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秦妃病情的内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5本章字数:2124字

    申嬷嬷老眼闪过惊喜,但惊喜一闪而逝,“顾小姐,太师府里发生之事,老身也是听了一些,但有些话老身必须要提醒你。若你以为,用为娘娘诊病为引子而拖延时间,那便大错特错,你要知道,纸里包不住火。若你真是骗王爷,有朝一日被王爷知道,其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

    顾千雪淡笑着点了下头,转过身来认真对申嬷嬷道,“千雪知晓嬷嬷是为我好,但您放心,我说能治就是能治,即便是短时间治疗不好,我也有把握,让娘娘的病情有所改善。”

    申嬷嬷冷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一脸严肃,环顾四周,“你们都下去。”

    周围丫鬟听后,皆恭敬退了出去。

    顾千雪垂下眼,心知,这个申嬷嬷果然不是个简单角色,搞不好知道一些秦妃病情的内幕。

    等室内安静下来,申嬷嬷才慢慢道,“既然顾小姐觉得能治好娘娘的病,那老身且问你,娘娘得的是什么病?”

    秦妃得的不是精神病,也就是说不是疯病,申嬷嬷如此问是什么意思?是她知晓一些内幕还是试探她?她该如何回答?

    申嬷嬷穿着灰色布褙子,下面是墨蓝色百合裙,花白的头发挽成一丝不苟的发髻,除了最基本的簪子外,别无他物。

    就是这么个普通穿着的老太太,竟时不时发出慑人的威严。

    气氛,竟一下子凝固。

    顾千雪静立在雕花大床的一侧,垂着眼,在房内若有若无的药熏微烟下,有种绝世而立之感。

    淡朱唇瓣微启,“嬷嬷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申嬷嬷冷笑,“自然是真话,老身一把年纪,难道还和你这黄毛丫头说笑不成?”

    顾千雪点了点头,而后抬起眼,双眸在浓密睫毛间迸发锐利。“娘娘是中毒。”

    “!”申嬷嬷双眉猛地一皱,老眼中竟泛起杀意。

    顾千雪轻笑出声,“嬷嬷真是矛盾,若我看不出娘娘之病,你会以欺骗厉王之罪名杀我;若我看出娘娘之病,你会以灭口之因杀我。无论真话假话,我都没有活路,您岂不是和厉王一般?只是我不懂,我推厉王下水,厉王杀我情有可原,但我顾千雪与嬷嬷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您这样又是何苦?既然不想娘娘病好,既然怕真相被别人看出,干脆别让我瞧病,岂不是更好?”

    一席话,将申嬷嬷辩得哑口无言。

    顾千雪淡淡看了申嬷嬷一眼,“实际上,我不是很怕厉王。”

    申嬷嬷一愣,而后眼中有了不屑,“哦?”

    顾千雪一摊手,“我顾千雪虽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公主、郡主,但家父也是正二品官员,外祖父为镇远大元帅,厉王若是不怕麻烦,大可以要了我小命。如今我冒风险来为娘娘诊病,只是不想牵着我外祖父和娘亲罢了。”

    说着,顾千雪深深地看了床上沉睡不醒的秦妃娘娘一眼。“厉王想尽一切办法救自己的娘,我顾千雪又何尝不是?说到底,我们也只是离不开娘亲的可怜孩子罢了。”

    申嬷嬷听完,终是放松了眉头,长叹一口气,“好孩子,你且为娘娘诊病吧,只要尽你全力,即便治不好娘娘,老身也尽量保你平安。”

    顾千雪真的舍不得这一世的便宜娘赵氏?这个还真是谈不上。

    顾千雪也在赌,赌女人的天性、赌女人的母爱,显然,她赢了。

    给秦妃下毒那人的身份,不用想也能猜出一二,大概就是后宫里的几位,到底是谁,她不想知道,只想保自己的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罢了。

    得到了允许,顾千雪重新掏出之前自制的诊病设备,重新为秦妃确诊。

    那个竹筒,便是简陋听诊器,用来听心声的。

    因为顾千雪的女性身份,在为秦妃诊病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她可以近距离、毫无顾忌地观察秦妃所有体态特征,通过呼吸、心声、心跳、以及体表特征,即便无法知晓病名,也能预估出治疗的方向。

    “顾小姐,用老身将丫鬟唤进来吗?”申嬷嬷问。

    “不用,她们进来了,反而碍手碍脚。”顾千雪面容未变,一双明眸专注地看着秦妃,淡淡道。

    申嬷嬷未语,实际上,对顾千雪是十分怀疑的。

    即便顾千雪说得在理,但申嬷嬷一直认为,从前那口碑名声都不怎么样、极其平庸的太师府大小姐,怎么就能突然就会医术了?而且,是如此诡异的医术,竟然用竹筒子和竹锤子。

    顾千雪放下所有“医疗器械”,站起身来,开始活动自己的手腕和肩膀。

    申嬷嬷吓了一跳,一下子挡在了秦妃身前,“你要做什么?”

    “你们请了那么多大夫,想来有一些是看出娘娘的病因。既然看出也未能治愈,便说明,这毒不是那么好解,那么,我与其继续纠结结果,还不如立刻想办法缓解病情。”骨骼被顾千雪妞得咔吧作响,与粗鲁的动作不同,其音调却一直平稳淡然。

    不知为何,明明对方只是个十四岁乳臭未乾的小丫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官家小姐,但其身上却散发一种令人折服的气场。

    这气场,竟令申嬷嬷有种错觉——顾千雪最终能医好秦妃的病。

    申嬷嬷发觉自己的想法后,只觉可笑。嘲笑自己一把年纪,竟有这种幼稚的幻想。

    “话说得没错,但顾小姐打算怎么做?”申嬷嬷问。

    “刚刚我为娘娘做了膝跳反应检查,发现其肌梭、肌腱以及神经元是没问题,这是个好现象,说明其肌体未受到致命性损坏,尤其是脊椎与脊髓。”顾千雪一边说着,一边将秦妃身上的外衣脱了去。

    申嬷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竟一时间未去阻止。

    顾千雪一边做准备活动,一边继续解释。“毒药,无论其毒性大小还是品种类型,不外乎几种,既,作用于神经、作用于血液、以及作用于肌肉。给秦妃娘娘下毒之人为不暴露自己身份,其毒为慢性毒,药性也不会太大,此为幸;但娘娘中毒时间太长,此为不幸……”

    申嬷嬷忍不住打断,“等等,顾小姐,你可把老身说晕了,你且直接说罢,你打算做什么?”

    此时,顾千雪已将秦妃外衣脱掉,转过身来,认真对申嬷嬷道,“很简单,推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