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打到后悔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8本章字数:2142字

    没错,顾千雪就是在趁机骂厉王,除了这个机会,顾千雪实在不知用什么方法能当面骂这个该死的。

    厉王一愣,皱眉思索了一会,少顷,将顾千雪放开。

    “咳咳……咳咳……”顾千雪知晓自己的行为是在找死,但她还是忍不下去,她杀不死厉王,但也想给其狠狠添堵。

    厉王重切自己的脉搏,眉头微微放松,眼中有了惊讶的神色。

    “我告诉你,你可不能杀我,是你让我为你验证的,除了这么骂你,我找不到能让你情绪激动的事。”顾千雪道。

    厉王未理会她,双目微眯好似在思索什么。

    “除了脉搏,还有什么会变?”竟提出这么个问题。

    顾千雪伸手揉着自己喉咙,她可以肯定,这幅身子最强壮的地方就是脖子了。“除了脉搏,还有呼吸和血压。”肌肉也有变化,但这个不重要。

    血压这个词,厉王曾在凌霄阁听过,不陌生,所以并未多问。

    而捂着脖子的顾千雪却未发现。

    “本王是否可以如此理解,当人想精神紧张时,其脉搏、呼吸和血压会急促。”厉王问。

    “正是。”顾千雪不得不惊讶,厉王接受能力之强。

    她以为古代人接受现代知识很难,却没想到厉王接受得如此容易。

    厉王依旧坐在太师椅上,玩弄着自己的扳指,不知在想着什么。

    “咕噜。”肚子一声响。

    厉王抬眼,看向顾千雪。

    顾千雪想狠狠瞪他一眼,但到底还是没敢,最后低了头去。心中暗道——麻痹,看什么看,难道你肚子不会响?

    “传膳。”厉王淡淡道,而后便起身到秦妃床前。

    “是,王爷。”申嬷嬷立刻答应,说着,暗暗对顾千雪招了招手。

    顾千雪悄声过去,“申嬷嬷,我能回去吗?我想看看我娘,晚些时候再来。”

    申嬷嬷面露难看,叹了口气,“顾小姐,您便安心在王府吧,实在是……没有王爷的允许,没人敢放你出府啊。”

    顾千雪咬着牙,回身,对着厉王狠狠瞪了一眼,却见到这样一幕——

    华贵的雕花大床前,昂贵的锦绣床帐帘子被撩起,勾在一旁的金爪钩子上,床帐金色穗子垂下。

    从顾千雪的角度,恰巧可以见到秦妃柔美的睡颜,已经俯下腰身,厉王如刀削的侧脸。

    “母妃,您且好好休息,您的病马上就能好了,儿臣去用膳,下午定然回来陪母妃。”依旧是略低的声音,但却温暖却如同春风。

    一时间,顾千雪竟呆住了,从未想过那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疯子,竟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同一张脸,同一双眸,同一幅唇,却判若两人。

    这一刻,顾千雪竟感觉认不出厉王来,无法相信,面前这俊美又温柔的男子,真的是厉王?

    一瞬间,却如同梦幻。

    当厉王起身后,白皙的面孔重新被冰霜所封印,又成了那众人惧怕的厉王。

    午膳设在了南山苑的正厅,一张硕大的圆桌,上面摆放满佳肴。

    在丫鬟的伺候下,厉王入座,净了手、漱了口,随后丫鬟便端着各式菜肴如鱼贯入,而后有专门的丫鬟布菜,根据菜色的荤素口味以及颜色类别,将菜色摆成了一副画般,即便是看上一眼,也是极有食欲。

    “坐。”厉王入座,随口道。

    与此同时,有专门的丫鬟在厉王身后,将各色菜式夹了一些放在他面前的盘中。

    若可以,顾千雪宁可饿着也不想和厉王一同吃饭。

    厉王等了片刻,见顾千雪依旧未入席,一计眼刀便飞了过去。

    如果眼睛可以成为利器,就凭刚刚那计眼刀,顾千雪已经身首异处。

    申嬷嬷对其猛使眼色,最终,顾千雪也终于不情不愿的坐下。只不过,却找了个离厉王最远的地方——圆桌的对面坐下。

    “过来。”厉王夹了一开青笋。

    “……”犹豫片刻,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顾千雪终于不情愿在申嬷嬷的示意下,坐到了厉王的身边。

    顾千雪偷偷瞪厉王——这家伙是不是对她有仇,连顿饭也不好好让她吃。

    “下去吧。”厉王道。

    顾千雪很开心,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跑。

    “没说你。”厉王抬起眼看向顾千雪,面孔依旧冰冷冷的。

    叹了口气,顾千雪又乖乖地坐了回去。

    随后,所有下人,包括申嬷嬷和邵公公都恭敬退了下去,偌大的正厅,便只有顾千雪和厉王两人。

    厉王依旧慢慢用膳,姿态优雅。

    而顾千雪则是如坐针毡,半天不动筷。

    待厉王用完午膳,顾千雪却只喝了几勺汤羹,并非顾千雪害怕厉王,而是实在厌恶这个男人。

    正是因为坐在这个男人身旁,再好的美食,依旧无法下咽。

    “你说,这世间会不会有一种器物,可捕捉人的细微变化,例如呼吸、脉搏、血压。”厉王端起一旁的热茶,用盖子轻轻滑过茶碗口。

    “有。”顾千雪回答得斩钉截铁,心中却惊讶。

    厉王不仅接受能力尤其强,其举一反三的能力也让人吃惊!捕捉呼吸、脉搏、血压等细微变化的仪器,不是测谎仪,又是什么?

    “好,给你两个月的时间,给本王造出来。”厉王慢慢饮了口热茶。

    “啥?”顾千雪一惊。

    其结果,又接受了来自厉王的一计眼刀。

    但此时,顾千雪却顾不得什么眼刀还是眼剪了。“我说这位……呃王爷,您是不是把我当万能的了?我只是一名普通女子罢了,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您怎么就那么肯定,我能造出测谎仪?”

    “测谎仪?”厉王垂着眼,淡淡盯着茶碗盖子,“好名字。”

    “……”顾千雪有种想哭的欲望,她怎么不小心说出来了?这个厉王会不会逼问她来源?她如何解释?该不会还说从她娘的陪嫁嫁妆里看到的吧?

    而事实上,厉王不问这些问题。“本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若不在期限内造出,休怪本王心狠。”

    顾千雪咬着下唇,瞪向身旁可恨的男人,“做不到,即使你打死我,我也做不到!”

    厉王剑眉微挑,放下茶碗,慢慢抬起眼,犀利的视线定个在顾千雪的脸上,仿佛生生将其面颊烧出两个洞一般。“你不后悔?”

    顾千雪冷哼,“后悔什么?有什么课后悔的?”

    厉王面色未变,眼神却扫向门旁,“来人,把她拖出去,打到后悔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