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是毒而不是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8本章字数:2098字

    顾尚书不仅容貌出众,进士出身,学识更是一流。

    如今走上尚书这个位置,外行人认为是裙带关系,但内行人却知,顾尚书虽未将皇上交代的任务做得特别出彩,但却也从未有过差错,算是皇上最为信赖的官员之一。

    这是顾千雪第一次走入顾尚书的书房,本尊从前不学无术,每次见到顾尚书都被责骂,自然绕着他走,是以,身体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书房的画面。

    顾千雪震惊顾尚书书房内书架上的书籍,略扫一眼,从书脊上的题目,便能看出,书籍被严格分类。

    爱书之人都有怪癖,这分类便是其一。

    可以看出,顾尚书是真正爱书之人。

    当顾千雪进入书房时,顾尚书正在书桌旁翻阅什么书籍,桌案一侧,更是放着几本。

    “父亲,您找我有事?”千雪不冷不热道。

    因为怀疑顾尚书的目的不善,顾千雪并未给其好脸色。

    顾尚书双眉微微一皱,略有不悦,但还是忍了下去。“你为秦妃娘娘诊病,进展如何了?”

    “还好。”顾千雪答。

    顾尚书双眉间的褶皱深了一些,“秦妃娘娘的身体如何了?”

    “一般。”顾千雪道。

    顾尚书抬起头,好似好发火的模样,但见顾千雪天不怕地不怕、悠然自得的神情,还是将愤怒重新压抑回去。

    “秦妃娘娘初病为疯症,病势凶险,御医们只当疯症治了,开了药方无数,好容易将疯症治好,娘娘却又昏迷不醒,而后,便无人能医。”顾尚书道。

    顾千雪不解,顾尚书怎么说这些,剧情不应该如此发展吧?

    “皇上对秦妃娘娘感情深厚,寻遍天下名医,前来为娘娘诊病的名医众多,却非但医不好娘娘,连着病症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顾千雪收回了之前的抵触,静下心来,耐心听着。

    顾尚书合上书,叹了口气。“连周老神医也曾为娘娘诊过病,也是一无所获,传闻,周老神医正是因此,郁郁而终,却不知,你揽下此事,是祸是福。”

    顾千雪忍不住冷笑一下,心中道——是祸是福又如何,当初还不是您老把她推出去的?

    顾尚书只当没看见顾千雪的冷笑。“皇上请来的大夫,都是各地名医,名不见经传的江湖郎中是没资格进入皇宫为娘娘诊病的。而这些名门正派的大夫无法诊治的病,想来,便不能用常规的医术进行治疗。”

    顾千雪一愣,抬起头,惊讶地看向顾尚书。

    不得不说,顾尚书与她想到了一起,昨夜她夜不能寐,想的便是这个。

    秦妃的病一直没被人所诊断出,据她的推测,其一,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大夫皆为男性,碍于礼教,根本无法为秦妃周祥地检查,而切脉,只能窥视病情的冰山一角。即便是通常为女眷针灸、艾灸的婆子,其医术根本不值一提。

    其二,正如顾尚书所说,这些大夫学的是大成医术、用的是常规疗法,也许下毒之人早就考虑到这一点,反其道而行。

    其三,到底多少大夫看出,秦妃是毒而不是病!?

    顾千雪最在意的,是第三点。

    中国医术博大精深,顾千雪不相信无人看出秦妃娘娘中的是毒,但看出又如何?秦妃的毒又岂是一般人可下?若说出来,无论是否能解毒,也会招来杀身之祸!

    顾千雪大胆猜想,这些大夫有一部分已诊出秦妃的毒,也尝试着解毒,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顾尚书继续道,“这些书,是我偶然间搜集到的奇书,有些是神话传说,有些则是药理医术,我曾翻阅过,与大同医术略有不同,你拿去看吧,希望对你有用。”

    顾千雪惊讶,怎么也没想到,顾尚书唤她来竟是送书。

    “还有其他事吗?”千雪微微眯眼,难道不应该骂她惹了他的小老婆?

    “没了,你下去吧。”顾尚书道。

    就这样,顾千雪抱着书,晕晕乎乎地从顾尚书的书房出了来,太阳当空照,竟有种不真实感。

    将书送回听雪院,贴身丫鬟被打趴在床上,顾千雪拒绝了其他丫鬟的伺候,只身一人去了牡丹园。

    今日的牡丹园很安静。

    下人们都小心翼翼地,不敢大声喧哗,不敢大力气扫地,一切都是轻轻的。

    “难道睡了?”顾千雪忍不住想。

    自从赵氏学会了踢毽子、丢沙包、跳房子等等现代儿童耳熟能详的游戏后,就舍弃了睡午觉的时间,时时刻刻带着丫鬟们玩游戏。

    别说赵氏瘦了,可怜的丫鬟们都生生瘦了两圈。

    难道是昨天……!?

    想着,顾千雪愈发紧张,忽视周围下人轻声问安,快步跑了进去。

    却见,赵氏坐在桌旁,两只白白胖胖的小手支着下巴,表情迷茫,双眼望天,不知在思索着是什么。

    顾千雪担心,悄声走了过去,在赵氏身旁坐下,“……娘?”试探性问了下。

    赵氏依旧保持那个姿势,好像没听到一般。

    “娘,你没事吧?”千雪提高音量,将赵氏生生吓了一跳。

    赵氏竟不知顾千雪何时坐在了自己身边。“你……你什么时候来……来的?”说话磕磕巴巴,本粉白的胖脸,一下子通红通红。

    顾千雪伸手放在赵氏额头上,“不舒服吗?”体温正常。

    “没……没有。”赵氏一边说着,眼神飘忽,一双眼看上看下,却不知看什么地方。

    “和父亲有关?”顾千雪试探着问。

    赵氏就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双手捂住脸,拼命摇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顾千雪陷入思索。

    少顷,千雪的表情小心翼翼,双眼紧紧盯着赵氏,捕捉其细微面部表情。“娘,你老实回答我,昨夜……你们怎么过的?”

    赵氏再次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嗷地一声叫出来,而后便疯了似的跑到床上,将头塞入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里,身子留在外面,做鸵鸟状。

    顾千雪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顾尚书你个禽兽,赵氏这样的,你都敢下嘴!好!很好!她顾千雪这辈子还没佩服过谁,如今佩服了!

    ——顾尚书,就凭你这生冷不忌、死不要脸的程度,你这便宜爹,她顾千雪算是认下了,不是想壮大顾家吗?OK,算她顾千雪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