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僵肢散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8本章字数:2110字

    若没有赵氏,也许顾千雪压根就不会翻阅那些书籍,可以说,顾千雪从前对便宜爹没什么好印象,恨屋及乌,也瞧不起那些不知从哪淘来的书。

    外屋守夜的丫鬟已经睡了去,窗子半敞,晚风微凉,从窗外吹入几许。

    夜已深了,但顾千雪却越来越清醒,甚至可以说,带着十足的震惊。

    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捏着书页的手微微颤抖,双目大睁。

    “僵肢散!?”

    僵肢散,是由蜈蚣毒为引,败灵草、舛枯草等四十多种药草制成的一种毒药。僵肢散无色无味,其药性既慢又烈,慢是因为其作用慢,而烈则是其毒入体后即可便开始起作用,慢慢侵害人体。

    当毒性到达一定程度,便开始发作,其表现为声带失控、肌肉痉挛,便是毒发时,人会大喊大叫,而那声音怪异恐怖,身体不受控制,张牙舞爪,看起来便像……疯病!

    随后,疯病症状大概持续三个月左右,进入最后阶段——僵肢阶段。表现为,中毒者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浑身肌肉僵硬,不受控制,状似昏迷,直至死亡。

    这“僵肢散”竟与之前顾千雪猜测的一模一样!

    顾千雪放下了书,慢慢闭上眼,因为极其兴奋,竟无法呼吸,好半晌,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今日真是她大吉之日,她有救了。

    现代也有类似秦妃的病,名为僵人综合征。

    僵人综合征是指一种以躯轴和下肢肌肉过度收缩,伴肌痛性肌肉痉挛为特征的罕见的、严重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

    即便在医疗技术极为发达的现代,也无法治愈此症,得此症者,只能缓解,最终慢慢等死。

    虽然秦妃的病症与僵人综合征有不同处,但顾千雪就怕秦妃得的是这种根本没有办法治愈的病症。

    如今,知晓有“僵肢散”这个毒,且秦妃的所有病症可以与僵肢散对应,她才将心放下了一半。

    当然,这心,也只能放下一半,还有另一半心无法放下,是因这僵肢散的毒即便是解了,也无法治愈病人。

    因为,僵肢散的毒是慢慢起作用且不可逆,即便解了毒,但从前造成的伤害,无法自然痊愈。

    顾千雪撩起被子从床上跳下,穿上衣服冲向书房。

    整整一夜,书房的灯未熄。

    第二日,天还未亮,顾千雪便抱着药箱步行匆匆赶往厉王府。

    因时间太早,平日里送顾千雪外出的车夫还未起床,她也不打算打扰车夫好眠,正好一夜未睡头脑混沌,借着步行去厉王府的机会,清醒一下头脑,再次捋顺思路。

    当顾千雪即将到达厉王府时,天蒙蒙亮。

    经过这将近一个时辰的步行,脑海中的狂热冷静了几分,也发现了许多问题。诸如,从前是否有大夫发现了毒,诸如,会不会有大夫开的药方碰巧解了一些药性。

    毕竟,若毫无治疗措施,秦妃怕早是死了,却硬生生挺了几年,肯定是一些大夫开的药方中,不小心包含了解药。

    据顾千雪猜测,之所以大夫们未治愈秦妃的病,一者是大夫们定然没看过那本书。

    说来可笑,那本书竟然是本志异小说。正如顾尚书所说,皇上与厉王请来的大夫都是名医,学的是大同医术,谁能没事闲着看志异小说?在南樾国,只有那种不务正业的败家公子哥才看这种东西。

    二者,大夫们除了切脉,根本无法直接接触秦妃,更无法了解她的病症。

    中国古代也没有女大夫,为后宫嫔妃诊病的,都是太医所教的医女,在民间,则是一些略懂医术的老妈子。正是因为缺少女医生,在男女大防的封建社会,不少女子惨死在病症中。

    顾千雪正思索着,突然一道尖细高昂的嗓音喊道,“大胆顾千雪,见到厉王殿下,竟不见礼!”

    顾千雪一愣,停了脚步,抬眼看去,正见到厉王车队。

    而一身纯黑锦袍的厉王,正在不远处的千金车旁,冷冷看着她。

    顾千雪吓了一跳,抬头见到自己竟不知何时走到了厉王府,黑底鎏金牌匾刻着厉王府三个字,而她则是沉浸在思维中,未发现。

    看见厉王,顾千雪便想到玉莲玉翠两个受伤趴在床上的小姑娘,便有了满肚子气。

    如果可以,顾千雪真想冲上去,将这可恶的男人狠狠揍上一顿。

    想着,再次咬牙切齿起来。

    邵公公见顾千雪直愣愣盯着厉王,脸上满是憎恶,为这不知死活的小姑娘狠狠捏了一把汗。

    快走几步到顾千雪身边,压低了声音。“快为殿下见礼啊,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知死活?再这样下去,别说咱家,便是申嬷嬷也是护不住你的。”末了,又低声叹了口气,“唉,申嬷嬷啊,不是咱家不帮你护着这丫头,实在是,这丫头她自己找死。”

    顾千雪这才深呼吸一口气,一边压抑愤怒,一边告诉自己,这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这就是封建集权制国家,把什么“人人平等”都忘了吧。

    “民女见过厉王殿下。”一边嘟囔着,一边敷衍地福了下身,之后趁邵公公不注意,转身一溜烟便钻入厉王府大门。

    “大胆!”邵公公急坏了,他只后悔刚才为什么不亲手将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摁在地上,逼其下跪,一边大骂,一边用余光小心窥视厉王的反应。

    却怎么也没想到,厉王只是淡淡地撇了顾千雪一眼,便转身上了马车。

    邵公公目瞪口呆,今日的殿下好像……心情很好呦,明明被冒犯了,为何不发怒?

    南山院。

    当顾千雪到达时,正撞见申嬷嬷亲手为秦妃娘娘喂食早膳。

    “顾小姐,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到了?”申嬷嬷不解。

    顾千雪尴尬,“抱歉,我也知道这么早来很是不礼貌,但秦妃娘娘的病刻不容缓,我必须抓紧一切时间,所以只能早早赶来。

    申嬷嬷见顾千雪一脸严肃,心中是又喜又怕。

    喜的是,她猜想顾千雪找到了病症根源。

    怕的是,她怕……这病症,比从前所预想的还要严重。

    将汤碗交给其他丫鬟伺候,申嬷嬷赶忙到顾千雪身边。“顾小姐,老奴能做什么?”提心吊胆。

    “药方!”顾千雪凝眉道,“将从前所有医生开的药方都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