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忠婶的手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7本章字数:2003字

    因为薰衣草,无论是忠婶还是周容秋,好似都沉浸在一种悲哀中,气氛略有压抑。

    顾千雪赶忙岔开话题,“多好的田啊,今年应是丰收年吧。”

    “是啊,今年收成肯定不错。”忠婶道。

    正在这时,旁边有人路过,看见忠婶,恭敬打起招呼,“忠婶好,您老来这巡田?”

    当看到身后的周容秋时,更是惊讶地打招呼,“呀,竟然是少爷,今儿是什么风,少爷竟然也来巡田?”

    “巡田?”顾千雪不解。

    忠婶一指一望无垠的金色麦田,“是啊,这里的田,都是周家的。”

    顾千雪一愣,“都是周容秋的?”

    “对。”忠婶一挑尖尖的下巴,很是炫耀的感觉,“不仅是田,连这个山、那个山,还有那片山,后面的,都是周家的。”

    顾千雪惊讶,“都是?”

    “都是。”忠婶强调。

    玉莲和玉翠两人也是惊讶得目瞪口呆,权贵家中有田地不算什么,便是富足的农户家庭有个几块田也是正常,但周家的田,竟就在临近京城的城墙根上,这里的地可是有市无价的。

    能在这拥有田地,不仅仅可以用权贵来形容,怕是祖上便功劳荣耀,转而一想,刚刚忠婶说过,周家有一块开国皇帝恩典的免死令牌,想必,这些也都是当时的恩赐吧。

    忠婶看出顾千雪等三人惊讶的神色,促狭地挤了挤眼睛,“怎么样,我家少爷家底丰厚吧?只要你嫁进来,即便不经营,家产也够你吃几辈子的了。即便是使劲挥霍,这辈子也肯定够了。”

    “……”顾千雪无奈,“您老还没忘这茬啊?”

    忠婶立刻表情认真,“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忠婶我儿子都有三个了,没事儿和你这小丫头片子开什么玩笑?”

    顾千雪这才猛然想起,自己这一世才十四岁,确实表现得太过老成。

    赶忙调整出小女孩应有的表情,“忠婶,一晃我们出来很久了,娘亲定会着急,我们得回家了。”

    这一折腾,已到下午。

    忠婶却不放人,道,“不不不,忠婶还是带你去看周家产业吧,这里才是一点点,还有许多产业在其他城,我那三个儿子也都帮着打理呢。”

    顾千雪笑道,“谢谢忠婶的美意了,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岂是我们小的能说了算的?再说,我和周公子真的没什么戏。”

    忠婶急了,“傻丫头,多一个选择多一条路,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当太子妃有什么好?和那么多女人抢一个男人?还……”

    顾千雪只觉得耳膜隐隐作痛,短短一天之内,竟有两个人向她孜孜不倦地灌输当太子妃的坏处,搞得她好像真的稀罕那位置一般。

    “知道了,忠婶放心,我会好好考虑周公子了。”顾千雪败下阵来,“但我们确实要回去了。”

    忠婶却打定主意不让顾千雪走,一把拉住千雪,“走走,今儿忠婶高兴,亲自下厨给你炒几道菜,虽然不比那京城大厨,但也是很有特色。”

    顾千雪想挣扎,却只觉得忠婶手劲儿如同铁钳一般,心中暗暗猜想,忠婶怕是也有武功。

    “乖,忠婶炒菜可好吃啦。”忠婶开启了王婆卖瓜模式。

    “忠……”周容秋刚要说话,却被忠婶狠狠地一记眼刀瞪了回去,周容秋想到忠婶的厉害,还是将话乖乖地吞了回去。

    顾千雪无奈,就这么被忠婶硬生生扯去了宅子,按入厨房。

    玉莲和玉翠两人乖乖跟着,她们两人对忠婶不是一般的怕,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

    让顾千雪惊讶的是,偌大的宅子只有忠叔和忠婶两人打理,即便如此,宅子里面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其中,忠叔更多的是伺弄种植的草药,所住的房子几乎都是忠婶自己打理,可见忠婶的能干。

    厨房很大,井井有条。

    顾千雪被忠婶塞到一旁的小凳上,美名其曰陪忠婶聊天,实际上是防止她跑路。

    而忠婶自己则是撸胳膊挽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就在这时,周容秋仿佛终于鼓足了勇气,冲进了厨房。

    “千雪,你……你……”周容秋犹豫着,眼神警惕地向忠婶方向扫。

    “怎么?”顾千雪疑惑。

    “你会炒菜吗?”周容秋终于说了出来。

    顾千雪依旧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勉强会炒一些家常菜,怎么了?”

    周容秋眼神飘忽,满脸通红,“那个……我……我……我想吃千雪炒的菜。”

    顾千雪直觉得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总觉得周秋荣有难言之隐,“中午在聚善阁还打包了许多佳肴,要不然,我们热那个吃?”

    周容秋如释重负,连忙猛地点头,“好,好,就热这个,千雪是不是很喜欢吃聚善阁的菜肴?”

    “还好吧?”顾千雪道。

    周容秋赶忙将打包的菜肴提了过来,“忠婶,麻烦您热热菜,我带千雪转转。”

    忠婶的脸如同开了花一般的欢快,一把接下菜肴。“好啊好啊,少爷这样才对嘛,你们快去吧,忠婶肯定把菜色热得又快又好。”

    一脸蒙圈的顾千雪就这样被周容秋拽了出来,两人一路小跑到了院子,这才停了脚步。

    周容秋拍了拍胸口,一脸的后怕。“千雪,你可得感谢我,你知道自己刚刚死里逃生吗?”

    顾千雪噗嗤一笑,实际上也猜出一二,“是不是忠婶的手艺,不合你的口味?”

    “那是不合口味这么简单?”想起忠婶的手艺,周容秋脸都白了,“平日里在深山采药,几日前的干粮我啃得动,随便挖的野菜我也能吃得下,但忠婶的手艺我真……无福消受,最要命的还不是口味,是在忠婶的威胁下,所有菜无论口感都要吃。”

    “……”想到忠婶给人的压迫力,顾千雪可以联想到。“如果单单是将菜热上一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周容秋顿时大叫不好,拽着顾千雪便往厨房里冲。

    但是,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