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章:处置眼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157字

    邵公公说完,赶忙捂住嘴,暗暗责怪自己太冲动,怎么能说出来呢?

    如果顾千雪真知道这件事而得意忘形,跑去勾引王爷,被王爷知道了,他也少不了板子。虽然以目前来看,王爷对顾千雪确实很独特,但谁知道这份独特能维持多久,毕竟王爷他对女人……确实没什么兴趣。

    申嬷嬷也是目光责怪地看向邵公公,她自然希望王爷能喜欢顾千雪,王爷年纪也不小了,别说王妃,连个妾室都没有,身边人怎么不着急。但王爷什么脾气难道邵公公不懂?最是讨厌自作聪明的人。

    顾千雪却没有惊讶,倒是冷笑连连,“对我特殊?算了吧,我可无福消受,若哪天厉王殿下爱我爱得狠了,一巴掌给我拍死,我去哪儿说理去?”

    邵公公和申嬷嬷一愣,随后面色难看,想笑却又不敢笑,憋得痛苦。

    顾千雪叹气道,“这件事以后别提了,至于我去皓岚书院,厉王高不高兴,也不关我的事。”

    被邵公公这么一闹,也没人再敢提这件事了,不了了之。

    顾千雪照例去自己的实验室,因为第二天厉王要出行,便没见到君安的影子,顾千雪反倒觉得舒服得很,那君安说着是来帮忙,实际上就是监视,随时将她的一举一动禀给厉王,真是烦透了。

    实验室正式组建成功,待明日厉王出发便可以正式运营,顾千雪在考虑,是否需要来个仪式庆祝一下。

    一天很快就折腾过去,当顾千雪回到顾府时,已是傍晚。

    听雪院。

    “小姐,奴婢暗暗观察了两日,列了一个清单,这些都是与各个院子有来往的下人名单。”玉翠将一份名单交给顾千雪。

    顾千雪细细查看,神色凝重。

    “其中标了红色的,是与各个院子主子的心腹有往来的,而其他未标注的,都是和下面下人往来。”玉翠为其解释着,“奴婢认为,与下人们交往的,不像是眼线细作,每个院子之间总有几个要好的,平日里聊些家常,或换些花样,倒是与心腹来往之人,尤为可疑。”

    顾千雪纤纤玉指指着名单里的某个名字,“萍儿,翠儿,呵。”

    玉翠也是愤恨,“那个翠儿是二小姐的心腹,最是可恨,二小姐那些阴谋诡计,多是这个翠儿执行的。”

    “每个小姐身边不是应有两名一等丫鬟吗,为何顾千柔身边只有翠儿?”顾千雪问。

    玉翠道,“因为翠儿深得二小姐的信任呗,除了翠儿,二小姐是不信任其他人的。”

    “信任?”顾千雪慢慢品味这个词,而后淡淡笑了,“本小姐倒要看看,这对主仆到底多么彼此信任。”

    玉翠嗅到了苗头,兴奋道,“小姐,难道你有什么好计策吗?”

    顾千雪瞪了玉翠一眼,“你年纪还小,将心思放正一些,别有太大戾气。什么计策不计策的,难道你也要学那翠儿当人的走狗?”

    玉翠噘了嘴,“小姐您说话太难听了,玉翠只是效忠小姐,不是什么走狗。再说,玉翠除了效忠主子,还有其他可做的事吗?”

    顾千雪白了玉翠一眼,“所以说,平日里让你多读书,否则眼光就这么狭隘。难道你一辈子给人当奴才?难道你不嫁人了?待你嫁人之后,如何持家、如何御夫、如何教养孩子,这些你不好好学着,将来怎么办?”

    玉翠听见嫁人,羞得红了脸,“小姐,您又取笑人家。”

    顾千雪无语,“谁取笑你了?无论你还是我,早晚不都得嫁人?”她想着,可得找时间好好教教玉莲和玉翠,如果染了封建女子的坏毛病,少不得被夫家拿捏。

    两人正说着,风尘仆仆的玉莲赶了回来,脸色极为不好。

    “小姐,奴婢回来了。”玉莲道。

    顾千雪收敛了神色,“结果怎样?”

    玉莲的脸色更为阴沉,“回小姐,那红珍果是山上的野果,村里人都喜欢吃上一些,但当地孕妇是不吃的,说吃久了对胎儿不好。”

    “果然。”顾千雪抓着名单的手狠狠捏了下,那名单差点被撕碎。“我算是明白了,对顾千柔这种人,你不给她点厉害瞧瞧,她还以为自己手段高明,以为别人好欺负。”

    玉莲不似玉翠那般浮躁,低声道,“小姐,我们应该怎么做?”

    顾千雪冷笑,“还记得你们两人怎么被陷害吧?”

    玉莲和玉翠一听,面色一变,又怕又恨,“记得。”

    “顾千柔不是认为自己手段高明,高明到其他人发现不了吗?我们就直接用她的法子,打她的脸。”顾千雪目露凶狠,“玉莲,一会你去一次牡丹院,将之前你与玉翠经历了的,一五一十说给李嬷嬷听,李嬷嬷很快便知道怎么做了。”

    “是。”玉莲不顾刚回来时的辛劳,立刻转身离开。

    玉翠想到之前受到的苦,恨得咬牙切齿,“小姐,我需要做什么?”

    顾千雪笑笑,“时候还早,想来祖母还未睡下,你且陪本小姐去满福院走走。”

    第二日清早,牡丹院闹翻了天,李嬷嬷在院子里便狠狠抽了“偷窃”赵氏玉镯的萍儿一顿,更是禀了管家的老夫人郑氏,将那牙婆子叫来,把萍儿卖了去。

    萍儿年方十五,身材娇俏、容貌清丽,这个年纪和容貌,不是被买去当妾,便是要卖去勾栏院,根本没人再出高价买来当丫鬟,何况她是以“偷窃”罪名被发卖,名声已臭,更没人来买。

    萍儿之事告一段落,但各院子里的眼线细作可不仅仅萍儿一个。

    顾千雪原本想将这些人一个个都收拾了,但到底还是心软,向郑氏提了个提议,便是趁着牙子还在,重新买几个下人,至于从前院子里的那些,愿留下的都可以留下,不愿留下的,也可离开。

    萍儿是否被冤枉,整个顾府后院的人都知晓,这是最常见的主子收拾下人的手段,也是最卑劣的,几乎是明着告诉所有眼线——她们若敢留,她顾千雪就敢杀。

    自然,也是狠狠打了二小姐顾千柔的脸。

    一时间,各院子排除的眼线跑得干干净净,生怕也被大小姐收拾了。

    顾千雪也懒得在找什么忠心不忠心的下人,直接找牙子买了些新人,落了干净。

    此时告一段落,顾千雪心情轻松欢快,不仅仅是院子里少了阿猫阿狗干净了,更有一个原因,那个阴晴不定的厉王,离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