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老太太变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5本章字数:2119字

    当太师府车队回到府上的时候,还未到午时,但对于顾千雪来说,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刚下车,便听到那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女儿啊,我最美丽大方可爱的女儿啊……”

    不用说,也是本尊娘赵氏。

    世人都说赵元帅独生女赵氏最草包,但经过几日的接触,顾千雪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赵氏不像是无能草包之人,却好像是一种病态。

    无论如何,每次看见自己这肥胖幼稚的便宜娘时,顾千雪心中却反常的温暖。

    厉王府一行对于她来说仿佛是一个世纪,也许对于赵氏来说也是一个世纪吧。她马车刚停,赵氏便跑了出来,想必是在门口等了整整一上午。

    “娘,放心吧,我没事。”顾千雪也几步迎了上去,刚说完一句话,就被赵氏狠狠地搂进怀里。

    赵氏吓坏了,一张胖乎乎的脸上满是惊恐,她左手搂着顾千雪,右手在其背上慌乱地拍着,“乖雪儿不怕,咱们有你外公,乖雪儿不怕。”浑圆的身子,满是颤抖。

    明明是在安慰人,但赵氏却慌乱得好像需要人安慰。

    顾千雪哭笑不得,赶忙伸手在赵氏庞大的后背上用力抚摸,“娘,别担心,一切都过去了,我是安全的,大家都是安全的。”

    有了顾千雪的安慰,赵氏这才逐渐冷静下来,呼吸也匀了。

    正在这时,有丫鬟匆匆小跑着过来,对母女两人快速福身,而后道,“大小姐,老夫人唤您过去。”

    顾千雪轻轻推开赵氏,“老夫人的消息真灵通,娘,你安心回去,我去一趟满福院。”

    “我也去。”赵氏赶忙道。

    千雪摇头,板下脸,“听话,回牡丹院等我。”

    赵氏见状,只能委屈地点点头,“知道了。”随后便在丫鬟的陪伴下,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

    当快到牡丹院时,赵氏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糟,搞错了,应该是我命令雪儿才是。糟了糟了,爹爹叮嘱我的话又被我忘了,爹爹该生气了,不行不行,我得快些回去给爹爹写信道歉。”

    说着,提起裙子就往房间跑。

    满福院。

    刚回府,老夫人便唤顾千雪来了解情形,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入了院子,丫鬟们为顾千雪恭敬行礼问安,千雪淡淡回应,而后从容入了厅堂。

    顾老太太郑氏正等着她,看样子,也是十分担忧。

    但与赵氏担忧顾千雪安危不同,顾老太太担忧的则是顾家。顾千雪一旦得罪了厉王,势必会牵连到顾尚书,会牵连到顾家。

    “千雪给老太太请安。”顾千雪福了下身,见了礼。

    郑氏身穿了一件苍蓝色刻丝折枝花卉素面斜襟交领上衣,下面是墨蓝色逶迤长裙,外面披了件与长裙同色的披织锦镶披肩,坐在太师椅上,精神头十足,满面慈祥。但这只是表面,慈祥的假面下,实际上却是精明和势力,那双如同鹰隼般犀利的眼,顾尚书却未遗传到半分。

    “来,到祖母这儿坐。”一指身边。

    旁边伺候的丫鬟早就搬来一只少女坐的雕花小凳,摆在郑氏的旁边。

    在大家族里,坐在这个位置的人,都是极其受宠的晚辈。

    “谢谢老太太。”顾千雪再次福身,而后从容向前,在那雕花小凳上虚坐了下,颔首垂眉,举止优雅,很是柔顺随和的样子。

    郑氏满意地点了点头,“厉王殿下那边如何,可原谅你了?”语气中掩饰不住的试探和警惕。

    顾千雪垂着眼,心中冷笑,顾老太太真会审时度势,昨日还陪着顾尚书对她三堂会审,今日见她安然无恙,便端出一副祖母慈爱的模样。她敢肯定,若厉王真的追究,老太太怕是第一个大义灭亲的。

    但想想又能理解,这种官家家族家大业大,光老太太的儿媳妇就七八个,儿孙自不用说,亲情早已冲淡了罢。再者,抛开老太太人品,单说本尊便宜娘赵氏幼稚可笑,人本尊平庸任性,若老太太打心眼的喜欢,那才怪。

    “回老太太,厉王并未说是否原谅。”顾千雪道,见老太太面色瞬间变了,也不卖关子吊其胃口,直接说了,“只不过现在厉王有求于我,我能治秦妃娘娘的病,所以厉王不能拿我怎样。”

    郑氏吓了一跳,“治病?你怎么会治病?”

    顾千雪答,“会,但只是一些皮毛。当年娘的嫁妆里有一本古医书,但因实在破烂,便未入嫁妆清单,几年前我翻过几回,正好有一个病症与秦妃娘娘的病相似,我便试着治了下,没想到竟有了些效果。”

    郑氏脸上更是满满的惊讶,“秦妃娘娘的病!?那可是寻遍全国名医都无法治好的疯病,你能治?”

    别怪郑氏狗眼看人低,实在是,从前本尊可从没显露出什么医学天赋,换句话说,除了像本尊娘那样骄纵幼稚,未表现出任何天赋。是以,郑氏对裴姨娘母女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暂时来看,有一些效果。”顾千雪答。

    郑氏的声音有些颤抖,“为秦妃娘娘治病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说着,老脸苍白。

    顾千雪笑道,“千雪知道老太太的担忧,不如这样,我为老太太诊个平安脉如何?”

    郑氏没想到顾千雪竟如此自信,略想下便点了点头。唤来丫鬟,拿来脉枕,将手轻轻放在其上。

    顾千雪伸手,雪白纤细的手指切在郑氏脉搏上,少卿,抬头严肃道,“老太太平日里是否有头晕、头痛、颈项板紧、疲劳、心悸这样的症状?”

    郑氏愣住,疑惑地点头,“是啊,怎么?”

    顾千雪了然,“仅从脉象上无法完全确诊,老太太稍等下,我命玉莲将我药箱取来。”说着,便扭头吩咐。

    郑氏吓坏了,要知道,到了她这个年纪,家大业大,最怕的就是死。换句话说,她还没享够福。“千雪丫头,老身真的得了病?病得严重吗?会不会死?为何从前府上大夫来诊,只说是天气燥热引起虚火上升?”

    顾千雪道,“病确实是病了,人吃五谷杂粮,谁能无病?只要及早发现积极治疗便好。”

    说话期间,玉莲已将药箱拿了来,顾千雪自然是使用其自制简易听诊器,为其做进一步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