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逼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0本章字数:2057字

    潘晓鹏勉强坐下,却又不敢实坐,屁股只搭了半个边儿。哭丧了脸,“顾小姐,您老只要不记小的的仇就行了,小的哪敢让您劳心啊。”

    顾千雪拿起酒壶,亲手为潘晓鹏倒酒。

    潘晓鹏哪敢受?吓得从椅子上蹦起来,就准备下跪。

    “干了这杯酒,本小姐就告诉你。”顾千雪笑盈盈地指着面前的酒杯。

    虽满脸黑色炉灰将白皙的皮肤遮得严实,但若仔细看去,顾千雪精致的五官依旧能算上美女,她那笑意带着灵动,更是其他美女所罕有。

    潘晓鹏颤颤巍巍地端起酒杯,一仰头喝了干净,舔舔舌头真想再来一杯,因聚膳楼的酒,定然是佳酿。只不过,美酒落肚,潘晓鹏却更是提心吊胆。

    顾千雪又亲手为其了一杯,“我记得你从前说过,你有一位得了痨病的母亲,是吗?”

    潘晓鹏一愣,想到病母,心情低落,点了点头,“回顾小姐,是的。”

    古代所谓的痨病,便是现代的结核病,在现代若发现太晚依旧可以致死,在古代,便是绝症的代名词,只有用药延缓,去绝无治愈的可能。

    “痨病分四种,一种作用于肺部,咳中有血;一种作用于胃部,呕吐有血;一种作用于肝部,反复发热;一种作用于肠部,腹痛难忍。却不知,你母亲是哪种。”顾千雪问。

    潘晓鹏是个机灵的孩子,一下子就明白顾千雪的用意,加之之前盛传顾千雪轻松救了少主的病,早就将顾千雪当成了神医,一下子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咳……咳中有血……”说着,又要下跪。

    苏凌霄眼神有了了然,更多了一丝期待。痨病乃绝症,顾千雪若能将痨病治好,那他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想着,苏凌霄心情竟舒畅许多,拿过一旁的酒壶,为自己斟了杯美酒。

    那酒还未送至唇边,便被一纤细的小黑手拦下,硬生生将酒杯抢了下来。“得了心脏病还敢喝酒,你是不是不要命了?”顾千雪白了苏凌霄一眼。

    苏凌霄一愣,忍不住轻笑出声,“顾小姐教训的是,是在下疏忽。”没想到,这小姑娘在与人交谈时,还注意这他的举动。

    一旁苏掌柜暗暗心花怒放,感谢老天,这世上终于有一人能管着少主了,平日里,少主没少糟蹋自己的身子,却无人能说上一句。

    便是有人斗胆劝说,少主也是不听的,但少主却极听顾小姐的话。

    苏掌柜暗暗看了一眼顾千雪,忍不住笑意。也许顾小姐和少主都未发觉,她在少主心里,是极为特殊的人物。

    “叫小二上点热水,你多喝热水,以后药茶也尽量少喝。”茶有茶碱,有兴奋作用,对心脏病也没太大好处,倒是开水不错,现代不是有名言吗——肚子疼?喝开水。感冒了?喝开水。发烧了?喝开水。

    反正便是多喝些白开水,不说有没有好处,最起码没坏处。

    想着,顾千雪顺便将截下来的酒杯送至自己的唇边,这酒闻起来怪香的,也不知喝起来如何。

    “咳咳……”随着一阵咳嗽,顾千雪差点将酒喷出来,她果然不是喝酒的料,好辣,喝到食道里火辣辣的,很是难受。

    “顾小姐,吃些菜。”苏掌柜赶忙道,没想过神乎其神的顾小姐竟一口酒都喝不惯。

    顾千雪赶忙吃了些素菜,这才将那辛辣狠狠压下去,却见苏凌霄在一旁偷笑,有怒说不出。

    “大家快吃菜吧,一会菜凉了。”顾千雪指着桌子道,“让你们进来是用膳的,可不是相面。苏公子之所以没什么食欲,除了身体不适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太过冷清,他需要人陪着吃饭。”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齐齐看向苏凌霄。

    没主子的允许,谁敢动筷子?

    苏凌霄微微点了下头,表示应允。

    但众人依旧不敢动筷。

    最后还是苏掌柜的牵头,“来来来,今日难得少主与顾小姐有雅兴,咱们不能扫了二位的兴致才是。”夹菜,倒酒。随后,众人这才动了筷子。

    “你母亲什么时候开始生病的?”顾千雪一边问,一边夹了块滑嫩的果香烤牛肉塞到苏凌霄面前的盘子里。当然,用了一幅新筷子。

    “回顾小姐,我母亲的病已半年了,这期间看了不少大夫,整日吃药。”潘晓鹏哪还有吃饭的心思?便是再美味的佳肴,也没有自己母亲的生命重要。紧接着,他将之前大夫开的药方都一一背了下来。

    潘晓鹏是个孝顺的,自从母亲得了病,他更是在皓岚书院找了不少医书,大夫们给开的药方,他自然倒背如流。

    顾千雪一边点头,一边换上那双为苏凌霄夹菜的筷子,又夹了些木耳塞到苏凌霄的盘中。

    “你怎么一点都没吃?”顾千雪回头对苏凌霄道,带着十足的质问。

    正在吃菜的众人一口菜噎在嗓子里,差点没失态——这天下敢如此质问少主的,恐怕只有面前的女子了。

    “……”苏凌霄无奈,“顾小姐,在下是真的……没有胃口。”

    顾千雪扔下一旁的潘晓鹏,笑道,“那你吃药的时候有胃口没?”

    “……”一句话把苏凌霄噎住,“也……没有。”

    “那你觉得,是菜好吃还是药好吃?”顾千雪笑眯眯问。

    “自然是菜色更爽口。”苏凌霄的语气如同做错事的孩童一般。

    “那你是吃菜,还是吃药?”顾千雪追问。

    最终,苏凌霄叹了口气,夹起木耳,慢慢放入口中,痛苦的咀嚼。

    顾千雪一扫众侍卫,“你们也是,叫你们来是为了大家吃得热闹一点,也带动苏公子吃饭的兴趣,你们倒好,一个个秀气得和姑娘家似得。今日喝酒不花钱,你们为何不拼酒,划划酒拳热闹起来啊。”

    “……”众侍卫。顾小姐说得轻松,但在主子面前,谁敢那么放肆?

    苏凌霄无奈地笑道,“就按顾小姐说的去做,今日不分主仆,你们热闹一下吧。”

    众侍卫心里都快哭了,平日里划酒拳是消遣,今日却是命令。最终无奈,只能装模作样的划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