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群殴谁怕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9本章字数:2233字

    “还有。”顾千雪道,“无论这谣言是谁传出去的,这仇我都记在你头上!”

    顾千柔急了,“凭什么?”

    顾千雪冷哼,“凭什么?若当初不是你煽动我去害厉王,我用提着脑袋帮秦妃娘娘诊病?若我不是天天往厉王府跑,会有把柄让人抓住造谣我的名声?”

    周围听的人心中暗暗惊呼,原来真相竟是这样,当初真是大小姐推了厉王,却不想,竟是二小姐煽动。

    顾千柔紧张地看向周围,“你,你含血喷人!你害不害厉王,那是你的事,我何时煽动你了?说话要讲真凭实据,谁能证明我煽动你?”

    顾千雪嗤了下,“真凭实据,你也配?我都承认推厉王了,犯得着诬陷你?你还比那厉王厉害不成?”

    这一架,明显顾千雪占优势,不仅仅是其占理,还因为她嗓门大,能放得开撕X。

    顾千柔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南樾国人,从前学的都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都是话里藏刀、夹枪带棍,何时如同泼妇一般骂街过?

    众人都明了,二小姐算是败了,可惜,顾千柔却不肯鸣金收兵,死活要和顾千雪撕。

    “哼,顾千雪你别得意,你这样的名声还想嫁太子哥哥?”

    顾千雪嘻嘻笑,眯着眼,“我就是要嫁你太子哥哥如何?我不仅要成功嫁你太子哥哥,还要把一顶顶的绿帽子扣你太子哥哥的头上,你有本事就将这婚事搅合黄吖!”

    顾千雪这可不是空话,刚刚那刘嬷嬷说得很对,和太子婚约十几年,宫中既无聘礼也无召见,这种毫无诚意的婚约,绝对有问题,何况还是一句口头婚约。

    如果顾千柔真能将这婚约搅合黄,她还真要谢谢这二妹呢。

    顾千柔真的疯了,“贱人!贱人!”大骂了起来。

    顾千雪越发高兴,“对对,我是贱人,你是贱人的庶妹,还不如贱人呢。还有,贱人要嫁你太子哥哥了。”

    再次体会到了这种快感——我就喜欢看你恨我但还弄不死我的样子。

    越想越觉得解恨,顾千雪竟然继续添油加醋,“话说,你太子哥哥长得真是俊美,身材挺拔,面如冠玉,双眼深邃,鼻梁高挺。”

    顾千雪在胡说八道,截至到现在,她连太子是方是圆都不知,更别提长相了。但太子和厉王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想来长相也不会差太远,若那太子真是又矮又胖,顾千柔也不会心心念念地惦记。于是,顾千雪便头脑摹画着厉王的模样,想象着太子。

    而顾千柔却以为顾千雪真的见了太子。

    “太子哥哥一定对你这种荡妇嗤之以鼻!”顾千柔青着小脸,狠狠道。

    在南樾国,“贱人”“荡妇”是对女子最恶劣的耻骂,若女子被如此称呼,泼辣的便会与人拼个你死我活;文弱的搞不好像林妹妹那般郁郁而终。

    但顾千雪是从现代穿越来的女子,在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之后,连打板子都不怕,还怕这些骂声?

    更甚至,顾千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太子哥哥才没对我嗤之以鼻呢。”顾千雪掏出一块帕子,装模作样地掩在唇旁,“你以为男人都喜欢你这种装模作样,说句话还端着掖着的?你姨娘出身官家,那礼仪堪比宫廷又如何?你看父亲一个月进几次姨娘的院子?啧啧,父亲不还是喜欢新进门的几位姨娘?”

    实际上,顾千雪还真是冤枉了顾尚书,他之所以不入裴姨娘的院子,并非不喜欢,而是对裴姨娘的肚子没了指望,便将有限的“精力”都投入在新人身上,恨不得立刻能生个儿子。

    毕竟,堂堂尚书连个儿子都没有,问题实在严重,若再过个十几年依旧无子,便必须在本家族中选一名男孩,过继到自己名下了。

    这些,十三岁的顾千柔却没想到。

    “你……你无耻!”顾千柔词穷。

    顾千雪咪咪笑得可爱,“对啊,我就是无耻,太子哥哥就是喜欢我无耻,还送了人家一对镯子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对成色上等的玉镯,“当时我说吖,这镯子太过贵重,人家不能收,但太子哥哥却偏要给,还说,宝剑配英雄、美玉配淑女。”

    这镯子是哪来的?答曰,是厉王给的。

    自顾千雪为秦妃治病的法子有了效果,邵公公便捧来一箱珍品,说是厉王打赏。

    顾千雪不敢拿,毕竟秦妃的病有了起色,但还未痊愈。拿人家的手短,拿了赏若最终医不好病,怕代价更大。

    邵公公却非逼着顾千雪收下,说若拒绝,厉王会生气。

    摸了摸自己发疼的屁股,顾千雪不敢拒绝,就只能在箱子里拿了一对看起来最最不起眼的镯子,权当收了赏,即便如此,那镯子也是价值连城。

    这镯子,顾千雪本打算拿来送给赵氏,可赵氏睡了,于是她便忘了送,此时直接拿出来气顾千柔。

    镯子成色极好,明眼人一看便知出自宫中,顾千柔马上就信了。

    顾千雪掏出帕子擦了擦镯子,而后自己带上了。

    戴上后,眼前一亮。

    不得不说,女子佩戴首饰的必要性,只见那澄清无暇的碧玉镯在顾千雪手腕上,更显得其纤细白皙的手腕修长优美、晶莹剔透,看得一旁下人们直了眼。

    从前,顾千雪是不肯带这些首饰的,玉镯虽美,但易碎。大家闺秀不用劳作,自然可佩戴无忧,但顾千雪东奔四走,既为人看病又要做实验抓兔子,一个不留意,碰了硬物便怕碎了镯子。

    顾千柔彻底怒了,她看见顾千雪竟将“太子哥哥送的镯子”带在手腕,眼红得差不多要喷出火来,她虽然一口一个太子哥哥,实际上,太子那般高不可攀的人物,又岂是她能随意攀上?

    “顾千雪,你将镯子还给我!”红了眼的顾千柔发狠地扑了过去,去抢那镯子。

    顾千雪向旁边一闪,“呦,理亏就要动手抢,小老婆养的就是没规矩。”好歹顾千雪在现代也上过体育课,更练过瑜伽,反应速度岂是顾千柔这个柔弱女子能比?

    扑了两回,顾千柔竟没扑到顾千雪,气得跺脚,对着身后丫鬟老妈子狠狠道,“还看什么看,快给我上,抢不下镯子,本小姐打你们板子。”

    顾千雪一愣——呦呵,单挑不过想群殴?

    行啊,以为她会怕?

    只见顾千雪扭头对牡丹院正偷摸看好戏的下人道,“都过来,给我狠狠揍这群有娘生没娘教的货,打得狠有赏;不上手的,晚上板子伺候。”

    顾千雪心道——牡丹院可是她的场子,作为东道主,自然得帮便宜父亲教育教育这猖狂的庶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