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实打实的谣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9本章字数:2058字

    最终,顾千雪也只敢背后骂上两句,她可没胆当面挑战厉王,毕竟屁股还疼着。

    秦妃依旧静静沉睡在床上,带着淡淡微笑,却不知她到底能否听到、能否知晓。

    房门外,厉王好像和手下交代着什么,当顾千雪走出来的时候,破天荒,厉王竟主动道,“顾千雪,你之前不是求本王为你找个师父吗?”

    顾千雪一愣,“啊?我什么时候求你了?”

    厉王却权当没听到,一指面色僵硬的君安,“以后,你便跟着他学吧。”

    顾千雪抽搐着嘴角,低声嘟囔,“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明明有求于我,倒成了求他了。”可惜,也只敢这么嘟囔几句。

    可以看出,君安是十分不乐意的。

    顾千雪抬头刚要解释,却见君安愤怒地瞪了顾千雪一眼。

    突然,一丝快感涌上心头。

    那是怎么一种快感呢?现代流行一句话叫:我就喜欢看你恨我但还弄不死我的样子。

    没错,现在顾千雪的脑子里环绕的都是这句话,很爽!十分爽!甚至开始怀疑,厉王的爽点是不是也在这里。

    所以说,下回对厉王,便是心里恨着,也别表现出来,否则报复不成,白白给人增加爽点。

    想到这,顾千雪十分认同自己观点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也同意,此事便这么定了。”扔下一句话,厉王便转身离去。

    “喂,你去哪?”顾千雪下意识问。

    邵公公赶忙拦住,哭丧着脸,“小姑奶奶呦,那可是王爷!王爷啊!您可别一口一个喂,您就不怕王爷责罚你吗?”

    不远处,那抹修长冷傲的身影突然停住。

    顾千雪吓了一跳。

    “将事情交代好,你便可以回家,但明天一早必须回来。”扔下这句话,厉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顾千雪愣了下,而后惊喜起来,“可以回家,真太好了。”

    邵公公也随着道,“是啊,咱们王爷可不是那不通人情的,下回顾小姐对王爷尊重些,回头少不得好处,顾小姐,咱家给你讲……”邵公公一抬头,却已不见人影。

    顾千雪早就跑回南山院,将药方什么的交代给申嬷嬷。

    她马上要回家,因为很担心赵氏。

    邵公公看着顾千雪远处的身影,狠狠一跺脚,“这个小没良心的,咱家这么对你,连咱家的话都不听。”

    归心似箭。

    这一晃,已两日未归家,却不知,家中如何、赵氏如何。

    当马车到达顾府门前,顾千雪踩着马凳下马车时,隐约感觉到一种微妙的气息。

    “小的见过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门丁殷勤地跑来,跪地请安。

    若按照从前,顾千雪是没这种待遇的。

    顾府里,主母之名虽是赵氏,但真正掌权的是裴姨娘,而府内下人都是极其敏感的,就如同那朝堂上群臣之于派系,下人们都知道裴姨娘和赵氏是死对头,人人都巴结掌权的裴姨娘而暗中疏远傻乎乎的赵氏。

    这些,顾千雪都知道,只不过不在乎罢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当顾千雪进入大门时,已做好了被人呼唤“女儿啊,我美丽可爱大方温柔的女儿啊”的超长名头,但等了半晌,却悄无声音。

    顾千雪眼皮一跳,随便抓了一名过路的丫鬟,“夫人呢?”

    那丫鬟见是顾千雪,一下子脸上堆满了殷勤的笑,“回大小姐的话,奴婢未见到夫人。”同样的话语,但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讨好劲儿。

    顾千雪点了点头,放开丫鬟,一头雾水地向牡丹院而去。

    到了牡丹院,一群伺候的下人们立刻停了手上工作,快速跑来,站得整整齐齐地给顾千雪跪地请安。

    如果说从前众下人是因身份以及赵氏的淫威不得不尊重顾千雪的话,如今却是真正的惧怕。

    顾千雪不解地回头问玉莲和玉翠,“你们发现有什么不同了吗?”

    玉莲点头,“回小姐,发现了,今天大家好像都很……怕您。”

    顾千雪一头雾水,“怕我?我有什么可怕的?”

    玉莲和玉翠摇头,顾千雪却未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快步进了赵氏的屋子。

    屋子静悄悄,就在顾千雪快进到赵氏房间时,却碰见正要出来的刘嬷嬷。

    刘嬷嬷恭敬请安后,轻声道,“奴婢见过大小姐,禀大小姐,夫人刚刚睡下。”

    顾千雪疑惑,现在还不是赵氏睡觉的时辰,为何早早入睡?“刘嬷嬷,最近两日,母亲身体可好?”

    刘嬷嬷恭敬道,“回大小姐,两日前,夫人在大门口等了您半宿,后来厉王府的申嬷嬷送来您的纸条后,回来便倒头大睡。第二日早起用过早膳没一会,就又睡下,想来,是这几日实在困乏了吧。”

    顾千雪点了点头,疼惜自己的便宜母亲,但心头还有一事未解。“刘嬷嬷,你可知,为何今日府内下人们都好像很怕我的样子,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刘嬷嬷眼神飘忽,“下人们对主子又敬又怕,这是自然。”

    顾千雪笑了一下,“这里没外人,嬷嬷就直说了吧,难道发生了什么极难堪之事?”因为那事难堪,所以刘嬷嬷不好意思开口。

    刘嬷嬷到底是年纪大的,她看了看周围没有未婚小丫鬟,便道,“回大小姐,还能是什么事?不就是您和厉王殿下的事?”

    “厉王?”顾千雪不解,“我和他有什么事?”

    刘嬷嬷的眼神促狭,“哎呦,大小姐还装糊涂,您和厉王殿下都成了神仙眷侣了,别说咱们顾府,就是整个京城有谁不知道?厉王殿下那可是阎王一般的人,竟可以为了小姐,逃了早朝。”

    “啥!?”顾千雪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刘嬷嬷眼神更为促狭,“大小姐就别不好意思了,虽然您有个未来太子妃的名头,但这十几年,既无皇家聘礼,又无皇后召见,只听夫人嚷嚷着您是未来太子妃,大家多是不信的。但,如今可不一样,您与厉王殿下的关系,那可是实打实的呀!”

    “停!”顾千雪只觉得头晕眼花,“你好好说说,什么关系,什么实打实,今天你若不说明白,就别出这个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