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再遇会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7本章字数:2029字

    “雪儿说得也是。”赵氏终于算明白时间,但随即又急了起来,“那怎么办,难道你就要被你爹爹打吗?上次你彻夜未归,被你爹爹狠狠打了一顿,还禁足三个月,抄写《女戒》一百遍,最后还是娘给你外公写信才算解决了的。”

    顾千雪赶忙安抚赵氏,“娘,今非昔比,我不会轻易让人打的,而且。”她冷冷看向满福院的方向,“我也不会轻易让人陷害。”

    “陷害?”赵氏越来越不懂了。

    顾千雪挽着赵氏的手臂,“祖母和父亲不是在满福院等我吗?我们现在就去,看他们要怎么询问我。”

    厉王府。

    厉王的书房灯火通明,已入了夜,但厉王却依旧穿着白日里穿的朝服,桌案旁放了高耸的卷宗,全是关于西部赋税一案的卷宗。

    邵公公在门外伺候着,端茶倒水,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是悄声入内,轻声道,“王爷,天黑了,您从回来到现在还未用膳,别累坏了身子。”

    谁敢劝厉王?

    此时也只有邵公公这样的老奴才了。

    邵公公的面子大,原因是,他是从前在宫中伺候秦妃娘娘的老奴才,忠心耿耿,后来秦妃发病被厉王接出宫,才跟着厉王伺候。

    明亮的灯烛之下,宫凌沨的双眼一直在卷宗之上,手上朱笔勾勾画画,丝毫未理会邵公公。

    邵公公矛盾着,最后一咬牙,噗通跪下,“王爷,恕奴才多嘴,这案子便是再重要,也不是一日两日能办出来的,但若王爷累坏了身子,娘娘她……她老人家会心疼的。”

    当听到秦妃,宫凌沨终于顿了下,双眉紧皱,冷眸迸发杀气,但杀气一闪而逝,最终化为无奈,叹了口气。

    “本王知晓了,邵公公起来吧。”

    邵公公惊喜地站起身来,正要唤人来伺候厉王更衣用膳,君安回来了。

    “禀主子,属下已将顾小姐送回府上。”君安见礼,而后如实禀告。

    宫凌沨站起身来,被丫鬟伺候着更衣,换了便服,“可有说什么。”

    君安知晓,主子是问过程,便将从见面到抵达顾府中间的对话都一一讲来,当然,他自动略过被称为君小哥那一段。

    换好衣服的宫凌沨拿起一旁的茶盏,淡淡饮口清茶,“竟能看出千金车。”

    君安道,“是。”

    “还未用晚膳吧,来,陪本王用膳。”说话间,捧着托盘的丫鬟们如鱼贯入,将精致的晚膳佳肴端上。

    “是,王爷。”君安也不推迟,便坐下,陪着主子用膳。

    只不过,整个晚膳都无一语。

    同一时间,另一地点。

    顾府,满福院。

    满福院也是灯火通明,人满为患。

    厅堂正中央坐着顾老太太郑氏和顾庆泽,周围则是或坐或站了各房姨娘以及儿女,还有丫鬟老妈子。

    呦呵,三堂会审呀。

    这是顾千雪到达时的第一反应,忽然又想起刚穿越来的第一天便经历了这样的场景,原因是本尊将厉王推湖里了。

    想到那一日,顾千雪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顾尚书眉头一皱,狠狠一拍太师椅扶手,“孽障,还敢笑?”

    顾千雪为老太太和顾尚书见了礼,心中无奈自己这便宜父亲真是听风就是雨。

    前世看过的几本网络小说里,女主女配们互相陷害谗言,威风睿智的男主却被耍得团团转,从前觉得这场面极为荒谬,却没想过真有这样的事发生。

    “父亲,大晚上的不睡觉,您也不为祖母考虑下,她老人家的身体能受得了吗?”顾千雪道。

    顾尚书一愣,而后更是勃然大怒,“孽障,跪下。”

    “顾尚书,您为父我为女,为您下跪天经地义,这跪拜却是礼貌。”顾千雪站得笔挺,“但若因为什么误会,您让我下跪,待误会澄清,那样会不会很尴尬呢?”

    顾尚书前几日还为大女儿突然聪明过来而喜悦,如今却被这伶牙俐齿和毫无礼貌气得半天不知说什么。

    “误会?什么叫误会?你公然与一男子乘车出城难道是误会?你深夜不归,让你母亲等候多时,那是误会?”顾尚书质问。

    人群中,又有多少人暗喜,多少人同情,多少人看热闹?

    裴姨娘和二小姐顾千柔在人群中最是得意,那顾千柔眼神越发的狠,恨不得一下子将顾千雪置于死地。

    顾千雪从来不是拐弯抹角的性格,“千雪先问您,是谁告诉您,我和一名野男人乘车出城?”

    顾尚书气得站了起来,“大胆,你还狡辩,来人,家法伺候!”

    顾千柔双袖下的手狠狠捏住,即便如此,也无法发泄那种兴奋。

    “老爷,不……不不不……不可以!”赵氏顾不上什么,圆滚滚的身子跑了来。

    顾尚书气坏了,“赵氏,别以为你有赵元帅的庇护,我就不敢怎样。今日是她错了,便是得罪了赵元帅,我也要惩她!”

    “呵呵呵。”顾尚书的话音未落,顾千雪便笑了出来,本就精致的容貌,在灯烛光下,更显得明艳动人,“顾尚书,您不怕得罪赵元帅,那怕不怕得罪……”话音顿了下,好似在卖关子。

    整个屋子静了下来,顾千雪这才慢慢吐出他的名字,“厉王。”

    顾尚书勃然大怒,“来人,取家法,今日我不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孽畜,我便……”

    “等等。”顾千雪打断了他,“尚书大人,您若真是打我,我不会还手,但明日早晨,是我为秦妃娘娘诊病的日子,若我因为太过伤痛而去不得,到时候厉王找您要人,您可得尽早打算。”

    顾尚书气坏了,本白净的面色气得涨红。从未想过在后院,竟有子女如此公然顶撞她。“呵,你以为厉王殿下是你的免死令牌?便是厉王殿下,也得讲道理不是?”

    “厉王殿下自然是讲道理,所以今日我晚归,厉王便派了随从君安在城墙下候着,生怕我进不来城门。”而后笑吟吟地看向顾尚书惊讶的脸,“随后,君安亲自驾着厉王的千金车将我送回,不信,你问问门丁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