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自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8本章字数:2046字

    顾千雪醒了!?

    此时,没人在意顾千雪口中的畜生到底是谁,都齐齐跑了过去,而宫凌沨则是将老大夫扔在一旁,快步跑到顾千雪身旁。

    “你怎样了。”声音焦急。

    顾千雪想努力睁开眼,但只觉得眼皮有千斤重,身子相反,却轻飘飘的。

    她知道,自己的病情严重,看来之前确实高估这幅身子了,本以为自己能撑过来呢。

    不过转念一想,刚穿越来便是落了水,而后便为了活命奔波,夜不能寐日日翻看医书做实验,前日更是两日一夜未休息,紧接着被该死的畜生宫凌沨伤了两回,这身子没当场死亡,算是皮实。

    刚刚隐约听见老大夫说的话了,她自己也认为,再不采取点措施,她怕是真要死了。

    她死了能穿越回去吗?如不能穿越,赵氏怎么办?

    “说话!”宫凌沨的声音很大,震破人耳膜一般。

    顾千雪才发现,因为高烧,自己精力竟不容易集中,思想分散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申嬷嬷……”

    即便是生命垂危,顾千雪仍不愿和厉王多说一句话。

    申嬷嬷立刻上前,“顾小姐,您一定要撑住啊!”

    “好……为了我娘,我也……会的……”顾千雪艰难道,干涸的嘴角努力勾起一抹笑,“申嬷嬷,帮我……做一件事……”

    “好,好,有什么事,顾小姐便尽管吩咐,老奴定当为您办好。”申嬷嬷声音哽咽。

    “您……亲自去顾府,找到……玉莲和……玉翠,叮嘱她们,将我……试验室里的……药,都……取来……”顾千雪第一次发现说话是如此耗费体力的事。

    “好,好,老奴这就去。”申嬷嬷赶忙道。

    “等……”顾千雪艰难道,“切记,不要将……我生病之事……传出……去……”

    “是,老奴记住了,顾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但当申嬷嬷询问时,却发现,顾千雪已不知什么时候再次昏死过去。

    申嬷嬷不敢怠慢,得到厉王的允许后,便跑着出了南山院,去做顾千雪交代的事。

    地上颤颤巍巍的老大夫只觉得今日是自己末日,已抱了必死之心。

    “本王再给你一个机会。”宫凌沨居高临下,冷冷道,“无论你用什么方法,用什么药物,都要将顾千雪的命吊到申嬷嬷回来之时,若顾千雪没死,便赏你黄金千两;但若是死了,你便人头落地。”

    老大夫连忙叩头谢恩。

    倒不是说为了那黄金千两表示感谢,而是厉王不杀他家人了。要知道,修罗一般的厉王,从来都是斩草除根,要杀便杀上整整一家,襁褓婴孩亦不放过。

    随后,老大夫真的使出了浑身解数,不顾什么男女大防,将顾千雪的被子掀开,将衣裤拉上,露出纤细雪白的四肢,而后在各大穴位埋针,只求吊其性命。

    南山院,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悬着一口气,没人敢发出一丝声响。

    老大夫衣服水淋淋,早被汗湿透,但却没功夫为自己擦汗,更没人敢上前递一块巾子,直到,申嬷嬷归来。

    当玉莲和玉翠进入房间时,却见到厉王黑着脸坐在房中,吓了一跳。膝盖一软,顺势给厉王请安。

    但厉王连眼角都没扫两人半下。

    “玉莲、玉翠,顾小姐在这里。”申嬷嬷匆忙上前。

    当玉莲和玉翠看到浑身扎满银针,奄奄一息的顾千雪时,差点晕过去,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厉王眉头皱紧,正欲开口,却听床上那人幽幽醒来,艰难道,“将……药罐……拿来……”

    玉莲和玉翠赶忙将之前从“试验室”带来的几个瓶瓶罐罐一一举起,任顾千雪挑选。

    “左三,口服,一次……一钱,一日……三次……”千雪道。

    玉莲立刻开始工作,将瓶子里的药粉小心倒入纸上,而后用温水冲开,服侍顾千雪喝下。

    这粉末不是别的,正是一直处在试验阶段的青霉素!

    玉翠焦急,“小姐,还有其他吗?”

    顾千雪继续道,“小米……放红糖……做……汤状,加盐,切记……加盐……”

    申嬷嬷道,“好,顾小姐放心,老奴这就命人去做。”

    众人不解,小米汤放红糖和盐?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种法子治病。

    而实际上,这种小米汤根本不是什么治病的药物,而是以长期高烧,体力流失,电解质紊乱,加盐是为了调节电解质,而加糖则是为了增强体力。

    叮嘱完这些,顾千雪再次晕死过去。

    邵公公道,“王爷,这大夫怎么办?”

    宫凌沨冷冷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老头,“打赏,送出去。”

    “是,王爷。”邵公公回了声,而后便搀扶着老大夫出了去。

    倒不是说邵公公多重视老大夫,而是整个南山院,除了厉王这个男子外,便只有他这个半男不女的太监了,连君安,都老老实实在院子外守着。

    将老大夫扶起来,邵公公回头看见依旧昏迷的顾千雪,此时丫鬟们正将被子轻轻为其盖上,心中暗道——刚刚顾小姐身子骨都露得差不多了,厉王看见了,会不会不妥啊?

    但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他这个奴才能操心的。

    于是,邵公公便摒除杂念,扶着老大夫出了南山院。

    一个时辰之后。

    众人都以为厉王能离开,却没想到,厉王如同一尊怒佛,一动不动坐在房内,双眼带着杀气,狠狠地盯着床上的顾千雪,仿佛下一刻便要将其生吞活剥一般。

    下人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短短一个时辰,倒好像过了整整一年一般。

    玉莲和玉翠两人也不好过,虽然自己主子被整得半生不死,但她们依旧不敢提出什么质问。不仅是她们奴才的身份,还有就是……对方可是厉王啊!鬼神惧怕的厉王!

    顾千雪醒了,也不知是否是青霉素的原因,面色竟然好了许多。

    申嬷嬷赶忙上前,“顾小姐,您终于醒了,您要的红糖小米汤还在温着,您喝点吗?”

    顾千雪慢慢点了点头,声音依旧虚弱。“将这些被换成薄被,将小米汤取来,用盆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