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丫鬟敬献的甜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0本章字数:2101字

    马车在顾府门前停下,在下人们殷勤中,顾千雪下了马车,入了大门,玉莲和玉翠紧跟其后。

    玉翠走得有些慢,噘着嘴,“小姐,这些铁轮……”

    “滑轮。”顾千雪耐心纠正。

    “好好,这些滑轮,我们带回来有什么用处啊,我们听雪院也不吊梁,放着还占地方。”玉翠抱怨道,因为很重的滑轮由她抱着。

    “既然实验水龙头的时候厉王出现,搞不好安装水塔的时候,他也见到了,他即将去西部出差,定是要携带许多东西,本小姐有种预感,他盯上我的东西了。”顾千雪狠狠道。

    “就算小姐您的预感成真,但若厉王殿下真想要滑轮,命工匠再赶制便是,毕竟图纸还在勤务部,小姐您将滑轮都带回来,又有什么用?”玉翠还是想不透这一点。

    玉莲笑道,“妹妹,我来拿吧。”

    “不行不行,姐姐的伤比我重,大病未愈,怎么能让姐姐拿?”玉翠赶忙道,“放心吧,真的不重,只是觉得小姐想不开罢了。”

    顾千雪冷哼,“他若真想要,命人赶制就是,但绝不允许拿我的东西。”顿了一下,“而且我有预感,这家伙一定惦记着我的滑轮。”

    “为什么?”玉翠不解。

    “因为他就是那种专门给人添堵的性格。”幻想厉王拿不到滑轮的模样,顾千雪只觉得痛快无比,“玉翠你先回听雪院,玉莲随我去牡丹院。”

    “是。”两人答应。

    牡丹院。

    众下人见顾千雪进来,赶忙放下手中工作,恭敬请安。

    “起来吧,夫人今日如何?”赵氏是顾千雪在这个世界上最为牵挂的人之一。

    贴身伺候的李嬷嬷从屋子里快步走出,“奴婢为大小姐请安,回大小姐的话,今日夫人好了一些,上午萍儿送来一包果子,名为红珍果,是她们家乡特产,用红珍果加冰糖熬成甜汤,酸酸甜甜的,夫人很爱吃。”一边说着,一边陪着顾千雪向房内走。

    “红珍果?”顾千雪一愣,入了房门,有丫鬟给打着帘子。

    “是啊。”李嬷嬷如同邀功,“那果子酸酸的,小小的,表面也不怎么好看,吃起来酸得掉牙,但那东西熬成甜汤却极为开胃,夫人上午喝了一碗,这一上午竟不再怎么呕吐,还吃了一块甜糕。”

    “真的?”顾千雪喜出望外,无论如何,止住呕吐就行。

    “真的,是真的。”李嬷嬷一张老脸笑开了花。

    说来很惨,自打赵氏被确诊怀上了男孩,严重的害喜便接踵而至。严重到什么程度呢?每天似乎只有两件事做,便是睡觉和呕吐。

    自从怀孕,赵氏极为嗜睡,一天十二个时辰,竟几乎有十个时辰都在睡觉,以至于每次顾千雪来看她,都只能看见她的睡颜。而其余那两个时辰,则是在呕吐,哪怕是勉强喝一些参汤等补品,没过一会,也定然呕吐出来。

    也不知是不是这红珍果甜汤的功效,当顾千雪到来时,赵氏竟没睡,窝在床上,手上摆弄着小衣服。

    “我最可爱美丽大方善良的女儿,你回来了?”看见顾千雪到来,赵氏喜出望外,撩起被子便想下床。

    “慢,你可别下来。”顾千雪立刻制止。

    按理说,孕妇应该多走动,有利于胎儿健康,但赵氏害喜情况实在严重,顾千雪可不敢让赵氏有什么闪失,只能暗暗期望过了三个月,到了孕中期,赵氏的情况可以有所好转。

    “你坐下,我也坐你的床上。”顾千雪笑着,在赵氏的旁边坐好,心疼地伸手触碰赵氏的面颊。

    赵氏皮肤依旧白皙娇嫩,但因连日呕吐,面色却极为不好,消瘦许多不说,两只眼深深凹陷,竟显得那双黑眸更大更深邃。

    “听说今日你喝了红珍果甜汤,味道如何?”顾千雪找了个话题,与赵氏攀谈,顺手拿起小衣服翻看,也觉得可爱无比。

    “好喝极了,酸酸的特别开胃,我让人去熬了,一会就能送来,我们一起喝。”赵氏拉住自己女儿的手。

    顾千雪哭笑不得,“有孕的是你,不是我,我喝什么?”

    赵氏却噘嘴,“好喝的东西,自然要留给我美丽可爱大方温柔的女儿啦。”

    因为赵氏,因为这关切爱意,顾千雪心中竟满满是幸福感,白日里在厉王府怄的气,很快便烟消云散。

    “我不喝,你自己喝吧,回头如果你喜欢,我命人去萍儿家乡多买一些。”顾千雪道。

    两人正说着,一名身材娇小,长相机灵的丫鬟捧着托盘上前,托盘上是一只精致的炖盅,一股酸酸的香甜隐约传来。

    顾千雪的鼻尖动了动,眉头微微皱了下,随即又恢复平和。

    “我来。”她亲手接下托盘,将托盘放在桌上,而后捧着炖盅,侧头对几名丫鬟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来伺候母亲,只留李嬷嬷就是了。”

    “是。”众丫鬟恭敬退出。

    “雪儿,快快尝尝,可好吃啦!”赵氏馋得口水直流,却舔着嘴唇,让自己女儿先吃。

    一旁的李嬷嬷也是很高兴。

    相比之下,只有顾千雪神色淡淡。

    她打开盖子,细细看向粉色晶莹的汤汁,而后先低头闻了一闻。

    “小姐,难道有什么不对?”李嬷嬷毕竟是老人,后院的腌臜见多了,生怕赵氏被下药,平日里小心提防得很,尤其是吃食。

    顾千雪问,“李嬷嬷,若京中女子有孕,一般都吃什么来防止害喜?”

    李嬷嬷不解大小姐文问话的原因,老实答了。“蜜饯。”

    “不食用红珍果?”顾千雪沉着声,好似思索着什么极为严重的问题。

    李嬷嬷不敢懈怠,“回小姐,红珍果是乡下野果,城里姑娘是不吃的,大家都用蜜饯,难道这红珍果有问题?”

    顾千雪抬头看向李嬷嬷,用眼神制止她继续发问,而后面色一变,微笑着柔声问赵氏,“娘,你为何喜欢这甜汤?”

    赵氏道,“因为它酸酸甜甜的呀,蜜饯我也吃了,却总觉得不够酸。”

    顾千雪了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着,低头便喝红珍果甜汤,狠狠一口竟喝了大半盅,那炖盅里的甜汤便只剩了个底,“娘,抱歉了,我不小心喝多了。”说着,将炖盅还给赵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