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9本章字数:2087字

    柳姨娘再次噗通跪倒,“老夫人明鉴,妾身虽出身不高,但却敢发毒誓从没害过谁,否则天打雷劈!用那腌臜手段的不是妾身,是大小姐!”说着,一指顾千雪。

    顾千雪淡淡笑着,静静站在听雪院大门口,而其他人,则都站在听雪院门外。

    此时此景,竟有种两方对峙的感觉。

    郑氏举起拐杖,对着柳姨娘便狠狠地扫去,“放肆,没规矩的东西,大小姐也是你这姨娘能指的?”

    别说柳姨娘,便是裴姨娘也觉得面颊火辣辣的。

    顾千柔更是恨得咬牙切齿,眼中蓄满了憎恨的泪。

    柳姨娘硬生生抗住了这一下,不以为惧,“老夫人,妾身说的都是实情!妾身最近身子越来越不好,高人说是被下了咒,而我们府内盛传大小姐夜夜都在一个房间里不知弄什么,只知道下人们搬去了不少粮食、馒头,还养了许多兔子。还有下人亲眼看见,大小姐将那馒头上的青苔刮下做成了什么毒药,更是将兔子的血放干,这些不是下咒,又是什么?”

    别说郑氏,便是顾尚书也是吓了一跳。

    天亮了,后院里其他姨娘们起床后,听下人们说听雪院闹了起来,便赶紧洗漱收拾妥当,带人跑来看热闹。

    赵氏听说柳姨娘带人去找自己女儿的麻烦,气的大喊大叫,叫上丫鬟婆子,拿着棍子跑了来。

    郑氏眼神复杂,“柳氏,你说的都是真的?”

    柳姨娘道,“自然都是真的,老夫人请您想想,先不说妾身的身子如何,只说厉王殿下那是何等尊贵的人,怎么就看上了顾……大小姐?当然,妾身并非说大小姐不好,而是老夫人,您不觉得时间太快了些吗?”

    郑氏狠狠敲了下拐杖,“闭嘴,那是谣言!”

    柳姨娘冷笑,“那大小姐的诡异行径又如何说明?据说昨日又放了许多兔子的血,尸体定然还在房间里!”

    众姨娘们都吓坏了,官家小姐,哪接触过什么死尸、什么放血?

    柳姨娘再次下了一剂狠药,“老爷,您身体康健,后院姨娘众多,为何一直无子?难道您就不怀疑吗?”

    一下子,戳到了顾尚书的痛处。

    柳姨娘咬牙切齿地盯着顾千雪的方向,“那是因为,大小姐对您下了咒,您自然生不出儿子!”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柳姨娘被这耳光扇得头晕眼花,嘴角流血,而扇其耳光的不是别人,正是顾尚书。

    顾千雪抱着双臂,悠闲的看着好戏。

    所以说,女人要多读书。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讲。即便属实,但也不能桶人痛处不是?

    裴姨娘见时机成熟,便状似惊讶道,“虽然柳姨娘的话让人莫名其妙,但妾身也有一事不解,不说大小姐自从落水后性情大变,只说这突然懂了医术,为何从前从未表露?”

    顾千柔心底暗笑——顾千雪,今日你的死期到了。

    周姨娘平日里巴结裴姨娘,见裴姨娘这么说,便立刻搭话,“是啊,虽然事儿是好事儿,但却总觉得诡异。”

    裴姨娘道,“从前,妾身听老人提起过,这水中可是有水鬼的,人若掉下有水鬼的水里,要么当了替死鬼,要么便水鬼上身!”

    “啊!”一声尖叫,已有了胆小的姨娘叫出来。

    古人最惧鬼神,众人看向顾千雪时的眼神,明显带了恐惧。

    此时此刻,顾千雪披肩散发,面色苍白,确实有些可怕。好在,此时天已大亮,让顾千雪略有阴森的脸上,有了人气。

    郑氏沉思,衡量利弊,但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顾尚书眉头紧锁,双眼狠狠盯着顾千雪,并未说话。

    顾千雪却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好一个动人的故事,还水鬼?若我是被水鬼上身,那厉王又是什么?他成了替死鬼?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厉王是假的?”

    众人大骇。

    顾家大小姐是不是假的,这个无关紧要。但若厉王是假的,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若厉王真被证实是假的,是什么野鬼上身,怕不少人会欢呼罢,其中一个,最应高兴的,应就是被厉王严重威胁的皇子们。

    “一会我去厉王府可得好好和厉王说说,咱们家的裴姨娘说他是水鬼上身,多动人的故事呀?”顾千雪慢慢道,“也不知裴姨娘是和谁学的,难道是裴丞相?哎,我外公只会领兵打仗是个粗人,太子殿下的外公却是个会讲故事的雅人呢。”

    顾千雪语调淡淡,但这话听在顾尚书和郑氏耳朵里,却让两人狠狠倒吸一口气。

    裴丞相是太子一派的人,众所周知,他们巴不得厉王受挫。但无论谁挫厉王,却不能将顾家拉下水。

    顾尚书恶狠狠地盯着裴姨娘,“闭嘴!”

    裴姨娘恨得半死,忍不住解释,“老爷误会了,妾身的意思并非厉王殿下是水鬼上身,那水鬼上身的分明是大小姐。”

    顾千雪哈哈大笑起来,“我与厉王一同入水,为何那水鬼只上我身,而不上厉王之身呢?”

    裴姨娘道,“因为你是女子,女子属阴,脏物自然能上身。”

    顾千雪却道,“呦,裴姨娘很有经验嘛,却不知裴姨娘身上的水鬼是何方人士,说出来,搞不好咱们还能攀个亲戚呢。”

    “你!”裴姨娘被反驳得哑口无言,却知不能再说,再说下去,目的性便太明显。

    “够了。”郑氏狠狠一杵拐杖,“柳氏,你知道诬陷嫡女,该当何罪吗?”声音冰冷冷的,让人恐惧。

    柳氏后悔了!是真的后悔了!她不该听裴姨娘谗言,她现在骑虎难下。

    但大小姐放兔子的血是实打实的,为了老爷的恩宠,她豁出去了。“回老夫人,妾身自然知晓,但只要老夫人派人去搜大小姐的院子就知妾身说的是真是假了。”

    “若是假的,你怎么办?”郑氏声音越发深沉。

    柳氏一咬牙,“那妾身便让大小姐随意发落。”

    不少听雪院的下人都吓坏了,面色惨白,浑身忍不住颤抖,因为大家隐约都知道大小姐杀兔子之事,难道真是水鬼?

    “来人。”郑氏扬言,“进去,给我好好的搜,不要放过任何角落,若有可疑之物,立刻拿来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