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好王爷都是别人家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8本章字数:2037字

    顾千雪的心猛地一沉,心想——妈呀,怕什么来什么!都怪自己太得意忘形了,竟忘了这是人家的底盘。

    她还没白痴到再次顶撞厉王,那种屡屡顶撞上位者还活得好好的恐怖事例,只有在小白文言情小说里才能看到,例如捉奸到青楼前,拽着什么皇子王爷大少爷的衣襟扇其耳光,这个……恕她顾千雪做不到!别说做不到,想也不敢想,屁股现在还疼呢。

    眼前活生生的王爷随时能要了她小命,和小说里那种可爱得如同大熊猫的王爷有着天壤之别。

    想着,顾千雪赶忙扶起两名惨叫连连的可怜小丫头,顾不上穿鞋,快步走到厉王身前,福身请安后。

    “民女见过王爷,王爷是误会了,民女现在的举动也是为秦妃娘娘治病的一部分。”顾千雪垂着眼,带着一种职业严谨的表情道。

    “哦?”厉王发出疑问声。

    顾千雪道,“这个运动名为瑜伽,适合女子,尤其适合不能剧烈运动的女子。待秦妃娘娘病愈,民女便想将这套运动教给娘娘以调养身体,但娘娘凤体尊贵,于是民女便决定先在丫鬟身上做实验,有了效果后方能教给娘娘。”

    厉王冷哼,“伶牙俐齿。”

    邵公公也觉得顾小姐忒能说,刚刚明明听见顾小姐说自己锻炼身体,怎么一会功夫,就成了要教给秦妃娘娘了?

    不过这样也好,总比处处顶撞王爷,让王爷打板子的好。

    想着,邵公公对顾千雪投去赞赏的眼光——这样才对嘛,年纪小小的,别总自讨苦吃。

    顾千雪垂着眼,不吭声。

    虽然认命,不再顶撞厉王,但她做不到给厉王丝毫好脸色。

    就这么不哭不笑,跟个死人一般,厉王问一句她就答一句,总之让人挑不出毛病就是了。

    厉王低头看着顾千雪,眉头动了动,最终还是无法发怒,但心中不痛快是真的。

    “什么时候开始为母妃诊病?”厉王问。

    顾千雪低着头,“回王爷,立刻。”多一个字,不说。

    厉王点头,转身欲走。

    顾千雪却道,“别走。”

    厉王不解,回头。

    顾千雪发现自己刚刚那口吻实在不妥,重新包装语言。“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厉王低头盯着顾千雪毫无表情的脸,却突然想起为了验证情绪激动对脉搏的影响,顾千雪趴在他耳边骂的话,面色黑了些。

    他微微低下头,面颊靠近顾千雪,声音低沉,“你还想骂本王?”

    “不敢。”顾千雪老实回答。

    “那你想说什么?”厉王问。

    “现在不能说。”顾千雪依旧面无表情,除了那假惺惺的恭敬,声音也是平淡得无丝毫情绪,“若我现在说了,我敢打包票,王爷能把周围所有下人都杀了。”

    丫鬟们听见后,再次吓得花容失色。

    在丫鬟们的心里,天下最可怕的人是厉王,第二可怕的就是顾小姐!

    只不过厉王是真的可怕,顾小姐是既可爱又可怕。

    厉王深深看了顾千雪一眼,慢慢直起身子,越过顾千雪,大步向院内走去。

    申嬷嬷很是担心,赶忙到顾千雪身旁,“顾小姐,您要三思啊,若真将王爷惹怒,顾府定然遭殃!”斩钉截铁。

    邵公公也跑了过来,“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您就少说几句吧,好死不如赖活着,您这干嘛总挑战王爷的权威呢?”

    顾千雪对两人福了下身,“申嬷嬷、邵公公,你们对千雪的好,千雪铭记在心。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再顶撞他了,我顾千雪宁可被狗咬死,也不允许自己被他杀死,丢人!”说完,便转身也入了南山院。

    “……”申嬷嬷和邵公公两人一愣,而后无奈。

    顾小姐刚开始说那几句还像话,后面却越发……唉,也许,顾小姐和厉王,真是天生的不对路吧。

    南山院正屋一个房间,无人,此时只有厉王和顾千雪两人。

    丫鬟送上热茶,便战战兢兢地退了下去。

    “说吧。”厉王端起茶碗,却未饮,好似玩弄。

    顾千雪道,“王爷,您武功好吗?”

    厉王猛地抬头,一双鹰隼般犀利双眸,狠狠盯着顾千雪。“你真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顾千雪很认真地摇头,“王爷您能打民女板子,自然是敢杀民女的,我也不兜圈子了。”故意忽略厉王那双威胁的双眼,那眼神还是很可怕的,顾千雪说不心惊,是假的。

    “本三年发作的毒,娘娘却撑了十几年,便说明,这毒已解了七七八八。但为何娘娘一直未苏醒?我推测,娘娘周身肌肉无力,无法支配身体,所以不能动,而不是未醒。关于这点,从上次应激脉搏试验便能看出。”

    厉王未发一语,如刀锋般的锐利视线依旧盯着顾千雪。

    “无论其病因如何,但如今,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

    “本王不听假设!”厉王阴冷道。

    顾千雪抬起眼看向厉王,刚想发作,但屁股疼了一疼,最终,将怒吼咽了回去,垂下眼,柔声道,“王爷明鉴,实际上,任何大夫诊病都处在一种假设的基础上。不仅是我,包括前几日为我诊病的大夫。先搜集病情信息,而后将这些临床表现对症在某一从前曾发生过的病症上,随后或开药方或下针,通过之后的病人恢复情况,修改药方以及修正判断。”

    良久,室内没有任何声响。

    过了好半晌,气氛才稍稍缓和。

    “你继续说。”厉王道。

    “是。”顾千雪语调依旧平静,却透着严谨。“撇除毒性,只观察娘娘现在的病情,与肌无力极为相像。我的打算是,除用青霉素为抗生素药物外,更用调脾类等中药,但最关键的是物理疗法,例如埋针。”

    “你要本王做什么。”厉王终于平静下来,将手中的茶,慢慢饮了一口。

    确实,顾千雪将厉王唤来他处,可不是为交代病情的。

    顾千雪眉头微皱,“王爷,若您有武功,我要求您做的便是以内力代替银针,刺激娘娘穴位,激活末梢神经,而这便是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