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你在挑衅本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5本章字数:3352字

    千雪粉红晶莹的唇弯起——果然就如她所料,那人在偷听。

    “还能怎么着,死呗。”顾千雪晃了晃手中毒药碗,那惬意,如同摇了摇名贵红酒一般。

    年轻男子立刻闪到一旁,后背汗淋淋,觉得顾千雪果然如同传闻一般愚蠢,死到临头还不断挑衅厉王殿下。

    不大一会,伴随着两声轻咳,从屏风后踱步出来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厉王。

    依旧是一袭锦缎黑袍,黑带乌玉,在袖口以及领口,用金线绣着华贵花纹,锦袍用料上乘,在昏暗的光线下依旧泛着优雅的光泽。

    只见厉王白皙的面颊阴沉,微眯的双眼冷厉如霜。

    “顾千雪,你在挑衅本王?”声音虚弱,却给人以强大压力。

    千雪挑眉,轻蔑道。“我没事儿挑衅你做什么?再说,我顾千雪在京城也算是小霸王一枚,你还指望我是什么良家淑女?”

    厉王在大厅中央那把精美的尚书椅上慢慢坐下,“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顾千雪扑哧一笑,“杀呗,杀了我,就算是没瞧的上我那尚书爹,最起码也得罪了我外公赵元帅。本以为我娘最坑爹,如今看来,厉王你也挺坑爹的呦。”

    厉王杀了她,相当于皇上得罪了赵远征,不是坑爹,又是什么?

    顾千雪垂着眼,嘴角含着笑,依旧慢慢摇晃那毒药碗。

    她不怕厉王杀她,不为别的,只为秦妃的病。

    厉王面色未有丝毫变化,只静静看着,突然勾起薄唇,却如冰山迸了一角。

    “既然你声称能治病,为何还一再挑衅本王,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

    顾千雪自然是想活的,但如此挑衅,是不想失了气势。

    她本就弱势,若没那气势,那还真是任人拿捏了,若那样,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同样,气势嚣张,也能给人一种有把握的假象,实际上,她对秦妃的病,没丝毫把握。

    “宁可尊严的死,也不窝囊的活。”顾千雪道。

    厅内一片死寂,等了好一会,厉王才发出一声虚弱的轻笑,“好,本王便给你个机会,若你真能医好母妃,便许你尊严的活,否则。”厉王顿了一下,本就冰冷的声音,骤然更寒,“本王就让你知道,如何死得更悲惨。”

    顾千雪扬起手中的碗,“这么说,这个东西我不用喝了?”

    厉王没理他,拒绝了年轻男子的搀扶,缓缓站起身来离开,再次消失在屏风之后。

    顾千雪倾斜了碗,任那毒药倾泻到地面上,只见那地面泛起一层层腐蚀的气泡。

    是硫酸还是盐酸?这东西喝下去,定将口腔食道等器官逐一腐蚀,真够狠的。

    厉王走了,年轻男子折回,“顾小姐,请随我到后院吧。”

    顾千雪将那碗随手一扬,一声脆响,碗只摔破。

    她冷眼盯着地上那残破的药碗,唇角勾起一抹坚毅——她顾千雪的命很硬,让她死,哪那么容易?

    厅堂大门重新打开,当顾千雪步出时,正见玉莲玉翠两人呜呜哭着,一边哭还一边商量用什么死法为小姐陪葬。

    顾千雪扑哧一笑,伸手在两名丫鬟额头一人敲了一下,“没看出来,你们两人还是开心果啊,本来心情有些郁闷,看见你们,本小姐心情倒好了起来。”

    “顾小姐,这边请。”君安态度比之从前,恭敬了许多。

    险情已过,顾千雪竟多了一丝死而复生的豁然,“君小哥,麻烦你了。”

    君安眉头微皱,但也没说什么,只专心引路。

    顾千雪跟随,玉莲和玉翠两人赶忙伺候左右。

    “小姐,您没事了?厉王殿下不杀您了?”即便见到小姐安好,玉莲一颗心依旧揪着。

    “暂时无事,但若医不好秦妃,怕是死得更惨,可就不是一碗毒药的事儿了。”顾千雪语调轻快。

    玉莲忧心忡忡,玉翠却乐观,“小姐一定可以的,小姐妙手回春、枯骨生肌,您能从鬼门关将姐姐拉回来,便定能治好秦妃娘娘。”

    顾千雪忍不住笑出声,“笨蛋,玉莲那哪算是病?只是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罢了,随便换个大夫也能医的。”

    带路的君安忍不住回头看了顾千雪一眼,从前听闻顾尚书大小姐胸无斗墨、一无是处,但如今看来,传言也不能全信。

    说话之间,已步入厉王府后院。

    厉王府占地广大,景观别致,一草一木皆出自大师手笔,一砖一瓦皆华丽无比,同样的小桥流水,同样的亭台楼阁,但在厉王府中,却隐有一种气势磅礴之感。

    或许,是沾染了主人的气质。

    厉王年纪二十有五,未婚,传说连个侍妾也没有,虽是后院,却少了其他府邸靡靡之感,只比前院稍稍柔和一些。

    顾千雪也不得不感慨,厉王虽怪,却是个孝子。

    “到了,顾小姐,此南山院便是秦妃娘娘居住的院子,您且在厅内歇歇,稍后便有嬷嬷前来招呼您。”君安道。

    顾千雪带玉莲和玉翠两人进了大厅,刚坐下,便有丫鬟奉上热茶点心,“好,有劳君小哥了。”

    顾千雪的话音刚落,君安立刻头也不回地逃出院子。

    玉翠好奇道,“小姐,为何奴婢感觉这个人很怕小姐呢?”

    顾千雪耸了耸肩,“我也不知,可能是刚刚小小调戏了他吧。”

    玉莲和玉翠两人长大了嘴巴,用一种见鬼的眼神看着顾千雪。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千雪只觉好笑。

    玉莲道,“小姐您真的变了,从前您虽然……咳,稍稍有些不学无术,但在男女之事上极为谨慎,时刻以太子妃的身份要求自己,别说与男子说话,便是看上一眼,都不肯看的。”

    “哦。”顾千雪端起茶,慢慢饮了一口,“天涯何处无芳草,太子如果对我有意,便是不成婚,递个荷包也可以,但这么多年对我不理不睬,难道我还在歪脖树上吊死?”

    实际上,顾千雪未说出,她这婚事根本不能成。先不说人家顾千柔与太子表兄妹亲上加亲,单说皇上会允许太子势力过于庞大?

    前世作为医生,顾千雪不懂什么历史和权谋,但作为常识,她却知晓古代皇帝喜欢制衡之术,平衡各方势力以达到互相牵制的效果。

    太子已有丞相为靠山,难道还要拉上赵元帅?一文一武,难道皇上就不忌惮自己儿子的势力吗?

    况且,皇帝还如此年轻,还不到五十岁。

    这婚事到底是谁提出的?谁定下的?皇上到底有何居心?难道是试探?

    太多未知问题浮现在顾千雪大脑,她只觉得头生疼生疼。来到这诡异的时空两日,她面对太多问题了,脑细胞不知牺牲多少。

    叹了口气,顾千雪决定把什么太子妃什么婚约抛于脑后,还是先应付秦妃的病吧,否则,她也没命当什么太子妃。

    想着,重重的喝了一口茶。

    正在这时,有一名老妪带着几名丫鬟快步进入大厅。

    那老妪年纪六十上下,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但一双眼却凌厉,周身透了一股干练劲儿,一看便是掌事之人。

    “这位便是顾小姐吧,老身姓申,别人都称老身为申嬷嬷。”申嬷嬷脸上没有丝毫笑容,更是开门见山,丝毫不愿与顾千雪客套。

    顾千雪站起身来,为其福身,“千雪见过申嬷嬷,娘娘的病情要紧,还麻烦申嬷嬷带千雪去见娘娘。”

    顾千雪猜想,这嬷嬷定不是普通角色,人家压根就没瞧得起顾府大小姐,正巧,客套周转也不是她的强项,还不如直接见患者呢。

    申嬷嬷一愣,随后眼中有了些许赞赏,“好,顾小姐这边请。”

    顾千雪带着玉莲和玉翠两人跟随申嬷嬷左拐右拐,到了一处房子面前,接过玉莲手上的药箱,千雪亲自背着药箱进入房间,迎面一股浓浓药味。

    房内,只见华丽的雕花大床上,躺着一名身着浅紫色长裙的女子。女子年纪三十五、六的样子,容貌美丽慈祥,眉眼之间,竟与厉王有几分相似。

    这两日,顾千雪幻想过无数次秦妃的病情,或幻听幻觉,或傻笑自语,或打人毁物,却怎么也没想过,秦妃娘娘只静静的躺在床上,如同睡去。

    千雪一愣,扭头问申嬷嬷,“请问嬷嬷,平日里娘娘作息如何,有什么异常表现?”

    申嬷嬷目光沉重地看向床上的秦妃,“娘娘只这么静静的躺着,手脚僵硬,不言不语。”

    “手脚僵硬?外面不是盛传娘娘为疯病吗?”顾千雪吃惊。

    申嬷嬷叹了口气,道,“不瞒姑娘,娘娘在刚发病时,总觉得身旁有无数人走动,时常听到有人唤她名字,有时更忍不住时哭时笑,但状况持续一年,一年后便成了……如今的摸样。”

    顾千雪点了点头,“知道了,申嬷嬷,我可以立刻为娘娘诊治吗?”

    申嬷嬷面有喜色,“这样最好。”

    顾千雪也不客套,立刻上前,床前伺候的几名丫鬟福身告退,千雪便开始查看秦妃的状况。

    众人惊讶,因为这个顾家大小姐诊病甚是奇怪,不像其他大夫那样切脉,又是扒眼睛,又是扒嘴巴,还用一种竹筒放在娘娘胸前,如今,更是用一个小竹锤敲娘娘的膝盖。

    顾小姐到底想做什么?

    申嬷嬷眼中的一线希望彻底破灭,她本以为顾小姐能深藏不露,如今看来,竟是个疯子。哪有如此诊病之人?

    实际上,顾千雪是用现代西医的方式诊病,此时在做膝跳反应试验。

    做了整套检查后,顾千雪可以肯定,秦妃娘娘根本不是什么疯病,此时正患一种类似现代冰冻症的病,只不过其反应是全身肌肉僵硬、血流缓慢。

    她敢肯定,长此以往,秦妃的内脏肌肉僵硬之时,便是她送命之日。

    申嬷嬷的声音冰冷,语气带着隐隐不耐烦,“顾小姐,娘娘的病,你能治吗?”

    背对着众人,顾千雪咬了咬唇,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

    当站起转身时,已换了一副自信的表情,“这病,我当然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