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助手孙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09本章字数:2094字

    玉笙居绝对是顾千雪最意想不到的收获。

    房间布置如何,可以将就,大不了就多搬几张桌子和椅子,但实验用具却是个大问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她从前都是用一些炊具来将就,无论是提纯还是刻度,都极为不准确,如果可以制作专门的器皿就太棒了。

    “顾小姐,这几人是王爷为您安排的下人,听后您差遣。”君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一指旁边六名年轻男子,“他们都习医,并专攻过工科。”

    顾千雪看了一眼六人,只见六名年轻人大概十八上下,一个个精神抖索,眼神有光,便知,这六人都不是平庸之辈,想来有一定学识。

    她不习惯使唤人,但却极需要实验室助手。想着,顾千雪点了点头,“知道了,王爷想得真周到。”

    “顾小姐还有其他需要吗?”君安问。

    顾千雪早就想好她想要什么,一下子笑的谄媚,“君小哥,你们王爷有没有透明的器皿,就是杯子、碗、盆或者盘子,只要是透明的就行。”她想做量杯。

    君安点头道,“水晶杯?想来王爷应是有的。”

    “去帮我要来,有多少要多少。”顾千雪立刻道。

    只见君安面色变了一变,眉头忍不住皱起,“不知顾小姐用如此多的水晶杯,用途何在?”

    “做实验。”顾千雪道。

    君安犹豫一下,“难道要用很多?”

    “暂时不知道多少,有多少就取来多少。”顾千雪道。

    君安最终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是,我去去就回。”说着,转身离开。

    顾千雪见君安那不舍的模样,在六名助手里抓了一人,问,“喂,水晶杯大概多少钱一个?”

    那人立刻道,“回顾小姐,据京中珍宝行的价钱来计算,上品水晶杯大概五百两白银一只。”

    顾千雪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难怪君安刚刚那表情极为不舍,原来这么贵。“上品的杯子就这么贵?那我狮子大开口,和厉王要这么多上品水晶杯,他会不会生气?”

    那人认真回答,“回顾小姐,王府想来是没有上品水晶杯的。”

    顾千雪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我的罪恶感小了许多。”

    那人又补了句,“既然为厉王殿下收藏,定都是珍品。”

    “……”上品都五百两,珍品想来更贵。此时别说君安,就是顾千雪都心疼了,心中暗暗想,回头一定要研究下怎么制出玻璃。

    “你叫什么名字?”顾千雪问刚刚回答问题的年轻人。

    那名年轻人不卑不亢,“回顾小姐,小的名叫孙宇。”

    “好,你们六人以后便是我的助手了,孙宇,你去取文房四宝来。”顾千雪摒除杂念,开始计算起实验室的布置。

    孙宇原是府内养的食客之一,对王府很熟悉,接了命令,便带了一人,去王府勤务部取纸笔去了。

    正在这时,但见不远处,君安领着五名仆从模样的人回来,每人手上拎着两只上好紫檀木箱子,一共十个箱子。

    那箱子用料考究,做工精美,边缘处和锁扣处,皆是用铜器制成的饰物,不用说里面所盛之物,便是这箱子,也是价格不菲。

    “顾小姐,水晶杯取来了。”君安道,声音带着隐隐的痛。

    “好,搬来这里。”顾千雪在院中一张石桌旁,指着桌面。

    下人小心翼翼将精美木箱放在石桌上,顾千雪将其打开,只见木箱放了四只水晶杯,杯子呈直筒型,没有任何花纹雕刻,但在太阳光下,却闪出五颜六色悦目的光芒。

    惊叹水晶杯的美丽,顾千雪一边把玩着杯子,一边计算着刻度问题。

    水晶杯可做试管和量杯,刻度也是很好解决,便先称水的重量,一斤水是500g,水的密度为1g/cm3,则体积为500cm3,即为500ml。

    “谁是瓷匠?”顾千雪问。

    一旁候着的工匠,其中有一人上前,“回小姐,小人便是瓷匠。”

    顾千雪素手捏着剔透无暇的水晶杯,“你知道,如何在水晶杯上刻印吗?”

    所有工匠都震惊,君安心疼得皱紧了眉头。

    瓷匠道,“回顾小姐,方法是有的,但这杯子价值连城……”

    顾千雪扭头问君安,“你们王爷可有交代什么?”

    君安叹气道,“是,交代了,王爷说,这些杯子悉数送顾小姐,如何处理但凭顾小姐安排。”

    顾千雪点了下头,对瓷匠道,“好,回头我画了刻度,你便将刻度都刻在杯子上。”

    “是。”瓷匠心疼地退了下去。

    孙宇带人取来了许多纸笔,顾千雪将纸铺在桌上,而后开始绘制图纸。

    先是绘制一幅类似书架的架子,“这个,先做上十个。”随后,又绘制了现代试验台的模样,分中央实验台、边实验台、转角台,更是有通风柜、药品柜、器皿柜、气瓶柜等一些高柜。

    “这些是需木匠打造的。”顾千雪将图纸交给了君安,君安仔细查看图纸,有些可以理解,有些却无法理解,随后原封不动地交给了木匠。

    顾千雪未停下,开始在纸上画水槽图纸,用来镶嵌在试验台上。“这些是瓷匠要做的。”说着,递给君安。

    随后,又画了一些小器物,例如玻璃棒、酒精灯、铁架台、蒸发皿、坩埚、镊子等等,一一交给君安,说明材质和用途,且详细交代给工匠制造。

    这一忙,就是快两个时辰,直到太阳偏西,顾千雪才发觉时间晚了。

    玉莲有些担心,“小姐,您歇歇吧,您早膳还未用呢。”

    顾千雪这才恍然大悟,笑着对玉莲道,“是啊,早餐还没吃呢,这就到晚上了,你们是不是饿了?”

    玉莲和玉翠赶忙道,“不不,奴婢不饿,奴婢是怕小姐饿坏了身子。”

    君安突然对顾千雪十分好奇,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何有时如痞子不似大家闺秀的形象,有时不知死活地与王爷对抗,有时高傲,有时谦卑,有时更是无比体恤下人。

    君安低头看了看手上图纸,这些东西他敢发誓,从未在任何一本书上看过或是听过,顾千雪又是如何得知的?看顾千雪的模样,对这些东西丝毫不陌生,倒好像从前经常摆弄。

    顾千雪,真是个怪人,身上透着不是一般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