懂了,实不相瞒,我的战偶正是我姐,我不可能舍弃她。因此,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您的惊世武学与晚辈无缘。”

    一个控偶师只能拥有一个战偶,这是一个常识,穆云这辈子注定不能更换战偶,永远只能有穆雨蝶一个伙伴。连魂珠里的远古战偶万殇穆云都不碰,更不要说这灵战偶天心,说句难听的,万殇的实力和天心的实力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过,我这三位同门师兄师姐却是都拥有惊世之才,前辈或许可以考虑他们一下。”穆云好人做到底,在委婉拒绝的同时给陈冬儿他们也推荐一下,万一他们之中有人被尊天看上了,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听到穆云这话,其他人都是如看傻瓜一样看着穆云,完全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姐姐就放弃这么强大的灵战偶和所谓的惊世武学,这简直是愚蠢之极。而陈冬儿三人听了这话则是露出一抹感激之色,此刻显然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因为尊天压根没有看他们一眼,注意力全部在他战偶和穆云身上。

    尊天瞥了其他人一眼,直言道:“他们老夫都看不上,老夫唯一看上的就是你这小子。老夫一生桀骜不驯,不管你姐姐还是妹妹,总之你若是不愿意和天心结为战斗伙伴,这血尊剑你也别想拿到!”

    “你……”穆云大惊失色,目光瞥见萧雪那微微紧握的拳头,也是忍住怒火道:“前辈,您生前也是德高望重的巅峰强者,这样和我一个小辈开玩笑不合适,这地狱般的规定都是您定的。”

    “对啊,是老夫定的,自然也可以由老夫破掉!”尊天胡子一撇,道:“你们好像是尸殿弟子吧,尸殿老夫生前也知道,一生钟爱战偶,那你们应该也能理解老夫,纵然老夫身死,也不想看着天心随老夫一起长眠地下,不见天日。”

    “前辈,我们当然理解您的用心良苦,对于天心我们也深表同情,但是我穆云已经有陪伴一生的战偶,此生不改,请前辈另择佳人吧!”穆云深吸口气,坚定的道。

    尊天的目光阴沉下来,冷声道:“穆云小子,老夫要送人造化,还没有人可以拒绝。你前途无量,不能被姐姐这种感情羁绊所蒙蔽,她配不上你,甚至老夫这天心或许都差之一筹,但是绝对比你姐好千万倍。”

    显然,即便是尊天也没有发现穆雨蝶魔偶的身份,下意识的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偶,毕竟魔偶诀这种唯一通天武学,知道它的人寥寥无几,且基本都是见识广博的盖世强者。

    尊天话音刚落,一种磅礴的威压便是降临在穆云头上,与此同时他的气海更是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牵引,竟然是猛地暴动起来,魂珠也在此刻不由自主的光芒一闪,穆雨蝶那美轮美奂的倩影便是被强制召唤出来,和天心并排躺在地上。

    此刻的穆雨蝶仍然处在昏迷之中,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你……你要干什么?”穆云目光瞪大,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如病毒一般侵蚀着他的脑海,让他有一种想要疯狂的冲动。

    “老夫要斩断你和你姐的精神连接,只有老夫的天心才配得上你这种绝世奇才,至于你姐,还是入土为安吧。”尊天看着地上的穆雨蝶,也是有些感叹的道:“妄你小子还掌控着炙炎仙符,战偶却是一个如此美貌绝伦的女子,你这小子不会是被她美色所迷吧?这样是没有前途的!”说道这儿,尊天话锋一转:“老夫这天心姿色也不差,力量更是数倍于她,跟了你,不亏你!”

    尊天说完,手掌微微一抬,穆云就感觉自己和穆雨蝶的精神连接一阵颤动,纵然是魔偶诀的关联,也很难抵抗尊天的强制斩断,他的力量简直是太强大了!

    真不知道尊天生前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连陨落多年以后都还有如此力量,这种力量简直是霸道而又让人绝望!

    穆云的目光顿时赤红起来,魔偶诀的唯一作用下,每一个战偶只有一次连接的机会。也就是说,若是此刻斩断了他和穆雨蝶之间的联系,那么穆雨蝶便永远无法和穆云二次连接,那也就是说——穆雨蝶彻底死亡!

    “老杂碎……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穆雨蝶面临真正的死亡威胁,穆云脑海中的理智瞬间被淹没,他就像是在岸边蹦跶的鱼儿,开始了最后的疯狂挣扎。

    “老子辛辛苦苦破掉你所有的狗屁坑爹大阵,就为了你那什么天心,你就要伤害我姐!你这种老杂碎,这缕残魂早TM该下地狱了!想要整死老子,老子先扒了你的皮!”疯狂之下,穆云破口大骂,简直是没有任何形象的唾沫乱飞,所有的底牌在同一瞬间全部爆发,修罗脉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可怕的灵力波动直冲天际,使得整座大殿都颤抖起来;魔偶诀下,穆云气海里泛红的精神力全部在一瞬间被染成纯粹的黑暗,那种黑暗的精神力犹如化成了实质,变成一束黑暗光束死死的连接着穆雨蝶气海里的炙炎仙符;紫色神宫也是发出震耳欲聋的钟鼓乐器之声,受穆云情绪影响,原本悦耳的声音如今也变得急促恐怖,紫色神宫猛地朝尊天压下,犹如一个黑暗魔神张开了巨口,要把尊天吞噬殆尽。

    这是穆云第一次毫无保留的爆发三大通天武学,要对付的居然是一缕残魂。

    “呵呵,好小子,你的潜力简直比老夫想象的还大。”穆云的这般疯狂,似乎在尊天的意料之中,他右手往上一举,一道光环从右手之上飞出,悬浮在尊天头顶,竟是完全挡住了紫色神宫的吞噬,伴随着尊天力量的不断压制,只见得那连接着穆雨蝶的黑色光束也变得动荡起来,就如狂风里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萧雪等人都是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一个个吓的都不敢妄动,更别说救援穆云,尊天的力量威压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所有人面前,那是一种磅礴如大山一般的可怕威压,不要说救援,就算是上前一步,都会在这种威压之下灰飞烟灭。

    终于,萧雪身上也有着一股灵力冲天而起,她忍受着巨大的威压,猛地前跨一步,双目通红的抱拳道:“尊天前辈,大不了您的血尊剑我不要了,还请您高抬贵手放开穆云,一切都好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