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章:一个作妖一个赌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0本章字数:2095字

    “顾小姐,咱家还有疑问。”邵公公一脸不解,“玉笙居能做水塔,是因地理优势,其屋后有座小山,但其他人家屋后可没小山,如何将水引入这巨缸之中呢?该不会是用人来提水吧?”

    不得不说,邵公公的问题很犀利,一下子提到了点子上。

    众人也是疑问。

    顾千雪微笑道,“一个水塔自然不能只供应一户人家,如果那水塔足够巨大,将管道接入千家万户,那便家家都能用上自来水了。”如果真那样,她还得研究下水表怎么搞。

    顾千雪侃侃而谈,但工匠们实际上是不以为意的,毕竟京城地方还大得很,被说几年,便是几十年也不会拥挤到必须家家户户盖阁楼,这水塔呀……也就是个新鲜,实际用途不大。

    终于,一直不发一语的厉王开了口,“即便京中地皮紧张,与你有什么关系?”

    “……”顾千雪。

    众人心中汗颜,王爷更犀利。

    厉王短短一句话,潜台词却多得很——

    顾千雪既不在朝为官,为皇帝分忧、为南樾未来出谋划策;又不是一国公主或郡主,爱民如子,先天下之忧而忧。

    若谈到未来京城用地问题,说好听了,是高瞻远瞩的精神以及无私奉献造福人类的觉悟;说不好听的,便是不懂脚踏实地、只杞人忧天的装X。

    擒贼先擒王,杀人先诛心!

    顾千雪气得浑身发抖,她真觉得自己见了鬼了穿越到南樾国,更是见了鬼了碰见这个宫凌沨,这家伙不仅在身体上摧残她,如今开始在精神上打击她。

    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最终,顾千雪咬牙切齿,“第三条理由我收回,京城地皮如何确实与我没什么关系。第一条理由也当我没说,反正厉王殿下钱太多,我还没天真到为厉王殿下开源节流。第二条理由总说得过去了吧?弄自来水,方便我自己。”

    众人都提心吊胆,这话也就是顾小姐敢说,换了他们……少不得跪下求厉王恕罪。

    但令众人惊讶的是,即便顾千雪这话说得不算客气,但平日性格暴戾的厉王却未追究,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待厉王离开,众人这才齐齐松了口气,将那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不仅是为顾千雪担忧,更是为自己担忧。因为厉王的行为风格,若真生气,怕他们这些工匠,都要陪葬。

    “顾小姐啊,刚刚真是太惊险了。”有一名工匠道。

    “是啊是啊,你年纪还小,不知天高地厚,你知道王爷的手段吗?别看你是礼部尚书家的小姐,但王爷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又有一名工匠道。

    “对,别说生不如死,就是王爷直接要了你的命,再随便编排个罪名,礼部尚书大人也说不出什么。”又一位热心工匠。

    顾千雪本来心情郁闷,却突然被这些耿直又热心的工匠逗乐了,她伸手一指旁边默不作声的君安,“我说各位叔叔们,君小哥还在呢,你们这样背后议论厉王,就不怕君小哥嚼舌根?”

    众工匠们的注意力都在厉王身上,哪还记得君安,一时间气氛又尴尬僵持起来,众人胆战心惊地盯着君安。

    君安被盯得窘迫,内心把顾千雪骂了千百遍,“大家放心吧,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我不会说给王爷听的。”被顾千雪这么一将,他还能说什么?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顾千雪耸耸肩,就不打算吓唬大伙了,毕竟她可不是厉王的座上宾,既被打过板子、又被拍成壁画,“大家辛苦了,自来水项目可以说十分成功,我有一些小礼物送给大家,以表达谢意。”说着,向一旁的玉莲点了下头。

    玉莲立刻将之前准备好的荷包掏出来,为工匠们和玉笙居那六名助手每人送上一个。

    荷包里面有二十两银子,对于工匠们来说,可谓是不小的一笔横财。

    众人对顾千雪都千恩万谢起来,更是发誓,回头顾小姐再有什么设计,他们定是要牟足了劲儿的完成。

    另一边。

    邵公公陪着厉王回了书房,不知是不是幻觉,邵公公总觉得,最近王爷心情很好,虽然王爷表现出来,但周身那种气质却不会骗人。

    而且,厉王从玉笙居回来时,严肃的脸上怎么看都仿佛带了一丝笑意。

    王爷多久没笑了?好像自从秦妃娘娘病发,王爷就没真正、发自肺腑地笑过。

    邵公公越想越开心,心底却忍不住叹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妙手回春的顾小姐,无论你们谁显灵,都保佑娘娘早日康复吧。

    厉王重新投入工作,越是临近出发日,其需要准备之处便越多,需提前准备的工作便越多。大量资料如雪片一般汇集而来,虽有王府幕僚早早将众多资料分类、分析,但厉王是个极为严谨之人,很少放心他人,依旧将所有情报亲自过目。

    一晃,已是傍晚,又见夕阳。

    厉王合上卷宗,伸手揉了揉发疼得眼眶,“来人。”

    邵公公立刻进来,“王爷,奴才在。”

    厉王缓缓睁开眼,冰冷的眸子带了些许疲惫。“将今日安装水塔时的铁轮收好,将来有用。”

    邵公公面色一僵,“回王爷,那个……铁轮被顾小姐带走了。”

    厉王一愣,刚刚拿起茶碗的修长手指顿住,“你说什么?她敢偷窃王府的东西?”

    邵公公面色难看道,“是这样,顾小姐她临走时特意交代,若王爷问起铁轮,便回答,王爷腰缠万贯,有的是银子雇工匠、买下人,顾千雪她不敢帮王爷开源节流,她……”

    一声脆响,厉王生生将那茶碗捏得粉碎,茶水四溢,将卷宗打湿。“几日没理她,胆子又大了。”

    邵公公赶忙安抚,“王爷息怒,王爷息怒,那铁轮的图纸还在勤务部,奴才这就交代下去,让铁匠加班加点赶制,务必在王爷出发前赶制出来,要多准备几副!”心中哭丧了脸——小姑奶奶呀,难道真是王爷几日未打她,这小姑奶奶皮紧了?

    厉王却冷哼,“不用,本王偏要她手上的。”

    邵公公都快哭了,今儿到底什么日子,小姑奶奶作妖,怎么连王爷都……学会赌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