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密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7本章字数:2029字

    闻言,苏凌霄也敛了面颊上的温暖,垂着眼,仿佛在思索什么。

    室内轻松的气氛荡然无存。

    “这么说,你的武功,被她探得了?”苏凌霄微微起身,神色凝重。

    厉王收回手,匀称修长的双手轻轻拍了拍,将手上檀木木屑拍了干净。“是,本王从未想过,这世上竟有人敢公然探本王的脉,情急之下,在水中用内力调了脉息,却呛了水。”

    “呛水?”苏凌霄难的脸上满是惊讶,“然后呢?”

    “被顾千雪救上岸。”想到那一日发生之事,宫凌沨只想杀人,或者说,若非顾千雪声称能治好秦妃的病,怕是其坟头草,都长了数寸了。

    苏凌霄轻笑出声,“突发情况转变脉息而呛水,恐是进入了假死状态,呼吸皆无吧?我猜想,顾千雪定是第一时间救治了凌沨兄。”

    “你猜的没错。”厉王的嗓音被压得低沉,带着一种杀人的欲望,冰冷得犹如雪山之巅扫过的刮骨寒风。

    “口对口?”苏凌霄双手抱臂,声音轻快又打趣。

    厉王冷哼一下,算是肯定。

    “果然,哈哈哈哈。”苏凌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惜啊,当日在下未在场,否则真想看看,凌沨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顾小姐用此等奇法救治的场面。”

    “有什么可看的?伤风败俗!”随着厉王愤怒的低吼,一声脆响,那昂贵的檀木椅子仅剩的右扶手,也轰然被捏碎。

    “好好,不看,不看。”苏凌霄笑着哄着。

    宫凌沨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眯了眼,“你竟能猜到是这种伤风败俗的救治方式,难道……当日你病发,她也是这么救治你的?”

    与厉王相比,苏凌霄倒是十分坦然,点了点头,“是啊,但我却不觉有什么不妥,有时为了活命,比这更卑微,也是有的。”

    厉王闻言,一时间也是语噎。

    对待多年好友,即便是恐怖如阎王的厉王,也忍不住语调温柔,“凌霄放心,这顾千雪看起来倒好像有几分能耐,也许你的病,她能治好。”

    苏凌霄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我对生命早没什么奢望了。”而后抬起头,看向天花板。

    凌霄阁在南樾国、哪怕是整个天下,都如同神话一般的存在,只要能被请入凌霄阁,便能见到参破天机的凌霄子,无论是何种问题,都能得到解答。

    并非无人能进入凌霄阁,相反,却也有若干人等有幸进入,但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凌霄子身上,在自己或疑惑、或野心、或种种的疑问上,却没人注意,凌霄阁的天花板。

    凌霄阁的天花板是蓝色,天蓝的蓝色,上面有巧手绘制的白云朵朵。

    其逼真,竟如同真正的天空一般。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天空的图案,才能诠释凌霄阁的含义。但只有了解苏凌霄的人才知,这是他对生命、对自由的向往。

    所有人都觉得凌霄阁里的凌霄子参悟天机。

    却没人知晓,凌霄阁里的凌霄子如同一只折翼的鸟儿,向往天空,却无法飞翔。

    “别这么说,如果顾千雪能治好母妃的病,便定然能治好你的病。”厉王站起身来,来到床前。

    苏凌霄苦笑着轻轻摇头,“若是几年前遇到顾小姐,我会欣喜若狂,但如今,心中却一片淡然,连我自己都不知其故。”

    突然,苏凌霄想起一个问题,淡灰色眸子有了认真,“顾小姐是未来太子妃?这等人才,若被太子招揽了去……?”

    厉王冷笑,“皇后请父皇为顾千雪赐婚的目的是镇远元帅,想借此拉拢其站在太子一派;父皇赐婚却是试探,看赵远征会不会真的投靠太子。无论结果如何,顾千雪都不会是太子妃的。”

    苏凌霄也点头,“确实,事实证明,赵元帅不肯结党营私,皇后大为不满,这婚事自然不会成;相反,若赵元帅真的加入太子一派,皇上也会忌惮太子实力太强,这婚事也不会成。这顾千雪,确实没有太子妃的命。”

    厉王的眉头却未因此而松懈,“但这顾千雪却丝毫不隐瞒其锋芒,就只怕,宫凌尧发现顾千雪,将其纳入麾下。”

    “确实,太子殿下在拉拢方面,极有手段。”苏凌霄道。“即便不给太子妃一位,便是个侧妃,顾千雪也会欣然同意。”

    厉王却不认同,“若顾千雪真有逆天医术,能肯屈居侧妃?”

    苏凌霄苍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在床沿轻轻敲了敲,“凌沨,你不懂女人,更不懂一个被爱蒙蔽的女人。”

    厉王耻笑,“你的意思是,顾千雪她喜欢宫凌尧?不见得吧。”

    苏凌霄轻笑,“若非如此,她为何会推你下水?”

    这一次,宫凌沨无话可说,慢慢在房内踱步,眉头皱得更紧。“凌霄,有法子吗?”

    “法子自然是有的。”苏凌霄道。

    “别卖关子了,快说。”厉王有时很受不了这至交,总时不时卖关子逗弄他。

    苏凌峰道,“很简单,便是让这婚约立刻取消,具体如何做,你且听我详细讲解。”

    另一边。

    聚膳楼。

    聚膳楼有三层,因其为京城数一数二的酒楼,故没有大厅之类普通的设施,皆为豪华厢房。

    地面是梨木地板,走廊通道雪白的墙面上,挂着名人画作,厢房里更是装饰高雅,精品饰物比比皆是。

    尤其,随着层数的增加,厢房更是豪华高雅,价格也是更是昂贵。

    而此时,顾千雪等人正在聚膳楼的三楼,最贵的一间厢房。

    这厢房为何贵?

    因为除了吃饭的厅室外,一层隐门还有一间小小的休息室,更是有恭房。

    但这都不重要。

    厢房中央有一只硕大的圆桌,可供十几人使用,但此时只坐了四人。

    除了东道主周容秋和客人顾千雪外,还有顾千雪的两个丫鬟,玉莲和玉翠。

    别看人少,桌上挤满了各种菜肴,都是从聚膳楼菜单上由贵到便宜来点的,直到桌子置不下了,才放下菜单。

    很显然,顾千雪这是打算,狠狠砸周容秋冤大头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