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高血压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5本章字数:2187字

    完成各项检查,顾千雪在排除心脏疾病的因素后,初步怀疑郑氏是所患之症为高血压。

    郑氏年纪五十有余,在古代算是老年人,加之其口味偏好甜腻,身材略胖,平日里攻于心计,便有了患高血压病症的可能,如今脉搏跳动异常有力,加之其称自己心慌心悸,令顾千雪更为怀疑为此症。

    但在没有血压计的前提下,一切判断皆靠临床诊断。

    “说啊,真急死老身了!”郑氏看顾千雪面色严肃,急了起来。

    顾千雪道,“回老太太,这病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

    “怎么个大法,这么个小法?你这孩子别卖关子,快点说。”郑氏身子前倾,连披肩掉了都未察觉。

    “高血压早期可能无症状或症状不明显,常见便如您这般头晕、头痛、颈项板紧、疲劳、心悸。并且,仅仅会在劳累、精神紧张、情绪波动后发生,在休息后恢复正常。但随着病情的加剧,逐渐会出现其他症状。例如头痛、头晕、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肢体麻木、夜尿增多、心悸、胸闷、乏力等。

    当最严重时,会发生神志不清、抽搐,并在短期内发生严重的心、脑、肾等器官的损害和病变,如中风、心梗、肾衰等。”顾千雪为其耐心解答。

    “这都什么跟什么,为什么你的话,有些老身听不懂?”郑氏苍白着脸问。

    顾千雪面色不动的扯谎,“这些名词都是那本书里的名称,简单的说,您的病症还是初期,但若不抓紧治疗和调整身体,病症加剧,五脏六腑怕是会有病变。”

    “五脏六腑!?”郑氏赶忙伸手捂着自己心脏部位,“千雪,祖母一把年纪,你可不能吓唬祖母。”

    顾千雪失笑,“我没吓唬您,但老太太也请放心,安心调养便好,不日,您能恢复健康。”

    郑氏这才松了一口气,“如何调养?”

    顾千雪微笑道,“首先,从食物上,以后的饮食少油腻,多清淡,尤其是晚膳,吃到八分饱就好,不要多吃。其次,在平日的心境上,切勿有太重心思,凡事还要往开了想,这才叫修身养性。”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顾千雪不学无术,但今日,郑氏却不得不相信她,只觉得顾千雪身上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质,让人对其十分信任。

    甚至于……郑氏心中忍不住想,顾千雪为什么会突然变化那么大?从前骄纵幼稚,如今却睿智冷静。

    但若让郑氏来选,她巴不得这个聪明的顾千雪当她的孙女,而不要那个让人丢尽老脸的顾千雪。

    “我开个药方给老太太罢。”说着,顾千雪伸手从药箱里掏出笔墨。

    郑氏却笑意加深,“千雪丫头,你可是我们顾家的嫡女长孙,老身是你的亲祖母,以后你别一口一个老太太地叫着,直接叫祖母就好,这样亲密些。”

    顾千雪眉头微动,实际上,她称赵氏为娘已经很为难了,毕竟和这些人都是陌生人,但想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低声柔顺的称呼了声,“祖母。”

    郑氏很高兴,从手腕上褪下一只剔透无暇的玉镯子,亲手为顾千雪戴上,“好孩子,咱们祖孙两人,早就该这么亲亲热热了。”

    顾千雪笑着点了点头,垂下眼。

    她自然不能幼稚的以为郑氏真是喜欢她,而是觉得她对顾家有用罢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换成她顾千雪,也是不喜欢扶不上墙的烂泥。

    顾千雪为郑氏开了药方,大概就是降血压、降血脂方面的药。

    她对中医不是特别精通,不过好在之前赵氏给她找了很多医书药典,她根据药性找出药方就可以。而且她之前做了不少功课,将几大常见病的药方都背了下来,以备在厉王府用,却没想到,厉王府没用上,在顾府却用上了。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很多。

    想到未来的日子,顾千雪的双眉忍不住皱起,眼中多了担忧。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人,具体来说是两个人,母女两人,这两人来者不善。

    想到这,顾千雪站起身来,在郑氏面前规规矩矩地跪好,面色认真道,“祖母,有件事孙女必须要如实告诉您老人家。”

    郑氏的眼底闪过精明,但笑容依旧慈祥。“有什么事起来说,天大的事儿,还有家中大人呢。”说着,将顾千雪拉了起来。

    “是关于当日厉王落水一事。”顾千雪道,“实不相瞒,厉王确实是孙女我推下水,但孙女是冤枉的,当时人多混乱,我只觉得身后有人将我狠狠推了出去,推出那方向,正好是厉王所在的方向,我根本无法控制,便撞向的厉王,随后与厉王两人同时落水。”她眼神略有闪烁,还有一些隐情未说。

    郑氏笑道,“是柴房那两个蹄子推的你吧?”心中却明了,这其中恐怕还有故事,但既然顾千雪不想说,又成功解决了厉王的麻烦,她便不再节外生枝。

    顾千雪点头,“祖母英明,其实即便千雪不说,您也是知晓的吧。”

    郑氏冷笑两声,“老身在这后院呆了几十年,这种小伎俩若是看不出来,岂不是白活了?你呀,从前性子太急,想来是得罪不少人,以后且要收敛着些。”

    既然能猜到是那两个丫鬟,自然也多少能猜到幕后黑手,可惜郑氏是不想说的。这一点,顾千雪也知晓,只不过懒得挑明罢了。

    挑明便会得罪了裴丞相,顾太师便少了岳父之一这个靠山,这些,顾老太太自然是不肯做的。

    “多谢祖母的教诲,千雪记住了,从今往后,定会低调做人。”顾千雪柔顺道,听起来诚恳,实际上却是敷衍。

    郑氏很是满意,“好,千雪长大了,也懂事了,要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是顾家的人,走出这个太师府大门,便是代表了顾家,且不可给家族丢脸。”

    顾千雪知晓,这个才是郑氏最关心之事。“祖母您放心,树倒猢狲散的道理我是知道的,今日我到厉王府上,秦妃娘娘身侧的申嬷嬷对我客客气气,也都是爹爹的面子,做儿女的,自是要帮衬着爹爹,为家族争光才是。”

    果然,顾千雪的话一下子拍到了郑氏的马屁上,郑氏高兴地容光焕发,对顾千雪更是亲热了。

    拍了马屁,正当顾千雪寻思着找个什么借口脱身时,却听门外有小丫鬟进来禀告,说前院发生了件大事,厉王送来了许多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