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7本章字数:2040字

    “好,太棒了,这棍法好,刚猛有力,节奏紧密。”

    练武场上,随着顾千雪的尖叫,周容秋舞了长剑耍长枪,耍了长枪挥长鞭。那武器架上的十八般武器越来越少,地上躺着的武器则是各式各样。

    周容秋从头到尾的耍,谁能想到此都不会想象到,面前这一个练武一个叫好的,是两名大夫?

    玉莲和玉翠经过忠婶“六扇门”式高强度盘问,如今两人头晕乎乎被带来找她们的主子。

    忠叔未到,忠婶笑眯眯的领着两个小姑娘前来,精明的三角眼里满是志在必得。

    当玉莲和玉翠两人到练武场,看到正在脱衣服的周容秋时,吓得尖叫出来。

    玉莲更是冲了过去,挡在顾千雪的身前,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好似承受着巨大恐惧。

    顾千雪不解,“玉莲,你怎么了?”

    玉莲面孔苍白如纸,咬着下唇,“小……小姐,有……有玉莲在,不会让他得逞的!”

    忠婶见此情形,只一拍大腿,脸上满是悔恨。“少爷啊,老奴有罪啊,少爷啊,老奴坏了少爷的好事啊。”说着,坐地上拍大腿哭了起来。

    “……”顾千雪好像明白了什么,她好笑地拉住玉莲的手臂,“你们误会了,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周容秋一头雾水,将衣服脱了去,精壮的身材满是肌肉,汗水淋漓,英俊的脸上却是一脸疑惑。“忠婶,你坏了我什么好事?”

    不得不说,周容秋的身材比他的功夫还要棒。

    只见那结实的身子,绝无一丝赘肉,无论是胸肌还是腹肌,块块分明,形状完美。更难得的是,周容秋有一只细腰,女子腰细如妖,男子腰细更有致命的杀伤力,其让那倒三角身材更为撩人。

    忠婶说是大哭,实际上也是干打雷不下雨,双手捂着脸,听声音倒是很悲伤。

    见周容秋来问,她微微拉开手指,露出一只精明的三角眼,“少爷你真是的,这种事儿你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下做?虽然咱们家现在人少,虽然以天为盖地为铺看起来很逍遥,但这种事儿还是得回房里嘛。”

    声音不大,字义虽然好似埋怨,实际语气上哪有半点埋怨?相反却有着满满的赞许。

    周容秋伸手挠了挠头发,“忠婶,你把话说明白呗,你知道我这人心思粗,说话别拐来拐去的。”

    忠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们刚刚不是要做男女之事吗?”

    周容秋的俊脸“腾”地一下红了,结结巴巴起来,“男……男女之事?做……做什么男女之事?忠婶你……你胡说什么?”

    忠婶促狭地眨眼,“有什么害羞的,忠婶也是过来人了,要是没过来,你那三个弟弟也不能生出来。人到了这个年纪就该办这个年纪的事儿,少爷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成亲生个子嗣了,我看顾小姐就挺好。”

    周容秋哭丧了脸,“忠婶,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出汗太多了,就把衣服脱了,练武之人脱个衣服有什么扭扭捏捏?再说,我也没脱裤子。”

    忠婶嘿嘿一笑,“脱裤子好啊,脱裤子就快了。”

    “什么快了?”周容秋面色更红,“忠婶你别说了!”

    玉莲和玉翠两人围着顾千雪,看样子是准备誓死护主了,“小姐,刚刚这个禽兽,没把你怎么样吧?”玉翠道。

    顾千雪扶额,很是无奈,“光天化日的,能发生什么?周公子他真是觉得太热了,为了练武方便所以脱了衣服。”

    “真的?”玉莲回过头来,脸上还有怀疑。

    “真的,比珍珠还真。”顾千雪无奈地叹气。

    玉莲这才松了口气,伸手拍胸口,“小姐您可吓死奴婢了,若您真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不活了,当然,想活也活不了。”

    另一边,忠婶可没有玉莲和玉翠如此好说服,她心中认定了这个“少夫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土。“少夫人……不对,是顾小姐,您第一次来神医周府,定要好好参观一番,破练武场有什么好玩的?走,忠婶带你去看好东西。”

    别说,顾千雪还真地来了兴致,“好啊。”

    忠婶热情地拉起顾千雪的手,带着她向后山走。

    一路,风景如画,山前空地都被开垦成农田,金色麦子随风翻滚,如同金色波浪,还有紫色薰衣草。

    顾千雪惊讶南樾国竟有薰衣草,“忠婶,现在是秋季,为何薰衣草会开花?薰衣草开花的季节分明是夏季。”

    忠婶面露惊讶,“顾小姐竟知道薰衣草!?要知道,整个南樾国知晓这花名的都没几人。”

    千雪发觉自己说错话了,尴尬了下,“以前在某本书上看过,隐约记得这个名字。”

    忠婶笑着将视线放在一望无际的紫色花丛中,“无论是在书上看还是听人提,或者因为其他原因,都说明,顾小姐的见识广。忠婶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子,最讨厌的便是那些甘愿当金丝雀的官家女子。”

    顾千雪心虚地未说话,只是笑笑。

    “这薰衣草是从大海另一边的国家引来,是夫人生前最喜欢的花,听说原本是夏季开花,但也许是咱们南樾国地处南方,或者因为水土,其花期竟改成了秋季。”忠婶一边讲着,一边好似回忆,平日里犀利刻薄的眼神,如今逐渐柔软下来。

    “就在薰衣草第一次秋季开花时,少爷出生,老爷便为少爷取名为容秋。”

    人群后,周容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看向紫色海洋一般的薰衣草,深邃的眼眸里,也是有着无法言喻的哀伤。

    顾千雪转过身,透过身后玉莲和玉翠,看向周容秋。

    有些人表现出的欢乐是因为生活的幸福,有些人表现出的欢乐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痛苦。

    顾千雪觉得,周容秋便是后者。

    神医周家历史悠久,最终庞大的家族却只剩寥寥一人,那种心情,岂是单纯用“痛苦”两字便能解释?

    此刻,顾千雪钦佩周容秋,年纪轻轻便能承担下整个家族存亡延续的压力,若是她,怕是无法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