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章:卖身葬父的女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3:11本章字数:2211字

    顾千雪消遣了玉翠,这才低头看去。

    但见,街头嘈杂,不断有路人围上去,而被路人包围的中央,是几个人在拉扯。被拉扯的是一名白衣年轻女子,仔细说,她穿的是孝服。而拉扯她那几人穿着家丁的衣服,一名衣着华丽、神形猥琐的矮个男子站在一旁。

    恃强凌弱!

    顾千雪没想到,电视剧、小说里的经典桥段,竟然活生生发生在眼前,如今却可以证实,艺术来源于生活。

    女子身旁立着一只大牌子——卖身葬父。

    想想也能猜到,怕是猥琐华服男要买卖身女子,但卖身女子却不肯同意吧。

    女子年级大概十八上下,身材清瘦,长相中上等,是小家碧玉的类型。要想俏一身孝,一身白衣的女子此时犹如无助弱柳,引人怜惜。

    顾千雪忍不住叹气摇头,“这女子也是傻的,如果实在缺钱,直接卖身到大户家中当丫鬟多好?哪一个正经家管事会在大街上买人?再者说了,既然决定要卖,那就别挑挑拣拣,猥琐男看着确实招人烦,女子被买回去怕也不会有什么干净日子,但到底也比沦落到勾栏院好吧。”

    玉莲和玉翠惊讶地盯着自家小姐,不是因为其言词犀利,而是谁家官家小姐会张口一个“干净日子”,闭口一个“勾栏院”,别家小姐甭说提了,便是听,也要羞红了脸。

    反观自家小姐,深情淡然,说这种羞死人的话,就如同聊粽子是甜还是咸那般安稳惬意。

    “怎么了?”顾千雪挑眉看向两人。

    玉莲找到理智,道,“小姐,这种话您下回还是别说了,被人听见了,怕是损了你的声誉。”

    在这种毫无营养的话题上,顾千雪也不想与人争执,只老实地点了点头,“好,如果我未易容,一定不提。”

    玉莲这才放下心来。

    玉翠道,“听小姐的口气,小姐对这女子极为不屑是吗,按照小姐的意思,这女子既决定卖身,又挑买家,确实有种不知深浅之感。”

    顾千雪摇头,“非也,这世道本就残酷,女子更为弱势,若楼下这位女子出身好一些,或家人健在,也轮不到她来找活路,说来说去,还是个可怜人啊。”

    玉翠眼神飘忽,“小姐,要不然……要不然……我们……”

    顾千雪笑了下,“碰见便是缘分,可惜,今日的救世主不是本小姐我,而是你的白马王子。”说着,伸手指着人群外面那名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

    玉翠被消遣得大红脸,“小姐,您真是讨厌!”

    顾千雪脸上带着笑,但双眼却紧紧盯着下面的局面,若那男子真的不管,她就管。

    玉莲用帕子掩着嘴,嘲笑玉翠,玉翠想钻地缝的心都有了。但依旧忍不住问顾千雪,“小姐,这男子骑的确实是白马,但您怎么就能断定他是皇子,难道您认识他?”

    顾千雪这才想到,玉莲和玉翠两人不知“白马王子”的出处,便笑道,“别在意这些细节,继续看。”

    果然,那男子入了人群,周身富贵的气度以及不怒自威的气质,生生让围观百姓为其让出一条路,怕每个人都在猜测这男子的身份。

    毕竟这里是京城,京城最不缺的便是高官权贵,却不知这位少爷出身哪家。

    顾千雪等人在三楼,加之有些距离,听不见人群中的交谈。

    却见,年轻男子与猥琐男子发生了冲突,猥琐男子一声令下,几名家丁便冲了过去,而年轻男子武艺高强,没几个回合便将家丁打趴下,紧接着一步上前,对着猥琐男子便是一顿胖揍。

    猥琐男子高喊,“住手!住手!小爷我可是裴家的人,住……啊……住手,我是裴家的!”

    别问顾千雪怎么知道的,因为猥琐男子杀猪一般的喊叫声音甚大,连三楼的她也听得一清二楚。

    因为猥琐男子的喊声,吸引了更多人,酒楼的人都跑来趴窗子向下看,议论声纷纷。

    “呦,这位不是裴家四少爷吗?”

    “裴家?难道是国丈裴家?”

    “对呀,裴家风光得很,当今皇后娘娘便是裴家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也正是皇后娘娘的生父。只不过眼下这裴家四少爷却不是皇后娘娘的亲兄弟,是堂兄弟。”

    “堂兄弟,也是很富贵了。”

    “原来如此,难怪如此嚣张,如果我有这家势,我也能耀武扬威。”

    “那你们谁知道正揍裴家四少爷的人是谁?”

    “不知道,没见过,但看这气度,出身绝对非富即贵。……嗨,你管这些干什么,咱们就看热闹就行了。”

    “对,看热闹。”

    “……”

    顾千雪将周围谈论声收入耳中,这是她接触第二个裴家人,可以说对裴家印象降低到极致。想来那姓裴的皇后也不是善茬,至于皇后生的太子,应不能是什么好货。

    想到那口头婚约,顾千雪只觉得生生吞了苍蝇。

    皇后随口提了那么一句,却足以毁了女子一辈子。太子不娶,谁敢上门提亲?谁敢和皇家抢女人?而若太子未娶她,她的名声也不会好,相当于……弃妇。

    想到未见一面却深受其害的皇后,再想到那温柔善良的秦妃,顾千雪自然对裴家更为鄙夷。

    裴家四少爷被揍了,临了,还指着年轻男子喊着“别走,你等着”之类的话,可笑至极。

    而卖身孝服女子被英雄救美早已羞红了面颊,羞答答地为恩人下跪谢恩。

    只见那男子扔给女子一大块银锭,看样子足有五十两,而后转身欲走。孝服女子诧异,赶忙去追,声泪俱下地说了什么,年轻男子只是淡淡一笑,安抚两句,便骑马离开。

    孝服女子痴痴盯着远去的男子,脸上满是感激和不甘。

    人群逐渐散去。

    “哇,这天下还有这样正义的人物。”玉翠忍不住惊讶道,“不知这男子是何身份,出手相救却又不趁人之危,真是好人。”

    顾千雪也点头,“是啊,可惜了,如果那女子长得再好看点,差不多就要传成佳话了。”

    玉翠见小姐这般说,赶忙巴巴去问,“小姐您的意思是,那男子看不上卖身葬父的女子?”

    顾千雪瞪了玉翠一眼,“平日里没发现你这么八婆,快点吃菜吧,都凉透了,小姐我够忙了,哪有闲心分析这些事?”而后又道,“我看,玉翠你就是闲的,回去帮本小姐抄药方,看你还有没有闲心看别人的热闹了。”

    玉翠哀嚎,玉莲偷笑。

    顾千雪怎能想到,有朝一日她会与这名器宇轩昂的男子有所联系,这些,是后话。