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厉王的命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7本章字数:2186字

    南樾国城门如同中国古代一般,按时开启、按时关闭,以增加安全性,方便管理。

    一旦城门关闭,除特殊情况、特殊人,都不能进出,绝无例外。

    “这位军爷,小女是礼部尚书顾庆泽之女顾千雪,今日确实是我的错,误了时辰,能否请军爷通融一下,让我们进去好吗?”顾千雪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官二代”,父亲的官职还不低,按理说,应该能说点情吧。

    可惜,守城官兵也仅仅是对她态度好了一些,客气道,“顾小姐,不是我们不通融,是按照律例规定,城门关闭后,除特殊手谕外,任何人不得进出。若我们真放您进去,别说我们失职,怕是您也会被治罪。”

    玉莲和玉翠十分焦急。

    顾千雪也是苦无办法,她掏出二十两银子交给玉莲,由玉莲转交给那兵士。“但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府,还请军爷帮忙想想办法。”

    那兵士手里捏着银子,不舍得将其还回去,但也是没办法。“顾小姐,要不然您在城外客栈先住下,一会小的便下了值,您可以写一封书信,小的帮您送回府。”

    玉莲只能劝道,“小姐,若实在不行,也只能这样。”

    “住客栈会不会危险?要不然我们再回周家?”玉翠提议。

    玉莲瞪了自己妹妹一眼,“回周家?那不是羊入虎口吗,你不怕忠婶?”

    想到忠婶,玉翠浑身一激灵,赶忙摇头,“不回不回,还是客栈吧。”

    玉莲和玉翠两人讨论得正欢,顾千雪却半天不言语,因为她想起了赵氏。

    赵氏被其父镇远赵元帅叮嘱过,若顾千雪不回家,赵氏必须等在大门外。而在记忆里,本尊曾一夜未归,赵氏真的就傻傻等在门旁一夜。

    天色越来越暗,将尘嚣逐渐压抑直至平息,顾千雪的心也仿佛被压抑住,喘不过气来。

    呼吸困难,心脏疼痛,那种揪痛,伴随着呼吸和心跳,一下一下,愈演愈烈,越来越疼,直至窒息。

    顾千雪如同溺水一般的大口喘气。

    “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玉莲发现,赶忙上前,轻抚顾千雪的背,帮其顺气。

    “难道这就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顾千雪喃喃道。

    “小姐,您说什么?”玉翠问。

    “没什么。”顾千雪轻轻摇了摇头。

    因为深呼吸,心疼感平息许多,但脑海中依旧忍不住幻想一个画面——那个白胖的女子,脸上有着嚣张的表情,但双眼却澄清单纯。她十分“听话”地等在门旁,不仅是因为父亲的命令,更因为担心最疼爱的女儿,那个在她心中,最最美丽可爱大方优雅的女儿。

    一定会有丫鬟搬来椅子,但依照白胖女子的个性,应是不肯坐的,她宁可蹲在地上,支着两只白嫩的小手,双眼一直盯着大门,盼望着女儿归来。

    哪怕是等上几个时辰,等到腿累了、脚酸了,却依旧不肯放弃希望,紧紧盯着大门。

    想到这,顾千雪的胸口再次开始憋闷。

    “这位军爷。”顾千雪唤刚刚拿了她银子的兵士,“能否麻烦您,将你们长官请来?”

    兵士知晓这顾小姐定是又要用银子收买长官,秉承着拿人手短的原则,兵士忍不住劝道,“顾小姐您就放弃吧,即便是我们队长来了也不敢收您的钱,若是出了事儿,可是要掉脑袋的!”

    顾千雪叹了口气,向后退了几步,抬头望向城墙。

    高耸的城墙根本不是她能翻越的,即便是有周秋荣的轻功也无法轻易翻越,即便是勉强跳上去又怎样?城墙上有守城官兵,定会将她拿下。

    但若一夜不归,赵氏怎么办?

    就在顾千雪一筹莫展时,从城墙一侧、守城官员的休息室里,走出两人。

    身穿官员服饰那人对另一名身材挺拔的年轻男子极为恭敬,一路陪着走着聊着,而那名年轻男子好似有什么心事,应付得十分心不在焉,时不时向城门外看。

    当看到顾千雪时,那人回头和官员快速说了什么,而后向顾千雪大步走来。

    离得进了,才看清,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厉王的随从,君安。

    顾千雪好像知道了什么,“君小哥怎么在这?”声音很是热情。

    君安充耳不闻,对顾千雪拱手,而后道,“在下奉王爷之命,在此等候顾小姐,接顾小姐进城,且送顾小姐回顾府。”

    顾千雪惊讶,“厉王的命令?”

    君安点头,“是,请随我来吧。”说着,便向官员展示手谕。

    那官员模样的人连看都没仔细看,连忙陪着笑点头哈腰,“不用不用,谁人不知君公子是王爷的人,来来,开门送君公子和顾小姐进城。”

    兵士们不敢迟疑,赶忙开门。

    顾千雪嘴角抽了一抽,原来官二代不是不好用,而是她便宜父亲的官职太低了啊。

    之前的马车车夫见顾千雪等人顺利进了城,便折了回去,顾千雪带着玉莲玉翠两人则是坐上了厉王府的马车,由君安亲自驾车。

    “哼,厉王的马车也没什么了不起嘛。”玉翠知晓自家小姐被厉王威胁,早就看厉王不顺眼了,在马车里便小声骂着,为自家小姐出气。

    “妹妹说得对。”玉莲也附和。

    顾千雪噗嗤一笑,“今日周容秋的武功,你们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玉莲和玉翠道。

    顾千雪一指马车帘子,“门外驾车的君小哥,想必也是有武功之人。练武之人皆有内力,耳聪目明,你们以为很小的声音,他们都能听见,你们就不怕得罪厉王?”

    两人面色一白,玉莲道,“我们也没在背后编排厉王殿下,他便是知道了,又能怎样?”

    顾千雪伸手触碰车厢墙壁,“你们说厉王府的马车不好,其实错了,你们难道没发现,这马车十分稳当,绝无飘忽颠簸之感吗?”

    两人这才惊讶的发现,确实在这车上,如履平地,根本感觉不到丝毫颠簸。“那是因为城里路况好。”玉翠道。

    “不仅仅是路况,这马车为更舒适稳当,增加了车重,恐怕这车厢是用金属制成,至于木板,只是包了层皮而已。”而后顾千雪又看向门外,“车身重了固然稳当舒适,但却不是一般的马能拉得动,所以能拉动这车的,定是千里良驹。”

    玉莲和玉翠两人惊讶。

    “如此,你们说,厉王的马车到底好不好呢?”满意地见到两个小丫头惊讶的神情,顾千雪又扬声道,“君小哥,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