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练武奇才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9本章字数:2127字

    秦妃状态十分好,因穴位被注入内力,整个下肢微热,僵硬的肌肉得到松弛。

    而秦妃的面色也是康健,白里透红。

    顾千雪放下心来,开始为秦妃活动四肢,进行推拿按摩。只不过,自从知晓了秦妃有知觉,推拿的手法温柔了许多。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推拿结束,顾千雪想用帕子擦汗,却掏了个空,原来那帕子仍在了大门口,便只能用袖子稍微擦一擦了。

    几乎同时,只见一块纯黑色帕子扔在了她身边的床沿,帕子为缎子面料,四角用金钱勾勒,黑底金线,无脂粉之气,满是阳刚。

    顾千雪回过头,惊讶地看向依旧闭着眼的厉王。只见他神色恢复了几许,但双目依旧紧闭,薄如蝉翼的里衣裤因为汗水,贴在身上,将他身形凸显出来。

    宽肩窄胯的倒三角身子,配上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让顾千雪忍不住暗暗惊叹这幅好身材,可惜了,长在厉王的脑袋下面,白瞎了材料。

    顾千雪毫不客气,拿起手帕便擦汗,擦完汗后,便跑到一旁,打坐,将君安教给他的内力修炼方法试验着练出。

    南越国武功内力修炼的方法与武侠小说里写的不同,武侠小说里一旦练了内力,便少不得要念上那些深奥的口诀,虽不知这些口诀到底有什么用处。

    南越国武功内力则是简单粗暴——打坐后,身心放松,当放松到一定程度后,浑身肌肉便尤其敏锐,此时深吸一口气,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那口气上,随着气体向下,将那股力固在丹田,随后将其成型。

    成型的过程十分诡异,没有要诀、只看天赋,若成了便成了,若不成,要么继续练、要么就放弃。

    顾千雪在早晨被君安指导着第一次练时,便感受到了这股气,如今很顺利将气凝固在丹田。

    难道她真是传说中的练武天才?她是不信的。

    一边将气固在丹田,顾千雪一边暗暗思索,揣摩其原因。

    经过仔细分析,顾千雪猜测,一者是南越国和中国有着不同的磁场或是其他,竟能凝气。二者是,凝气需很大的具象能力,通俗说便是脑洞。南越国本土没有电视剧嫌少有小说,人们接触这个东西少,想象力匮乏,但作为穿越者,接触得多了,想象力丰富。或者……她实在编不下去了,无论因为什么,反正能练出来就行,即便不为秦妃治病,强身健体也好。

    顾千雪的内力凝结在腹部,心中大喜,刚想将内力引导入右臂,那内力却突然消失了。

    就如同,小火苗一下子灭了一般。

    顾千雪双眉微皱,心知自己定然是缺少练习。

    当睁开眼时,看见面前一双修长的腿,吓了一跳。

    原来是穿好衣服的厉王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

    人吓人,吓死人好吗?顾千雪也只敢在内心里骂上几声,脸上不动声色,“休息好了?”语调平静地问。

    厉王冷冷看了她一眼,“原以为你有天赋,却不知天赋如此高。”指的是形成内力。

    顾千雪道,“多谢王爷夸奖,下午若没什么事我就要先回家了。”

    “不行,留下练武。”厉王道,俯身轻轻查看秦妃,眼神突然温柔,“你内力虽形成,但若没人看着,很容易走火入魔。”也不知是否在秦妃跟前,厉王的声音也有了温度。

    顾千雪转念一想,这话极有道理,既然有“家教”,为什么还要自学?便乖乖留了下来。

    只苦了君安。

    当顾千雪带着玉莲和玉翠回到顾府时,已过申时,太阳偏西。

    本以为进大门会有赵氏热情洋溢的欢迎声,却没见赵氏身影。

    到了牡丹院,顾千雪才知道,原来赵氏又睡了。听下人们说,丫鬟陪着赵氏玩了一会游戏,赵氏玩累了才睡,方放下心来,回听雪院做起实验。

    是夜。

    万籁俱静,秋日渐深,连前几日零星的几只虫鸣也没了。

    当顾千雪收拾东西准备去看赵氏时,却突然听见门外有细微响动。“谁在门外?”顾千雪问。

    无人回答。

    顾千雪凝眉,“有人吗?”

    少顷,玉翠跑了过来,“回小姐,奴婢在这呢,刚刚与姐姐一同为小姐准备晚膳。”

    因为顾千雪经常晚归,有时回来时大厨房早已熄了火,便干脆在自己院子弄了小厨房。玉莲有一副好手艺,极擅长厨艺,每次都将顾千雪撑得坐不下躺不下。

    顾千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后道,“刚刚派去牡丹院的人怎么说?”

    玉翠立刻道,“回小姐,牡丹院一切都好,夫人晚上胃口极好,吃了两大碗饭,本来想邀小姐一同用晚膳的,但因为小姐实在聚精会神,夫人便未打扰您,这会,已睡下了。”

    顾千雪放心地点了点头,无论怎样,能吃能睡必是好事。

    这时,玉莲笑着前来,“小姐,晚膳已准备好了,有蘑菇炒肉、辣子炒鸡、梅菜扣肉、香炸里脊肉。”

    这些菜色,都是顾千雪专门交代下去的。

    玉翠欲言又止。

    “玉翠有什么问题吗”顾千雪问。

    玉翠道,“小姐,一会您用完晚膳便要睡了,吃这么多油腻,会不会对胃口不好啊?”一般晚膳,都以清淡为主。

    顾千雪却不赞成地摇头,“现在咱们都在长身体,吃那些什么菜叶儿啊,清汤啊,有什么营养?若仅仅耽误长个就罢了,若该发育的没发育,岂不是委屈了未来相公?”说着,眼神促狭地盯着玉翠胸前。

    玉翠一声惊叫,立刻双手捂住胸口,“小……小……小……小姐,您……您是大家闺秀,不能……说这种下流的话!”

    顾千雪噗嗤一笑,学着玉翠的语调,“我……我……我……我偏要说,既然害羞就……就长,长了还怕人说?”就喜欢逗这种害羞的小丫头。

    玉莲见小姐又开始说这些不正经的话,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姐,晚膳准备好了,请用完膳罢。”

    “行啊,不逗你了。”顾千雪伸手在玉翠头上拍了拍,“不过,本小姐说的话,也不全是逗你玩的呦。”

    紧张的工作后,没什么比调戏单纯小姑娘更好玩的消遣了,若放到现代,找这般单纯的姑娘,怕是要去幼儿园里吧。

    玉翠捂着发烫地脸跑了,顾千雪则是冷眼,盯着自己实验室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