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我的婚姻我做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9本章字数:2076字

    细思恐极。

    秦妃是最早跟随皇上的宠妃,厉王也深受皇上喜爱,若给秦妃下毒的极有可能是那个人。

    皇上还年轻,不仅太子、厉王,还有福王和寿王都极有作为,别的不怕,就怕这几位爷等不及皇上退位,整出什么事儿来。

    就算几位爷安分守己,但皇上也会忌惮。

    裴家的势力越来越大,太子妃的位置还空着,十三年前,顾尚书的嫡女顾千雪一岁,一次赴宫中宴席,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皇后便要说要将顾千雪接入宫中当太子妃。

    若是旁人说说,那权当个笑话,但皇后金口玉言,皇上只笑未反驳,这便是懿旨,谁敢当笑话?

    随后十三年,皇后再没提太子妃这件事,更没召顾千雪入宫,众人都隐约知婚约一事,但却没人知到底是真还是假。

    顾千雪一岁,根本谈不上什么美貌倾城,什么贤良淑德,那时候顾尚书也只是礼部侍郎,皇后看上的根本不是顾千雪或顾尚书,而是其外祖父,镇远元帅赵远征。

    如今想来,真是骑虎难下。

    太子已有裴家做后盾,更有不少官员暗中追随,若真将顾千雪嫁了去,其势力就太大了,大到令皇上忌惮,更让顾尚书和赵元帅被迫站队。

    说到底,皇上还年轻,顾尚书虽没太大魄力,但还是有眼识,不会站队的。

    如果说从前顾尚书害怕赵氏心思单纯、顾千雪平庸幼稚,贪恋那太子妃的位置,如今他算是彻底放了心,因为自从落水一事后,顾千雪灵巧大开,看起来已不是贪恋虚荣之人,他便放心了。

    只要顾千雪自己不想做太子妃,赵氏便不会写信给赵元帅,以赵元帅之忠心,也不会轻易倾倒至哪方势力。

    在顾尚书看来,顾千雪嫁谁都行,唯独不能嫁太子,否则,太子的势力太大,便是不想反,皇上也不会放过他,最终定会牵连顾家。

    想着想着,顾尚书伸手捏了捏额头的穴位。

    如今又有个难题,顾千雪为秦妃诊病,知晓了那毒,会不会牵出背后下毒的人?那人会不会是皇后?若真是皇后,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顾尚书面露严肃,“千雪,你老实回答我,关于与太子的口头婚约,你怎么看?”心中暗暗祈祷,自己这女儿彻底聪明起来。

    顾千雪想了想,而后忍不住笑了,“我说出来,只怕惹祖母和父亲生气。”

    郑氏和顾尚书相视一望,眼中警惕,“你说。”

    顾千雪敛了笑容,微眯双眼,“我的婚事,自有我自己选择,我嫁之人必是我爱之人,否则不嫁。”

    顾尚书凝眉,“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嫁给太子?”

    顾千雪一摊手,“我现在连太子是方是圆都不知道,我嫁他做什么?即便是见面,也得看我是否喜欢他,若喜欢就嫁,哪怕承担着巨大风险;若不喜欢就不嫁,哪怕是面对天大的威胁。”

    郑氏突然笑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竟说出如此天方夜谭之话,你可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你一介小女子可选择的?”说着,沉下脸,刚刚还慈爱的脸,一下子满是阴郁。

    郑氏陪着顾尚书的爹、姑老爷,从员外白手起家到如今,也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其气势,不是一般官家老太能比。

    顾千雪却丝毫不怕,“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把握,我顾千雪,有这个能力。”说着,双目直视郑氏,唇角勾着,却不是笑,而是一种抗衡。

    祖孙两人就这么对视许久,顾尚书一下子急了,想劝顾千雪,但见到顾千雪面庞的凌厉,硬生生将话又咽了回去。

    郑氏忽然哈哈大笑,指着顾千雪对顾尚书道,“你这个女儿,比你有魄力。”

    顾尚书面露窘色,确实,他为人略有胆小,没什么魄力,否则当年便不会请两尊大佛入了后院。

    顾千雪却道,“还请祖母不要说父亲,乱世出英雄,因在那个特定的时局,有魄力者方能杀出一条血路。但如今南樾久离战乱,国泰民安,越是有魄力者便越是按耐不住,所谓多做多错,一不小心便入万劫不复。反倒是父亲这种稳重从容之人,才能得到上位者的赏识,平步青云。”

    一番话,把顾尚书捧上了云端。

    郑氏也是抿着唇,笑着点头,眼神中带着赏识。

    “你有能力、有魄力自然是好事,但有一点你得记住。”郑氏又道,“无论你将来如何抉择,不能牵扯顾家,顾家的百年基业绝不能毁于一旦。若你欲做之事对顾家不利,就提前知会一声,我们顾家不留赵家大佛,顺便也将你除了名去,否则,老身绝不会手下留情。”

    顾千雪心中是不屑的,自从被顾家卖了一次后,如今早不怕顾家的威胁了。但她将不屑掩得很深,自己只当顾家是个免费旅馆。“祖母放心,千雪记得。”

    顾尚书很尴尬,“娘,一家人怎么说这种话?”

    顾千雪心中冷笑,当初自己刚穿越时差点被厉王宰了,顾尚书可绝对大义灭亲,如今竟来装这好人。

    不过,无所谓,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抱任何希望时,无论对方做出什么反应,也就是没什么失望。

    想着,顾千雪温婉一笑,“父亲说的是,祖母太杞人忧天了,我怎么会轻易做有损顾家之事?毕竟也是顾家一员嘛,自当维护家族利益、爱护自家声誉。”即便是合作,也要有个好面貌,顾千雪当年《思想品德》一科学得非常好。

    秦妃的病,自顾千雪说完,郑氏和顾尚书便不肯再提,也不知是忘了这桩,还是刻意回避以避嫌,但就顾千雪看来,应是后者。

    不过顾千雪不在乎,最起码郑氏和顾尚书不敢对她怎样了,若惹急了她,她便将郑氏和顾尚书推出来,只说他们也参与秦妃之病,看他们怕是不怕。

    又聊了许多,却是无伤大雅,顾尚书向顾千雪一再保证,明日定去牡丹院,这才散会。

    顾千雪哭笑不得,可怜的顾尚书,今日去裴姨娘的院子,明日去赵氏的院子,也不知体力能否吃的消。

    不过,只要赵氏高兴,她也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