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章:秦妃醒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0本章字数:2130字

    顾千雪的吼声巨大,即便她喊完,房内依旧仿佛回荡她的声音。

    屋外的申嬷嬷和邵公公听见,两人吓了一跳,想去查看,却没有厉王的允许,两人不敢入内。

    顾千雪将内力集中在双眼,当厉王一掌拍来时,堪堪向右闪开,而只听一声木头裂响,其身后那博古架被劈成两半。

    顾千雪忍不住一身冷汗,这一掌若劈在自己身上,绝对凶多吉少!

    她敢肯定,厉王的武功比周容秋强得不是一点半点,虽不知道其他人武功如何,但她有种预感,厉王怕是一流高手。

    此时他耗尽了内力,依旧可以隔空劈开博古架,若他内力充足,怕即便自己能看清他的动作,也根本没能力躲开。

    顾千雪不敢放松,内力依旧凝聚在双眼,“宫凌沨,别人敬你是厉王,我可不吃你这套。你可以打死我,但你永远记住,你是个卑鄙小人,我找到了秦妃娘娘的病因,你却对我下毒手,秦妃娘娘若知自己辛苦怀胎十月生出这么个东西,定恨不得把你塞肚子里一碗红花汤堕了去。”

    门外,正在竖耳倾听的两人一下子愣住,这……骂人还带这么骂的,也太毒了吧?

    厉王彻底被激怒了,如果说之前只用了五分力,如今却使出了所有内力。

    只见,厉王周身衣服因内力的催动微微蓬开,本一双乌黑的眸子,如今却隐约泛起血红。

    顾千雪默默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不甘心穿越的生命就此结束,但如果再窝窝囊囊下去,她宁可早点见阎王,好和阎王商量商量,让她重新回现代。

    房门紧闭的房间突然刮起了微风,床帐的穗子开始纷飞起来,顾千雪也赶忙摆出应对的姿势。

    将仅有的一点点内力放在前臂,交叉护住身子。

    虽然很努力的说服自己,但顾千雪依旧觉得呼吸困难,面对死亡的强大恐惧让她觉得心跳得厉害,前一次血液循环还未完成,紧接着又来一次,快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顾千雪,你以为自己可以一死了之?本王保证,你那娘和弟弟,见不到明日太阳。”厉王突然狂笑起来,本清朗的声音一下子嘶哑得如同地狱恶魔。

    顾千雪一惊,心跳生生漏了一拍,“宫凌沨,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凭什么牵连别人?”

    “本王如何作为,用不着你来多嘴!”话音未落,又一掌劈开。

    顾千雪因为愤怒和恐惧,差点将好容易凝聚的内力消散,赶忙向旁一跃,但到底是晚了一拍,只觉得胸口被一辆卡车碾过,生疼,两只聚满内力的胳膊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喉咙一甜,紧接着张嘴竟喷出一口鲜血。

    顾千雪做梦都想不到,有一日武侠剧里的情景在自己身上发生,这一口血……怕是将肺打坏了吧?

    胸腔生疼,却不知是肋骨断了还是内脏被打坏,若造成内出血,在医疗落后的南樾国,她也算是被判了死刑。

    顾千雪抬眼,却见面目狰狞的厉王再次袭来,赶忙闭了眼,心知今日便是自己的死期。

    时间仿佛一瞬间凝固。

    顾千雪再次察觉,影视剧的又一大荒谬点。

    影视剧里,人在快死的时候往往要回忆从前过往,快乐的、悲伤的,一幕幕如倒带一般在眼前播放。

    但真正面临死亡,大脑却是空白一片,那是对死亡的恐惧以及迷茫。

    许久,预料的疼痛却未落在顾千雪身上,她终于深吸一口气,大胆地睁开眼,却见,一身黑衣的厉王已没了戾气,跪在秦妃的床前,双手扶着床沿,刀削般的面颊满是惊喜。

    “母……妃!”厉王犹豫着轻唤了声。

    难道秦妃醒了!?

    顾千雪大惊。

    但因为角度问题,顾千雪只能看见厉王,而看不见床上的秦妃。

    “母亲,是儿臣啊,您睁眼看看儿臣!”厉王的声音悲痛。

    顾千雪很想咒骂一声,但床上躺着的到底是她的病人,她骂不出口。她可不是厉王那般丧心病狂喜欢连坐之人,她轻易不会将愤怒牵连到其家人身上。

    如果秦妃没醒,为何厉王却停下杀手?

    理智告诉顾千雪,趁机逃之夭夭,回顾府去,让赵氏写信快马加鞭送到边疆赵元帅手中,想来便是看在本尊的面子,也能保她性命。但该死的好奇心,她却忍不住想看秦妃的情形。

    就这么挣扎了有一分钟,顾千雪终于承认失败,她准备去……查看秦妃。

    胸口很疼,顾千雪试着站起身,却发现可以行动。

    若可以行动便说明,骨未受伤。

    她一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扶着墙,艰难前行,疼的差点再大口吐血,挪了好半晌才来到秦妃床前。当看到秦妃的脸时,吃惊得瞠目结舌。

    秦妃依旧双目紧闭,白皙的面颊微红如同熟睡,但交叠浓密的睫毛之间,竟不断涌出泪花,泪花凝聚后,化为泪水,无声地顺着面颊留下,直至滴落在丝绸床单上,消失不见。

    难怪准备大下杀手的厉王挺了手,原来秦妃竟流了泪。

    “让……开!”顾千雪艰难道,一边艰难挪去,取来药箱。

    就这取药箱的一路,顾千雪已经疼得冷汗淋漓,跌坐在床沿上,大口喘气。

    厉王站起身来,到窗旁。

    房间如死一般安静,只能听见厉王沉重的呼吸声。

    顾千雪听秦妃心声,而后为期诊脉,用银针刺激肢体各处,惊喜的发现,秦妃竟开始有知觉,因用银针刺激其痛穴,穴位周围皮肤略微改变,这说明肌肉收缩,末梢神经开始工作。

    “天,这种内力竟然有如此惊人的用处。”顾千雪震惊得浑身颤抖,她甚至可以判断,此内力可广泛应用于人体再造性疾病的治疗,例如,再造性贫血等。

    厉王转过身,“母妃如何了?”声音已恢复了平静,既无激动惊喜,也无愤怒杀意,依旧是冰冷冷平静无波。

    厉王可以装作什么事都未发生,但顾千雪却不能,她胸腔疼痛,口腔血腥一再提醒自己刚刚差点魂断南樾。

    但在武力、势力远远敌不过对方的前提下,顾千雪又能如何?“娘娘恢复许多,若继续治疗,想来苏醒之日指日可待。”她能死,但她不能让赵氏和弟弟死。

    顾千雪抬眼看了一眼厉王那不怒自威的面庞,难道,她永远要让这个男人随意拿捏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