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章:法子多的是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0本章字数:2045字

    第二日清早,顾千雪将酸梅汤分了几份,分别送去了牡丹院和满福园。

    赵氏自从喝了酸梅汤,立刻将红珍果甜汤忘得干干净净。

    “娘,是酸梅汤好喝,还是红珍果甜汤好喝呢?”顾千雪柔声问赵氏。

    正喜滋滋喝酸梅汤的赵氏抬起头,“当然是酸梅汤好喝啦,红珍果甜汤只是酸甜,但酸梅汤还有桂花香,好好喝,喝完后嗓子清凉凉,好舒服。”

    顾千雪觉得自己加这薄荷就对了,赵氏因长期呕吐,食道受伤,如今有了薄荷,应能好转许多。

    “李嬷嬷,你也尝尝。”顾千雪给李嬷嬷也倒上一小碗。

    “不不,主子的东西,奴婢怎么能用?”李嬷嬷赶忙拒绝。

    顾千雪道,“嬷嬷平日照顾我娘有功,有好东西自然不能忘了嬷嬷。”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极重感情。若对一人好了,就是给她个馒头,她也感激;若对一人不好,便是用山珍海味招待,她也不稀罕。

    身为奴仆的李嬷嬷哪好意思品尝大小姐亲手熬制的汤品,自然一边感激一边拒绝。

    顾千雪却笑道,“嬷嬷还是喝些吧,回头若我忙起来,还得麻烦嬷嬷给母亲熬制呢,若嬷嬷不知这酸梅汤到底是什么味儿,以后怎么办?”

    终于说动了李嬷嬷,李嬷嬷小心翼翼地品尝,而后也是赞不绝口。放下了碗,李嬷嬷忍不住感慨,“还是咱们大小姐有法子,不瞒您说,昨夜奴婢一夜未睡,就是担心夫人闹着要喝红珍果甜汤,哎。”

    顾千雪道,“放心,以后有了酸梅汤,母亲便不会要红珍果了。”其实对付赵氏再简单不过,直接将赵氏想象成一名几岁孩童就好了,小孩都是喜新厌旧,喜欢好的不要坏的。

    满福院。

    顾千雪亲自将酸梅汤送来,送来后便准备离开。

    郑氏听后,立刻让人将顾千雪唤了进来。

    “孙女给祖母请安。”一身丁香色罗莎长裙的顾千雪笑吟吟的,有着少女柔软娇俏的外表,更有着成年女子睿智聪颖,众人只觉其气度高贵,想那宫中公主,也不过如此。

    自从赵氏怀有男孩,郑氏对顾千雪越发的好了,“我们千雪真是孝敬,大清早的送汤品,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太。”

    “什么老太太,祖母年轻着呢,京中谁人不说贵族圈子里,就数我们顾家老太太气质最好。”顾千雪面不红心不跳地拍起马屁。

    丫鬟老妈子立刻随着捧着说,“是呀是呀,就数我们老太太雍容富贵。”

    一时间整个屋子七嘴八舌的喜气洋洋起来,把郑氏哄得开心极了。

    “这个坏丫头,长大了还学会忽悠我这老太婆起来,说吧,送什么好东西来了?”郑氏满脸的慈爱。

    顾千雪亲手提来食盒,“是酸梅汤,用了乌梅、甘草、薄荷还有桂花糖,酸酸甜甜的,待祖母用完早膳后可以尝尝,有开胃消食的功效。”

    “哦?还有这种好东西?”郑氏道,“祖母现在就尝尝。”

    早有下人送来碗勺,顾千雪亲手盛出了一小碗出来送去,郑氏品尝后,也是连连称赞。“你父亲那,送了吗?”却突然想起,顾尚书昨晚又去柳姨娘的院子了,心里只骂儿子不省心,明知道柳姨娘曾与顾千雪有矛盾。

    “送了两份,也给柳姨娘送了一份。”顾千雪神态自若,毫无芥蒂一般,“柳姨娘伺候父亲也是辛苦,自然得嘉奖一下。”

    当然要嘉奖,听说最近柳姨娘处处找裴姨娘的茬,每天晚上她都要让玉翠打听一下府内发生了什么,就如同看晚间宅斗剧似得,也算是为单调的南樾国生活增加的一些趣味。

    “早膳用过了吗?”郑氏问。

    “回祖母,还没呢。”顾千雪笑眯眯地答。

    郑氏点了点头,“好,就在这儿用早膳吧,正好也陪陪我。”

    说话期间,丫鬟已将早膳布置妥当,前来接顾老太太,而顾千雪也欣然同意,揽着郑氏的胳膊,两人去了用膳的正厅,一派祖慈孙爱的有爱画面。

    “你们都下去吧,留千雪陪我就好。”郑氏吩咐道。

    “是。”丫鬟婆子答应着,除了贴身伺候郑氏的心腹嬷嬷,其他人都离开正厅。

    “说吧,发生什么事了。”郑氏脸上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顾千雪收敛了乖巧相,道,“什么都逃不过祖母的眼,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也许只是误会。”

    “关于什么的。”郑氏追问。

    “关于我母亲和弟弟。”顾千雪答。

    郑氏一听,立刻放下手中的筷子,“关于你母亲的,还能是小事?谁敢在老身眼皮子底下起幺蛾子,不要命了!”

    顾千雪便将昨日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给郑氏讲了,那红珍果后来被顾千雪证实,就是山楂!随后,又说了她安排下的做法,玉莲早早便已经出了府去,对外只说告假回老家。

    郑氏越听越赞同,“你说的对,这件事不能打草惊蛇,调查清楚再说。”突然,郑氏面色难看起来,因为她有些害怕是裴氏做的,若真是裴氏做的,那……该如何是好?

    裴丞相不能得罪,但赵氏又必须要保。

    顾千雪自然明白郑氏的担忧,心中一通冷笑。如果她是郑氏,当年根本不会允许裴姨娘入门,所谓一山不容二虎,现在见分晓了吧?

    “祖母放心,我已有打算。”顾千雪却心情很好,用慢慢喝了口粥。

    郑氏如何放得下心?就是因为顾千雪又打算,才无法放心。“千雪,若那人真是裴氏,怎么办?”按理说,作为一家祖母,根本犯不着拉下脸和小辈商量这种事。

    但自从顾千雪与那厉王扯上关系后,早就不是谁能困住的女子,而且郑氏有预感,这个顾千雪将来不会仅限于此。想着,面对这豆蔻年华的小辈,郑氏的心生生漏了一拍,只觉得一股无形压力向自己袭来。

    “裴家,自然不能得罪。”顾千雪勾唇一笑,那双眼却突然闪出精明,“一个女人还不好对付?不直接打压,却让她生不如死,方法多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