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妙计护周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152字

    顾千雪眼疾手快,一把捂住申嬷嬷的嘴,“嬷嬷别喊,冷静些,娘娘的处境很危险!”

    申嬷嬷这才想到,暗暗自责,这一把年纪竟还没有一个小姑娘来得镇定。

    顾千雪见申嬷嬷冷静下来,这才松开手,申嬷嬷扑过去,双手抓住秦妃的手,眼泪哗哗直流,却咬着唇,不敢说话。

    顾千雪道,“秦妃娘娘,您能试着说话吗?”

    秦妃张了张嘴,发出了一些嘶哑的声音。

    申嬷嬷赶忙跑了过去,用刚刚擦拭的杯子倒了一些热水,哭着端来,“娘娘,今儿奴婢不知为何,就是想擦您平日最喜欢的茶具,现在想想,定是老天爷的安排,娘娘,您稍等片刻,奴婢马上给您沏您最喜欢的云顶山雀茶。”

    申嬷嬷哭得有些失态,秦妃只是带着微笑看着她,那笑容无比温柔。

    很快,芳香四溢,清爽的茶香将屋内的中药味道压了下去。

    两人将秦妃扶了起来,申嬷嬷在秦妃身后放了只软垫,而后慢慢喂其喝茶。

    在扶秦妃时,顾千雪心中暗暗惊喜,因为她敢肯定,即便秦妃今日不能动,但五日之内肯定能下床活动自如,因为扶秦妃时,她能感受到其肌肉的张驰。

    内力真是个好东西,竟比现代科技还要神奇,如果她能将内力带到现代,定能救不少病患。可惜,这些,顾千雪也只能是想想,理智告诉她,她回去无望。

    将那清茶喝了整整一杯,秦妃这才慢慢张口,虽声音依旧嘶哑,但温柔又优美。

    “谢谢你了,顾姑娘。”秦妃慢慢道。

    顾千雪柔声答,“这些是民女应该做的,娘娘感觉如何?身体可有何处不舒服?四肢能动吗?”

    秦妃缓缓摇了摇头,“只觉得很疲惫,手脚沉重,但很舒服,毕竟比之前……毫无知觉的好。”

    申嬷嬷太过激动,根本说不出话来,顾千雪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之前的十几年里,娘娘只是身体无法受控制,但却有意识,是这样吗?”

    秦妃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这十几年,看穿了不少人,想开了不少事。”

    顾千雪却心生怜惜,“娘娘,您受苦了。”所有人都以为秦妃昏迷不醒,又有多少人守在秦妃床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想来,秦妃也知晓了许多平日里根本不知的秘密吧。

    秦妃笑着摇头,眼神疲惫。

    顾千雪凝眉,看着秦妃的目光越发坚定,“娘娘,您大病初愈,有些事本不应让您操心,但厉王不在府中,我就要为您负责。我有个建议,可护娘娘周全,不知娘娘愿意做否。”

    别说秦妃,便是申嬷嬷都停了哭泣,好奇抬头看向顾千雪。

    “你说。”秦妃道。

    顾千雪点了下头,“娘娘,您装失忆如何?”

    申嬷嬷睁大了眼,秦妃的笑意却加深。

    “娘娘,这十几年,想来很多事情您都琢磨明白了,您也知晓自己的处境。而这失忆之法是最能护您周全的办法。退,则了断前尘往事,将来在王府守着王爷安享晚年;进,则可安全拖到王爷回来,再借个引子恢复记忆,重回皇宫。”顾千雪为其分析。

    秦妃笑着点了点头,“就按照你说的办罢。”

    也未说到底如何决定。

    申嬷嬷见顾千雪面色为难,好似犹豫什么,便问,“顾小姐,您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秦妃也好奇地看过来。

    顾千雪这才犹豫道,“是,秦妃娘娘,民女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娘娘能恩准。”

    秦妃笑着点头,温柔如水的容颜有着无比包容,让人看了便很安心。

    “虽然我会医术,但到底师出无门,而能将娘娘的病治好,运气的成分居多,所以,我不希望我为娘娘诊病之事被大肆宣扬,若可以,找人诋毁我也是可以的。”枪打出头鸟,顾千雪还知道这个道理。

    秦妃一愣,看向顾千雪那温柔的眼神中,多了赞许以及深意,点了点头。

    随后,秦妃娘娘苏醒的消息如同燎原之火,瞬时在京城传来。

    听说皇上连早朝都取消了,亲自到厉王府去接秦妃娘娘,但……秦妃娘娘却死活不肯,原来是失忆了!

    太医来了无数,得到的结论都是秦妃因病了太久,脑子坏了,这失忆怕是永远也不会好了。

    甚至于,皇后也带了许多贵妃来,看望秦妃,众娘娘见到秦妃这般模样,只能哀叹怜惜,抹了眼泪。但到底几人真正为秦妃伤心,几人心中大石落地,几人幸灾乐祸,自是不提。

    唯有一件事,皇后听闻秦妃娘娘的病是顾尚书家的小姐顾千雪治好的,询问申嬷嬷。申嬷嬷只答,那顾千雪也一没施针二没下药,就为秦妃揉了揉捏了捏,觉得秦妃苏醒与顾千雪的联系不大。

    皇后依旧不放心,找人暗暗询问了在南山院伺候的丫鬟,得到的结论也是如此,说顾小姐前来,除了为秦妃切脉敲敲打打,就没有什么正经诊治。

    最终,皇后等人回了皇宫,皇上也不能在厉王府久待,少年夫妻如今却形同陌路,很是悲哀。

    与此同时,顾千雪却闲了下来。

    因为厉王府日日有那宫中贵人进出,她便不再去王府,在家陪陪赵氏,出门逗逗苏凌霄,很是惬意。

    这么一晃,又是五日。

    顾千雪发明了一种膏脂,有防水的作用,再将一些精心筛选的炉灰混入其中,擦在脸上,便是出汗,也不会将易容花掉。想要卸掉黑肤易容物,只要用巾子蘸些香油,便能卸下,很是方便。

    这一日,顾千雪带着乔装打扮的玉莲和玉翠出外逛街,三人穿着深色粗布衣服,别说丝毫不起眼,路人连多眼一眼都不会。

    中午,顾千雪随意找了家临街的酒楼,带着玉莲和玉翠入了去。三人在三楼临窗位置坐下,既可品尝美食,又能看街上的热闹。

    已是深秋,但南樾国地理位置偏南,秋日也不算特别冷,加之午阳温暖,顾千雪等人坐在酒楼三楼开放式长廊上,非但没有不适,反倒很是惬意。

    “小姐,您看。”玉翠伸手一指街上。

    顾千雪向下看去,却见一身材高大的华衣年轻男子,骑在马上,其器宇轩昂、玉树临风,即便从楼上看不见男子的脸,也能联想到他面容的帅气俊美。

    顾千雪邪邪撇了玉翠,“小丫头怀春了?”

    玉翠大红脸,“不是,小姐,您在继续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