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尘埃落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8本章字数:2041字

    这一次,顾千雪是真的怕了,彻彻底底的怕了。

    她敢立刻下确诊,真正的疯病的不是秦妃,分明是厉王!

    这人是个疯子!绝对是个疯子!是个善恶不分的疯子!

    邵公公替顾千雪捏了把汗,但此时此刻,却不敢开口为其说情。厉王阴晴不定,只要略有冒犯,无论是谁,怕是说杀就杀。

    顾千雪只觉浑身无力。

    她垂着头,神情没落,却不是刻意装出。“我娘有个习惯,只要我晚回,便会站在门外一直守着。”声音很轻、很柔,“一个时辰晚回,她便等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晚回,她便等两个时辰,若是一夜不归,她便会等上整整一夜。”

    众人心中无奈的哀叹——难道以为用这种苦肉计能打动王爷?做梦吧。

    顾千雪抬起头,突然笑了,笑得甜美,声音一转之前的凄苦,婉转而动听,“如果秦妃娘娘病愈,而晚归的是王爷,怕娘娘也是等在门外,夜不能寐吧。”

    蛇打七寸。

    果然,厉王的面色有了一丝动容。

    众人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去,惊讶顾千雪的口才。

    “除了离开王府,许你一件事。”这是厉王最大的让步。

    虽在顾千雪看来,厉王依旧是油盐不进,但众人却都在惊讶厉王的巨变。

    顾千雪叹了口气,她知道,她也就这么大能耐了。

    “拿纸笔罢。”顾千雪道。

    立刻有丫鬟站起来,跑到房内取纸笔。

    顾千雪无视厉王,走到石桌旁,在纸上书写下一封小信——今夜因秦妃娘娘之病情无法归家,切勿等候,千雪求您!您病了,外公担心,切记!

    一边折纸,一边想象赵氏打着哈欠守在门外的模样,担心又心疼。

    “还有一件事,可以答应我吗?”顾千雪将折好的纸递过去,邵公公赶忙起身,接过纸。

    “说。”今日的厉王,好像无比的宽容慈悲。

    顾千雪道,“让一名丫鬟去送信,且亲自将我娘送入牡丹院。若我娘坚持等候,就请那名丫鬟速速归来,我再写一封,直到我娘回房才可。”

    她有些怕赵氏不听劝,毕竟赵氏最听的,还是赵元帅的话。另有一原因,赵氏心智不全,比常人更为执拗。

    “好。”一边说着,厉王一伸手,雪白修长的手指停在半空,好似在等什么东西。

    邵公公立刻心领神会,一溜小跑,跑到厉王跟前,将顾千雪折好的纸交到厉王手上。

    “你!”顾千雪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厉王充耳不闻,慢慢将信展开,姿态从容而优雅。

    看了纸上之字,厉王却微微皱眉,“真丑。”指的是顾千雪的字。

    顾千雪很反讽,但想到对方就是个疯子,便将话狠狠地咽了回去。

    “平身。”淡淡丢下一句话,厉王一撩袍子,大步入了南山院,进了房间。

    邵公公交代完送信之人,便到赌气的顾千雪身边,低声道,“顾小姐,委屈您了。”

    顾千雪不语。

    申嬷嬷也过了来,“顾小姐,无论您信与不信,今日殿下确实未下狠手。”

    顾千雪口中暗暗咬着牙,“这样还未下狠手,那怎样才算下狠手?”

    邵公公叹了口气道,“顾小姐您有所不知,若按照王爷从前的习惯,怕是……先将您的脚筋挑断,容貌刮花,这样便断了出府的念头。”

    “……”顾千雪只想挠墙——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疯子!?

    申嬷嬷叹了口气,“顾小姐您快进去吧,王爷今天的心情虽好,但若让王爷等急了,其后果怕还是很可怕的。”

    “心情好?”顾千雪目瞪口呆,伸手指着厉王消失的方向,“他今天心情好?”

    邵公公道,“是啊,王爷笑了很多回呢。”

    顾千雪彻底斯巴达了,“冷笑也算笑?”

    申嬷嬷和邵公公两人齐齐点头,异口同声,“冷笑也算笑。”

    “……”

    房内,早有婢女端来香茗,双手供给厉王。

    那婢女平日里在南山院伺候,鲜少见厉王,加之平日里厉王前来,都是申嬷嬷亲自伺候而不用其他人靠近,所以,可怜的小女孩异常恐惧,以至于那双手抖得厉害,茶水差点溢出来。

    申嬷嬷刚进来便见到这一幕,面色一白,快步上前将那茶碗抢下,“还不下去?”

    婢女如释重负,赶忙恭敬退了出去,当出门后,如同死里逃生一般周身冷汗。

    “王爷,请用茶。”申嬷嬷恭敬道。

    厉王垂下眼,扫了一眼茶碗,而后接了过来。“人呢?”

    邵公公赶忙上前陪笑,“回王爷,顾小姐在这呢。”说着,背后推了顾千雪一下。

    厉王只垂着眼,轻吹一下,而后慢饮。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顾千雪也是苦无办法,只能认了命。站在原地,低着头,不言不语。

    “说吧,母妃到底什么病。”厉王的口吻平静清淡,好似在说一件无关紧要之事一般。

    顾千雪欲言又止,不知自己该说还是不该说。

    申嬷嬷着急,“顾小姐,有什么就说什么吧。”生怕磨没了主子的耐心,最终顾千雪遭殃。

    顾千雪咬了下唇,而后道,“我怀疑,娘娘中了一种名为僵肢散的毒,其毒无色无味,药性慢却极烈。当人中毒后,毒药便开始腐蚀人体肌肉神经,中毒者虽有所不适,却不明显,直到毒发。”

    申嬷嬷和邵公公两人都捏了把汗,心中哀叹,却不知这顾千雪将来的命运如何。

    毕竟,为秦妃娘娘下毒之人,怎么想都会是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管六宫凤印的那位。

    而顾千雪却又是太子的未婚妻,若这毒真解了,皇后知晓为秦妃娘娘解毒之人是顾千雪,却不知作何感想。

    但只有一点可知——顾千雪将来,怕是命运多舛。

    “毒发后,病人声带失控、肌肉痉挛,极易被误诊为疯病,但这种状况仅仅维持三个月,三个月后,才是僵肢散最终毒发的状态——浑身僵硬,若没人解开其毒,毒性便越发深入,造成脏器硬化,心肺停止工作,无法供血与呼吸,最终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